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国政府不仅驳斥来自全球释放刘晓波的呼吁,甚至对异议人士的监视软禁反有变本加厉之势。昨天,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准备出国参加一项国际律师会议,不料在出境时遭到拦阻,不让出境。莫少平说,最近还有许多人被禁止出境,似乎中共当局担心,他们会试图出席诺贝尔颁奖典礼,代表还在狱中的刘晓波领奖。而刻在加拿大出席国际环保会议的异议人士戴晴透过网路发布讯息,如果中国政府不释放刘晓波,也不让刘晓波的太太刘霞参加颁奖典礼,她愿意前往挪威参加颁奖典礼。

刘晓波事件发展至今,已经不只是他个人能否获释的问题,而是中国异议人士被政府集体监控,相关消息也被彻底封锁。一周前,原本预计来台出席新书发表会的余杰,也遭中国政府软禁,不得离开中国。去年,余杰曾说,在中国,像他这样因批评当局而受监视干预、无法发文或出书的作家,超过一百人。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等于给专制中国统治者打了个大耳光,如果其他异议人士代表刘晓波出席颁奖典礼,把要求民主改革的讯息公诸于世,专制中国领导人将更加脸上无光。于是,中国的专制统治者乃采取更卑劣的手段,以确保异议人士的抗议在中国国内或国际社会都发不出来,这才是最可怕的黑暗统治!

对台湾人民而言,这种经验有其阴森的一面,也有其教育的一面。它以赤裸裸的方式展示,中国这个国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实况,绝对不如国共两个中国党所塑造的“和平崛起”假象。一个真正的“泱泱大国”,怎么连国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荣耀,都声称是国际反华势力的阴谋呢?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怎么国民连基本的言论自由与人权都轻易被剥夺呢?先前,温家宝在国内国外多次释放政治体制改革的气球,结果完全禁不起实践的检验。台湾如果被这种国家并吞,现有的民主、自由与人权,只有被剥夺得乾干净净的份!

值得注意的是,经常把改善两岸关系挂在嘴上的马英九总统,似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其价值观念与实际做法也愈来愈像对岸的专制统治者了。去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时,马英九竟吹捧说:最近十年,大陆当局比过去更为注意人权议题。刘晓波获奖,马英九起初不敢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迫于舆论压力才轻声细语呼唤北京,“以更宽宏的气度,对待异议人士”。总之,两年多来,马英九从未呼应中国的民主呼声,施压中国推动民主改革,只是一味与专制统治者签署十四项协议。如此,他所期盼的“双方能在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其他方面拉近距离”,便难免令人怀疑是拉低台湾的水准,而不是提高中国的水准了。

马英九曾任蒋经国晚年的秘书,但他一向不认同民主改革,乃至后来的总统选举改革,他也主张所谓的“委任直选”,反对人民当家作主。然而,马英九长期浸淫于威权统治,倒是感染了独断独行的恶习。正因如此,国共签署ECFA,他悍然拒绝人民公投,且下令立法院包裹通过。

至于选举期间,那些“以台湾为主、对人民有利”的承诺,他不是做不到就是根本不做;相反的,“以中国为主、对终极统一有利”之事,他总是卯足全力向前暴冲。可以想像,一意孤行成性的马英九,一旦二○一二年连任,必定更加肆无忌惮、目无人民,与对岸的专制统治者沆瀣一气。届时,发生在刘晓波等人身上的遭遇,便会降临你我的头上了!

【自由时报】2010.11.10

分类: 台湾报道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