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海源:守望 茉莉花

茉莉花革命自突尼西亚开展以来,在利比亚、叶门和叙利亚受到阻挡,在中国更是全面遭到严控打压。利比亚独裁者格达费在二月革命刚起始就声言肯定六四坦克镇压屠杀学生的必要。虽然北约轰炸了两个多月,格达费日前依旧态度强硬拒绝下台或出亡;虽然国内抗争频繁而国际压力空前,中国仍依然故我继续关门大肆压制维权人士、异议份子甚至基督教会。这两个极权政权看来还会持续存活下去,利比亚在西方武力直接干预下,或许会早一点解决,但中国自悍然严抗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以来,经历酝酿而未成形的茉莉花革命,更变本加厉打压民间改革势力。

北京守望教会自四月以来坚持在户外集会礼拜,中国政府就连续七周每个星期天都把参加聚会的教徒抓起来,有更多的教徒和牧师完全被软禁在家。教会不屈服,政府就不停打压。上海万邦宣报教会、广州良人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也都受到类似的迫害。

守望教会最早在一九九三年只是不到十人的查经班,到了二○○五年联合许多类似的教会小组,成了一个千人的大教会,开始租写字楼聚会。二○○六年向政府提出申请成立教会,中国宗教事务当局一直要求获得官方控制的三自教会的认证,教会则坚持独立的立场,政府就不核准,同时更采取打压手段,迫使房东拒绝续租场地。二○○九年十一月一日教会到公园聚会,八日有更大的户外礼拜,因美国总统到访,中国政府就没敢取缔。但是后来教会集资买了房子,政府却不让把钥匙交给教会,教会没室内场所可以聚会,坚持户外礼拜,政府就一直抓人。

类似这种政府与教会紧张对峙情形,近来在宗教以外也多得不得了,可说是层出不穷。“天安门的母亲”这个由六四事件受害学生母亲组织的团体要求平反,中国政府不但相应不理,更严厉阻扰天安门母亲们的行动。这个强悍的极权政权似乎仍旧“屹立不摇”,真是世界政治奇迹!

(作者为中研院社会所研究员)

〈澄社评论〉

【自由时报】2011.06.0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