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平台”一群学者近期提出了针对台湾与中国交往的“宣言”,共同起草者之一的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说明,过去几年的两岸谈判,重经贸而轻人权,马政府不愿意将人权问题摊开来与北京谈,屈从中共的游戏规则。因此《自由人宣言》尝试开启一条思想运动的战线。这条战线的武器是人权与人民主权。他强调,人权是“弱者的武器”,也是专制者与依附专制者的照妖镜。

问:你们民主平台成员,为何选在这个时刻提出《自由人宣言》?

吴介民:原因很简单,我们试图将两岸互动,从“国共垄断”的“政商特权利益分配”解放出来,从人民,也就是“被统治者”角度切入。中国政府继“人民币攻势”之后,对马政府步步进逼,要求“政治对话”。“政治对话”说白了,在“九二共识”的紧箍咒底下,不允许“统一”以外的选项。当今两岸谈判,由国共两党垄断,几年来签订了十八项协议,满足了特权政商利益,却排拒了人民发言与监督的空间。特别是马政府第二任之后,对岸在他们所设定的轴线上步步进逼,国台办系统与他们属意的团体不断在营造“政治对话”压力,逐步要跨越不可逆的点,我们感觉到这样的氛围逐渐在形成,因此希望从公民社会的角度寻找脱困的方法。这其中势必具有较高的理想性,但我们不是政治人物,不需要陷溺于选举游戏当中。故而这份宣言跨了一大步,直接要求将“人民”、“人权”、“人民主权”纳入两岸和解的视野。我们主张:两岸各自改善提升人权,之后签署“基础人权条约”,在这之前,反对任何形式的“政治”谈判。易言之,《自由人宣言》尝试开启一条思想运动的战线。这条战线的武器是人权与人民主权。人权是“弱者的武器”,也是专制者与依附专制者的照妖镜。既然是思想运动,我们看的不是眼前的立即成果,而是三、五年的持续,希望唤起整个世代的精神。

是民主傲慢还是北京政权傲慢

问:宣言提出后,引起了多元的讨论,有媒体批评这是“民主傲慢论”、“人权傲慢论”,你们如何回应?

吴: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与我们只有一海之隔,统治这个国家的政权,不让主张宪政民主的刘晓波讲话,判他重刑,软禁他的妻子刘霞,国际媒体探视刘霞后,刘霞被殴打,然后我们在YouTube上看到刘霞这个勇敢的灵魂在镜头前失声、颤抖;这个政权不让一个盲人律师(陈光诚)讲真话,将他监禁,出狱后每年花几千万人民币对他进行“维稳”,事实上就是全家软禁,不让他们与外界联系、外出看病,当他逃出中国之后,这个政权继续迫害他的亲友;数以万计上访(请愿)的老百姓,被当作罪犯,关进劳教监狱、精神病院…。现在,这个政权宣称我们是它的一部分,制定“反分裂法”,部署两千枚飞弹,对你展开“人民币攻势”,面对这个政权,我们要求它善待自己的人民,我们要求它保障台商、台生在中国的人身自由,这样的要求傲慢吗?我们从弱势的一方,要求它节制“吞噬的欲望”。是我们傲慢?还是北京政权傲慢?

不过,谈到“民主的傲慢”,我们很重视来自对岸朋友的善意提醒,例如王丹。社会与社会的民主对话,是两种生活方式、两种反抗精神的相互理解。我们知道,中国有无数为人尊敬的反抗者、维权人士,奉献生命在争取自由,因此,我们需要以“互为主体”的态度,推动两岸间经验交换,这是一个相互学习的历史过程,不是“谁来指导谁”。我们宣言中“人权早收清单”有的项目,就是《零八宪章》主张的内容,这表达了我们对中国民主运动的致敬。

轻率嘲讽才是知识份子的犬儒

问:也有报纸讽刺《自由人宣言》是“道德经”,你们又怎么看待?

吴:《自由人宣言》有基本原则(人权总路线),有步骤(短、中、长期),也有具体作法(两岸政府各须改善的人权项目与人权早收清单),我们要督促我们的政府、政党,朝这些目标前进,也希望我们的谈判代表将这些议题放上谈判桌,所以一点也不打高空。媒体刻意漠视我们提出的具体议程,这种轻率的态度、以“不可行”嘲讽我们的新思维,才是知识份子的犬儒。

以“务实”包装“失败主义”,只不过再一次重申“霸权的真理”,要求人民屈从,接受“中共限定”的两岸交往方式。前述媒体较之更露骨(更急着向北京输诚),在社论中如此作结:“只要坚持一个中国,两岸之间什么都可以谈…。”

嘲笑理想主义,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廉价的批评谁都会做,要提出alternative(替代方案)却很难。我们绝不宣称《自由人宣言》万无缺失,但我们抛出理念,期待我们的社会多一点卡缪在小说《瘟疫》中主张的“正直”,为台湾提出突围的可能性。卡缪说,只有正直可对抗“瘟疫”。正直就是每一个人,无论多么渺小,各尽本分。我们也期待对中国人民(而非中共政权)有同理心,对自由民主人权有同理心的对手加入讨论,而不是目前所看到的。

中国专买政策侵蚀台湾根基

问:在这次的社会对话过程中,岔出了一个旁枝,也就是台独有没有市场的插曲,你们的态度究竟为何?

吴:有些媒体借题发挥,操作所谓的“台独无市场论”,藉由这个被扭曲的说法来反驳我们。谈到统独,值得好奇的反倒是:统一有没有市场?一个国家的统治集团,不断把子女送到国外,移民、置产,享受从人民搜刮而来的财富,让自己成为随时可以落跑的“裸官”。自己都不想当“中国人”的人,掐着你的脖子要你做“中国人”。这样的一个国家,对你有没有吸引力?请这些台湾的媒体,到大陆去做个民调吧。

好吧,谈论市场,再让我们看看,民主与人权在台湾有没有市场?在大陆有没有市场?

台湾过去几个世代,多少人血泪牺牲,才造就今天这样仍然脆弱的民主政治,这个体制还没完备,还有缺陷,还值得深入追求,正因为过去的努力,了解到民主的脆弱,我们才看得懂中共的“专买政策”(专制收买)正在一点一滴侵蚀台湾的根基,才懂得更加珍惜得来不易的生活方式。守护“社会开放性”,绝不能轻易撤守。

中共怕谈人权,台湾在怕什么?

每到台湾选举,中国民众关注台湾选情的热力不减,他们为什么如此热心?因为在他们生活的国度,没有民主与选举,所以中国网民不止是在“围观”台湾选举,他们也在“抗议”中国政府,宣泄不满。在台湾街头抗争中,经常看到陆生的身影,例如反核、反迫迁、反媒体垄断,以及五一劳工游行,他们知道民主不只是选举,也和我们共同反思选举民主的不足。

真相是:中国仍是一个没有自由选择的国家,人民渴望政治权利、要求节制政府权力。你说,人权与民主在中国有没有市场?

最近,十岁女孩张安妮被“不让上学”,因为她出狱的父亲继续搞民运;川震后调查校舍倒塌的谭作人,曾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留,至今还在坐牢;即将访台的陈光诚,他在山东的家人近日连续遭到偷袭、恐吓。他们处境如此艰难,依旧勇敢反抗,为了什么?

说到底:中共怕我们谈人权。那么,台湾人在怕什么呢?

问:你们希望当权者藉由这次的行动听到什么声音?

吴:过去几年两岸谈判,重经贸而轻人权,马政府不愿意将人权问题摊开来与北京谈,屈从中共的游戏规则。去年法轮功学员钟鼎邦在大陆遭国安单位逮捕,暴露出中共滥权逮捕,台湾政府营救无力。在宗教信仰可以被政府宣判为“邪教”,家庭教会随意被公安骚扰的国家,台湾人到此经商、就业、留学,不需要跟它谈人权吗?最后,我们要放任中共以它的人权标准拉台湾下水,还是要主动出击,拿起“弱者的武器”,防卫我们的生活方式?

《星期专访》
记者邹景雯/专访

【自由时报】2013.05.06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