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庆:尹衍樑30亿元的考验

企业家尹衍樑捐资三十亿元,成立的“唐奖”,日前陆续由受托评选的台湾中研院公布得奖者名单。而这起单项奖金高达五千万元的“东方诺贝尔奖”,国内媒体多有报导。不过一个奖项如果要受到国际关注与肯认,成为全球人类文化与文明的光荣纪录,奖金多寡不一定是唯一考量,而是它能否超越人性自私与贪婪,能否无畏横逆和压迫,坚持到底的精神。这就好比前一阵子,知名的世界新闻奖项—普立兹奖,颁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肯定其在美国监听的稜镜计画上,无惧地挑战世界强权政府的硬颈精神。

那唐奖若也有如此企图,首先面对的是有无“视权力如无物”的风骨考验。就以唐奖中的法治奖而论,其主要信念是基于人类和平与人权而设。在此情形下,便得面对若得奖者是刘晓波或天安门母亲运动,唐奖是否会无惧母企业—润泰在中国市场全面遭到打压或失去的危机而走下去呢?同样的,若得奖者是和我国有建交或紧密外交关系,但却受该国政府通缉和曾为政治犯(良心犯)者,唐奖又能抗拒我方与对方政府的施压吗?

像这次汉学奖颁给余英时,有些媒体评论和报导,便针对其在面对六四事件上为文。同样的汉学往后的得奖者,可以预见不脱两岸三地华人圈,再不然便是在欧美大学教东方文学的汉学老师。那唐奖在颁发时,真能单纯只论学术,而不管政治立场?

唐奖真要在人类历史上发光发热,那是得有代代相传的无畏无惧精神,面对权力与利益仍能坚持,这才是尹衍樑捐资三十亿元的真正考验!

(作者任职文化机构,新北市民)

【自由时报】2014.06.2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