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专制国家的“民意”

台湾民选总统蔡英文日前接受外媒专访,表示对两岸关系“承诺与善意不会改变”,但是对中国的压力,“台湾不会屈服”。中国国台办则回应,“不要低估大陆十三亿多的民意”。一个专制大国,要隔壁的民主国家尊重他们专制大国的“民意”,这应该是近年来最滑稽的世界级大笑话。

被世界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评比为“不自由国家”的中国,忽然要重视“民意”了?还要被列为“自由国家”的台湾重视他们那个“不自由国家”的民意!

中国那么重视民意,为何只是草拟宪法的刘晓波还在狱中?国际社会用诺贝尔和平奖肯定他,中共却用监狱伺候他;同样的,获马丁恩纳斯人权奖(有“人权诺贝尔奖”之誉)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努木土赫提也在狱中,不能领奖;中国几时重视民意?为何无数维权律师遭监禁?书商印书要被抓?网民要翻墙才能一探外面世界?一波波上访、示威的民众,动辄遭屠杀?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遭拘禁,还活体摘除器官!

所有专制政权都怕民意,无一例外。希特勒说:“言论自由是长在国家上的疔疮。”中共何尝不是视民意如疔疮!

但是当专制政权需要“民意”支持时,却又非常重视“民意”(请注意此处有加上引号)。即使在“君权神授”的帝王时代,还是会制造周边的拥护力量。曹丕是在群臣劝进中登基,赵匡胤要有人帮他龙袍加身,才方便称帝。即使到了民主共和思想来临,袁世凯想做“皇帝梦”,自然就有“筹安六君子”、“公民请愿团”来替他圆梦,让他可以脸不红心不慌的说:“我受四万万人民付托之重”,而登上龙座。蒋介石可以连任五届总统,不也是“四海归心,全民拥戴”吗?(蒋还曾经当选过浙江选出的国大代表,得票率百分之百!爆破民主原理?)所以,专制政权要制造“民意”还不简单。但是毛泽东就比较粗鲁,他直白说“枪杆子出政权”。尽管如此,到了“文化大革命”要斗争杀人时,还是要假借“红卫兵”小毛头们的“民意”,杀了上千万人,让帝国主义列强逊色。

专制国家的“民意”,是统治者透过洗脑教育与操控媒体下的产物,是心理学家巴夫洛夫所说的“古典制约反应”。所以像金日成、金正日、毛泽东、蒋介石…,一大堆独裁者死时,人民跪地痛哭,如丧考妣,这种“民意”如出一辙。

我们也别忘了,心理学家佛洛姆提醒世人,人民在徬徨无助时,往往会“逃避自由”。例如一九三三年德国的国会下院除了社会党议员外,一致赞成给予希特勒内阁独裁之权。所以,纳粹德国的独裁政治可以说是人民自己选择的。

民主台湾会不会走回头路,台湾的民意会不会受专制国家的“民意”威逼而软弱退却?考验台湾人!

(作者为国立台北教育大学文化研究所教授)

【自由时报】2016.10.1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