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纪念郑南榕先烈

在民主国家人人有权草拟他理想的宪法。但在专制国家,草拟宪法竟然要坐牢,像中国刘晓波,即使获诺贝尔和平奖,依然身陷黑牢,还连坐妻子;像郑南榕,只因刊登许世楷教授的新宪法草案,就遭国民党统治集团控以“叛乱”,最后引火自焚,以死抗争!

南榕自焚时,统媒极力丑化,说他自杀是因精神症状,这是以小人之心度烈士之腹。一般忧郁症者自杀,是厌世不想活;但是烈士殉道,是基于理想的追求。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恩这句话正是极佳注解:“一个人不为某种目的而死,是不适宜生存的!”南榕为了他高超的理想而死,至情至性!

曾经有一位我的长辈在谈起郑南榕时说:“郑南榕太傻了,再等个一、两年,台湾就民主化了,这么等不及,竟然自焚,太傻了!”我回答:“中国黄花岗之役那些革命青年也太傻了,等隔年满清就倒了,干嘛这么急去搞革命牺牲自己?”满清王朝的终焉,是多少烈士牺牲的结果;台湾能在南榕自焚的一、两年后民主化,南榕那把烈火绝对发挥催化的作用!

一九八九年有两件事件惊醒台湾人:一是四月七日的郑南榕自焚(南榕出殡的五一九,又有詹益桦自焚);二是两个月后北京爆发屠杀民主运动青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这些事件激发了台湾人的民主与独立主张的激增。因此该年底的立委选举,卅名“新国家连线”候选人提出“建立东方瑞士国”的主张,当选了廿名,使得原本扬言要以法律制裁的国民党不敢出手。郑南榕的遗孀叶菊兰也当选立委,显示民众对郑南榕的肯定。于是李登辉顺应“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的潮流,终有九○年代台湾的民主化。

在威权的时代,像郑南榕这样的先烈们,不但没有选择服从,而是选择反抗,由于他们的牺牲,才有国民党一党专政的终结,才有台湾的民主化。

今天我们必须体认郑南榕精神的两个重点:

其一是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不能打折,言论自由若能打折只剩七十%、四十%,也就可变成○%。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名言“我虽不同意你的话,但至死也要拥护你说话的权利”。两百多年后的国民党不但不能“至死维护言论自由”,却让郑南榕用死来争取言论自由。而今台湾已被“自由之家”列为自由国家,积分还超过美国。但是那个积分只有十五分的中国,却想并吞九十三分的台湾。因此维护台湾独立自主至为重要,这是南榕精神的另一重点。

建立独立新国家,必须透过“转型正义”来完成。从广义而言:一、反民主、不民主的,必须民主化;二、殖民性质、外来性质的,应在地化;三、不公平的,必须公平化。以上转型正义三原则,也是郑南榕用生命要追求的。如果我们体认不到,不愿面对,纪念郑南榕也都枉然了!

(作者李筱峰为现任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教授,http://www.jimlee.org.tw)

【自由时报】2017.04.0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