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刘晓波肝癌扩散,无法手术化疗

剩标靶治疗,但家属见不到医生

[编译魏国金/综合报导]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末期,现在沈阳医院治疗的消息引发举世关注。刘妻刘霞在与友人的一段视讯对话中哭诉,刘晓波“不能动手术、不能放疗(放射线治疗)、不能化疗!”刘家一名亲属透露,刘正接受标靶治疗,“他们说他的癌细胞已扩散太远,无法用别的方法治疗,但因为我们没办法见到治疗他的医师,因此无从得知真假”。他还说,刘晓波夫妇希望返回北京治疗,但遭拒绝。

刘晓波与妻子刘霞二○○二年十月在北京住家的合影。(法新社档案照)

刘晓波因参与起草呼吁全面政治改革的“零八宪章”,二○○九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重判十一年,关押于辽宁省锦州监狱。辽省狱政当局二十六日声明,刘晓波正接受八位知名肿瘤专家治疗,但香港媒体二十七日前往刘晓波据称接受治疗的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探询,却获得“查无此人”的答案。

忧纵虎归山,拒刘晓波夫妇回北京

许多维权人士质疑刘晓波的医疗品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去年的《中国最佳医院排行榜》排名全国第十一,但刘晓波友人胡佳说,中国最好的肝癌治疗医院就在北京,由于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下半年在北京召开,当局为避免“纵虎归山”,才拒绝刘晓波夫妇回北京就医的要求。人在德国的流亡媒体人苏雨桐二十七日推文说,刘晓波“希望出国就医,死也要死在西方”。

刘晓波是国际最知名的中国异议人士,人权团体认为,刘晓波获准保外就医,纯粹是因为中国当局希望避免刘晓波病死狱中可能引发的强烈反弹。“人权观察”中国部门主任理查森(Siphie Richardson)认为,刘的治疗“十分滑稽”,“想必是因为他们不希望他死在监狱,他们希望他死在别处。”二○一二年逃往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光诚说:“若刘死在狱中,将引发人民愤怒,加快中共衰亡。”

刘晓波的待遇让知名度不高的中国在押异议人士,前景更为无望。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说:“当国际社会看到甚至是诺贝尔奖得主,也遭如此对待,就知道中国没有人权。”他说,若刘不治,将是中国人权运动的“重大打击”。

二○一五年,中国政府发动所谓“七○九大捉捕”,数百名维权律师被捕。律师李和平之妻王峭岭说,其夫与数十名遭关押的律师饱受监狱恶待之苦,她呼吁独立的第三方医疗组织介入釐清刘晓波的罹病与治疗。理查森也说,中国异议人士在狱中重病甚至病死时有所闻,一四年三月女权倡议人士曹顺利在监禁中不治便是一例。

【自由时报】2017.06.2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