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陈正健/综合报导]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六日传出病危消息,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表声明指出,刘晓波的肝功能已经恶化,胆红素水平逐渐增高,左脚小腿肌间静脉可疑血栓形成,院方已按全国专家会诊意见进行治疗。与此同时,刘晓波的友人、异议诗人野渡也向记者证实,虽未有病危通知,但“我们可能就要失去晓波了”。

刘晓波的友人、异议诗人野渡六日推文发布照片,显示刘晓波身形削瘦,与妻子刘霞相拥而立、四目相交。(取自网路)

野渡推文发布一张照片,显示刘晓波与妻子刘霞相拥而立、四目相交,显见他身形消瘦。他也推文透露,刘晓波病情急剧恶化,医生已告知家属廿四小时等候。虽然野渡称医院尚未发出病危通知,但西方媒体解读这就是病危通知。

另外,刘晓波的另一名友人、美国“公民力量”组织创办人杨建利亦推文表示,刘晓波有严重腹积水,肾脏亦受影响,为此已经停药、停食,但他仍受严密监控,没有一秒钟的自由。美国正待中国官方允许医疗专家赴中,中国政府每耽误一分钟,都是对刘晓波的加害。

知情人士揭露,刘晓波三日时抽出一千立方公分腹水后病情好转,但六日状况又急转直下。据了解,刘晓波病情快速恶化,肝功能变差,由于承受不了治疗,已暂停所有中西医抗癌药物。

英国《卫报》分析,刘晓波病危乃中国的公关灾难,此刻正值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前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赴会,而中国正因刘晓波的处置在国际上面临窘境。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则抛出阴谋论,控诉中国政府刻意发布“病危”消息,令G20西方领袖不好提出出国治疗的要求。

人权观察批中国可耻

“人权观察”香港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则痛批,中国政府对刘晓波的处置非常“可耻”,在他人生最后几天仍控制他及其家人,既无情又残忍。如此政府岂能担当国际领袖伙伴之重任。

香港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则在听闻消息后,带领数十人前往北京驻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外抗议,要求“释放刘晓波,停止恐吓刘霞”。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则在脸书证实,刘晓波已停止治疗,请各界为他祈福。

【自由时报】2017.07.07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