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张沛元/综合报导]因罹癌得以保外就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几段未曾曝光的昔日影片九日曝光,刘霞在访问中透露,刘晓波“没想到”自己会因“零八宪章”被捕,当局的拘捕程序并不合法;刘晓波遭“监视居住”时犹如“老虎关进笼子”,且因长期遭软禁而患抑郁症。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资料照)

这些由香港非营利调查性新闻通讯社“传真社”取得的刘霞影片,包括一段长达一小时的完整访问,拍摄时间为二○○九年二月,即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而遭拘留后三个月,另有摄于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十五日、二十八日,以及二○一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的数段短片,内容为遭软禁的刘霞与来访友人隔空对话,影片提供者是刘氏夫妇友人James.H。

痛斥拘捕程序不合法

刘霞在一小时的专访中详述刘晓波被捕经过与稍后唯一一次的探监。刘霞说,刘晓波“没太聊零八宪章,他没太当回事”,甚至还笑刘霞为此紧张是“神经病”,“没有想到”最后竟然真的为此被捕。刘霞说,北京公安在二○○八年十二月八日深夜约十一点上门抓人,“拿了一个东西,没有任何罪名的,没给我,让晓波在上面签字。晓波不签,跟他们还吵,晓波说因为你这没有写任何涉嫌什么罪名。”

除了拘捕过程违法外,刘霞还指控当局未依法提供刑事拘留文件;刘晓波当初是遭“监视居住”,依法是在当事人家中、家属可以同居,律师可不经手续会见当事人,“结果现在这些都没有”。

她描述关押刘晓波的小屋不大,一开始晚上睡不了觉,到早晨就被提审,“那会儿是天天提审,也不让看书,也没电视,也不准出房间。他就每天在屋里狂走三个小时…就像老虎关进笼子似的转。”

至于另几段较短的刘霞与友人的隔空对话影片,则凸显当时已遭软禁的刘霞的无奈,像是刘霞只能在窗边向友人挥手、但无法应门,因为“你们能进才怪…他们始终在这里”,以及当友人希望刘霞转告刘晓波,中国国内有公开信以及一百三十四名诺贝尔奖得主呼吁北京当局释放刘晓波,刘霞却说“他(刘晓波)什么都不知道”、“跟他(见面)什么都不能说,他们监控着他”。

【自由时报】2017.07.10

分类: 报道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