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外百余名中国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国际笔会等呼吁诺贝尔奖委员会把和平奖颁给正在狱中的刘晓波,虽然中国政府已警告挪威政府,但诺奖委员会已经表示,将不会屈服于外界压力。

国际笔会(P.E.N.)呼吁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

哈维尔:全世界都站在你这一边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十月八号即将揭晓。多家媒体已经报道中国政府警告挪威政府勿颁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的新闻。中国众多公共知识分子、网民在Twitter微博上表达对中国政府的政治干预的愤怒。

据目前最新的消息,诺贝尔研究所的所长盖尔·龙德斯塔德表示,诺贝尔委员会将不会屈服于外界压力。他说:“我们在1989年将和平奖颁给达赖喇嘛,我们已经清楚地表明,我们是个独立的委员会,我们不会照任何人的话办事。”

回顾去年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上任还不到九个月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遂引来世界性的对诺贝尔评审委员会的批判,已经有专家表示,从和平奖的精神来看,刘晓波或许是正确的选择,却不见得是安全的选择,刘晓波会不会得奖,还得看诺贝尔委员会有没有胆量挑战在世界经济危机背景下“强大”的中国。

资料图片:刘晓波在北京家中

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已于9月21日公开呼吁诺贝尔委员会把它的影响力,发挥到中国,继哈维尔之后,中国及海内外的百余名知识分子再发呼吁,中国著名的自由派代表人物徐友渔也给诺奖评审委员会发出公开信,指出刘晓波如果获奖将传递这样的价值:全中国、全世界为争取人权而斗争的人们将在理性和非暴力的抗争中看到希望和吸取力量,全世界、全人类将在埋葬专制统治的同时埋葬暴力。

哈维尔认为刘晓波是公认最有资格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他在写给诺贝尔委员会的公开信中说,诺贝尔和平奖可以对刘晓波及中国当局传达明确讯息,让他们知道,全世界都站在刘晓波这一边。

国际笔会“思考中国狱中作家刘晓波做了什么”

9月29日晚上国际笔会第76届代表大会在东京早稻田大学举行纪念会,回顾狱中作家委员会成立五十周年的历史,以独立中文笔会荣誉会长刘晓波博士的案例为典型,说明狱中作家的现状和笔会的声援活动。

正在日本参加国际笔会的中国作家野渡介绍,营救刘晓波是独立笔会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国际笔会召开的前一天9月25日晚上,独立笔会和美国笔会中心、大赦国际日本支部在东京新宿区早稻田奉仕园联合举办了“思考中国狱中作家刘晓波做了什么”的集会,会上笔会成员介绍了刘晓波的生平、作品、思想,他所做这一切在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作用等,现场的各方参与者反响热烈,他们说透过刘晓波了解了中国。野渡说他还记得日本外务副大臣在国际笔会上开幕式上发言说:“政治家最怕的就是你们的笔的力量。”当时台下140个国家的代表哈哈大笑。

对于中国政府前段时间对挪威警告不要颁奖给刘晓波的政治干预,野渡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中国政府历来如此,早前就有胡佳等人的例子,刘晓波所做的包括文学中倡导的自由民主意识、”零八宪章“所激发的公民力量等,刘晓波的力量就是描绘事实,他并不因为统治者害怕或干预而停止写作,这些能改变中国社会的整体进程,正义肯定会来到的,虽然可能会迟到。”

野渡还相信,“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都有着标志性人物,南非的曼德拉,缅甸的昂山素季等,如果晓波获奖,代表着对和平和民主化的肯定,也会激励生活在中国的人,中国正处在关键时刻,他如果获奖将是一个极大的推动力,一个民主的中国也将对世界的和平进程产生重大的影响,所以如果他获奖,这个奖不仅是颁给中国的,也是颁给世界的。”

9月30日下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副会长潘嘉伟等人到日本国会众议院第一会馆拜会日本执政党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长代理牧野圣修,望日本各界声援刘晓波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牧野圣修表示说,“我将于近期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并呼吁各界声援刘晓波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刘霞: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9月29日的国际笔会上,现场放送了一段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录像,刘霞在录像中读了一封刘晓波1997年1月给她的信,那也是这对被高墙隔开的夫妻几百封信中仅存的之一。

信中写道:“爱会使我们在充盈的感情的温暖中过饱满的心灵生活,爱使我们有勇气、有信心秉持人类正义,向极权挑战,保持人的尊严、诚实、自由。你的信,你遥远的思念,使我努力向着完美的境界靠近,从另一种维度走向终极的存在,我会在充分的内省之中,批判地面对世界和自我,谨慎而又坚定地做出选择,对生命始终保持善意的基本信任。

刘霞在刘晓波案宣判后接受采访

我们对这个社会的拒绝,不是出于愤怒和仇恨,而是出于宽容和爱。我们永远不会是现存秩序的认同者和辩护士,我们用永远的爱来拒绝。“

刘霞说:“在1996年10月8日到1999年10月8日晓波被劳教三年期间,我给他写了300多封信,他给我写了2、3百万字,几经抄家,他的文字基本消失。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统治者可以轻易让文字消失,可无法消弥掉自由的思想。刘晓波曾说:“只有在自由民主制度之中,个人的价值、尊严、创造力的实现和社会秩序的稳定才能取得双赢的和谐。所以,国际新秩序的普世性正义规则应该以自由主义的价值观为核心。”他正在用这样的思想叩响诺贝尔奖之门。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

【德国之声】2010.10.01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