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请莫言君为晓波捎上这把椅子

看到刘霞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失声痛哭的照片 http://canyu.org/n64226c12.aspx ,令人心酸。刘霞知道么,世界上多少人在为你心痛流泪呢。在这个荒谬又荒芜的国度里,在你被国保禁闭的窗下,经常有朋友远远流连徘徊,多少次有人想冲进去把你抢夺出来,他们其实可以名正言顺地走进你的家门,牵着你的手走向阳光和自由,如果这是一个如宪法上所写的那样,人身自由能得以保障的国家。但是有形无形的监狱罩住了晓波和你,晓波入狱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而你的炼狱,叫人如何承受?我作为华人,深感到羞耻,为这个名为中华,又名为人民共和国的国度汗颜而无地自容。这个“共和国”假借人民的名义,将有良知而勇敢的人下狱,多少为了争取自由民主的仁人义士前仆后继,一个个入狱,公民被禁止出境或入境,中国已成为一座围城和危楼。只相信物质、金钱和权力的掌权者,将被自己的贪婪和愚昧打败,人们的精神力量和信念终将战胜奴役。

现在向读者报道一位艺术家,不弃不离地在为晓波和刘霞的自由努力,请看看他新近的创意。

画家孟煌旅居于柏林和北京之间,去年3月8日他给在锦州监狱的好友晓波寄出一张椅子,传达自己的思念。这张以挂号件,通过德国邮政寄出的椅子,出了德国境,进入中国之后,就石沉大海,无法继续查询下落,就如同华夏境内被拐卖的妇女或孩童,渺如黄鹤,音讯全无。http://www.canyu.org/n22879c6.aspx艺术家孟煌也曾徘徊于好友刘霞的窗下,想送椅子安慰她不克,猛一思索,他想到也许可以托个可靠的人来完成此举。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是党的宠儿莫言,他也曾说过希望刘晓波能早日获得自由,既然莫君有此善心,少不得可以烦劳他一趟。孟煌于是于12月5日将一把在柏林旧货市场找到的古色古香的椅子,扛到邮局通过快递公司DHL,邮寄到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奖委员会,请他们在12月10日的颁奖仪式后,转交给桂冠诗人莫言,请他捎回国内,转交给同为桂冠诗人,但尚在狱中的晓波,并附上短信:

莫言先生,你好:

我是一个中国艺术家,2011年3月我从柏林寄给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一把椅子,可惜,进入中国后就没有了音讯。请你把这把椅子转交给刘晓波先生,不胜感谢。

孟煌

按照快递的作业,此把椅子,三日之内必然抵达诺奖委员会。以委员会的诚信度,他们不致私自霸占椅子,必然会交给收件人莫言先生。先生贵为获奖人,自然不会在乎携带一张有点碍手的椅子,反正可以打包托运,他的诚意人们不应当质疑。我们可以庆幸,不久晓波在狱中就能有一把来自德国,绕地球一圈的椅子可坐了。他的狱友也会好奇地一同围观,并跟他共享了,多么美妙的景观啊。万一在运送途中,椅子遗失了,大家也可以来个全球寻椅的行动,那怕它插翼难飞呢。刘霞啊,擦干眼泪,晓波拥着你,坐这把椅子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图片集

【独立中文笔会】2012.12.07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