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中央公园“刘晓波纪念长椅”前的烛光纪念活动。(周锋锁提供)

纽约 —
7月13日是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六周年纪念日。周四(7月13日),位于纽约的《六四纪念馆》举行了刘晓波追思会,放映了纪念刘晓波的记录片,他的前好友介绍了他对推动中国民主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并在中央公园刘晓波长椅前举行烛光纪念活动。

有些事情很容易被遗忘

纽约《六四纪念馆》举行刘晓波逝世六周年追思会。(章真拍摄)

前来与会的旅居德国的中国异议作家、诗人廖亦武说,“某些事情虽然它当时是一个新闻,但是很容易就被遗忘掉。”

去年他在台湾看到了一组刘晓波的雕像,因为刘晓波新闻热过后无人接手,只能被一位艺术家安放在自家院落里,一放就是四年。

“我感到很震惊”,廖亦武说。“去年7月13日我们做了一个关于刘晓波的追思。本来说是要拍这个(纪录片)但是瞬间就推动把刘晓波的这一组雕像树立在台湾面对中国大陆的一个地方。”

追思纪念会上放映廖亦武参与演出和制作的纪录片《刘晓波在福尔摩挲》。

2010年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在中共监狱服刑期间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2009年,他因发起倡导中国宪政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推翻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

专制暴政下要做殉道者都难

上月出版的《刘晓波传》编纂者之一的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在视频发言中说,与世界著名伟人,如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捷克的哈维尔相比,“刘晓波至少到现在为止不太被认为是属于这一类人。”

“原因自然有许多,但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刘晓波的政治环境比甘地、曼德拉、哈维尔残酷得多。” 林培瑞说。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在发言中称,刘晓波是“‘被肝癌’死于狱中”的。

2017年6月,服刑7年半的刘晓波被诊断患晚期肝癌,虽获中国政府批准保外就医,但在经过随后一个多月与外界隔绝的治疗后,医院宣布刘晓波因多重器官衰竭,经抢救无效逝世。

“刘晓波是一位伟大的殉道者,”胡平说。“在一个极端残酷的专制暴政之下,你要成殉道者都非常困难。” 胡平说。“你为自由而战,你为思想而战,你因此而受苦,甚至因此而牺牲。但是专制统治者一手遮天,他可以让别人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八九天安门学生领袖王丹在视频发言中说,纪念刘晓波最好的方法就是学习他留下的大量文字,继续他未竟的事业。

1989年天安门学生抗议运动爆发之时,正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刘晓波,闻讯立即赶回北京参与学生运动。他是天安门广场绝食“四君子”之一。

九死而不悔的精神

前八九民运学生领袖、中国人权执行主任周锋锁说:“刘晓波这种九死而不悔的精神,飞蛾扑火、精卫填海这种精神,在这样黑暗的情况下,其实是尤其的闪亮。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感受到,每次想到刘晓波就感受到这种鼓励。”

刘晓波有过颇受争议的经历。“六四”镇压后他被捕入狱,写过悔过书,并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说过“天安门没有死人”的话,被官方利用来掩盖屠杀。出狱后,刘晓波被负罪感困扰,写文章反复忏悔。

前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独立时评人郑旭光说:“刘晓波是一个很坦荡的一个人。他有怯懦,有文人的一些虚荣,但是我觉得他最终是有巨大的升华,是和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接触过程中,我觉得他自己进入了一个忘我的一个状态。”

六四16周年时,刘晓波在一首献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儿子蒋捷连的祭诗中写道:“面对你的亡灵,活下来就是犯罪,给你写诗更是一种耻辱。”

原北京新青年学会创办人之一、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杨子立说,刘晓波一生在倡导言论自由,《零八宪章》和捍卫人权三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

纽约中央公园“刘晓波纪念长椅”前举行烛光纪念活动。(周锋锁提供)

周四晚上,中国人权、美国笔会、美国中文笔会在纽约中央公园一张嵌有刘晓波语录牌的长椅前举行了烛光纪念会。

(方冰)

【美国之音】2023.07.1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