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一向以盛产玉石出名,很多国人都乐意佩带缅甸玉石配件,美观大方并且寓意幸福吉祥,美国华人也有很多女性,喜欢腕上戴着一个缅甸玉石手镯,晶莹剔亮白里透绿,很是玲珑别致,又显高雅雍容。最近缅甸又一次引起了世人的注目,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它的著名玉石,而是它的民主转型的突破性进展。缅甸民主运动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在经历了20多年的风雨磨难后,于4月1日军政府解禁以后举行的历史性的缅甸国会补选中,赢得重要胜利,并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进入国会,担任在野党角色,继续推动缅甸朝着民主改革的方向前进。尽管昂山素季率领的反对党,目前无法动摇军方支持的执政党在国会的优势,但这个起步,却可能为缅甸这个东南亚最落后的国家,开出一条走向现代化的灿烂之路,并对地缘政治产生巨大的影响。

缅甸能够开始民主化,是国际社会共同努力的成果。自从军人政府建立独裁统治以来,国际社会一直施加压力,要求缅甸当局还政于民,西方各国纷纷撤回大使,取消政府互访合作,拒绝缅甸参加亚欧外长会议,禁止官员及家属入境,以及全面的经济军事制裁等等,这些全方位的持续不断的压力让缅甸在国际上被彻底孤立,不仅完全断绝了发展经济、繁荣国家的任何可能性,让这个国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逐渐使当政者的统治失去了合法性的基础,最终迫使军政府不得不作出让步。缅甸最近的政治发展,也是缅甸人民长期不懈努力的结果。1988年,缅甸民众因经济不振和政治迫害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要求军政府下台,实行民主政治,随后军队朝游行示威者开火,造成3000多人死亡,该事件后来被称为缅甸第一次民主运动。2007年,因为缅甸军政府取消燃油补贴,引发民众连日上街示威,要求民生物资价格合理化,而后喊出了“与军政府进行对话”以及“释放昂山素季等政治犯”等诉求,示威开始以学生和反对派政治人物为首,后来大批佛教僧侣开始参加示威游行,事后缅甸军政府宣布宵禁,并在前首都仰光和曼德勒逮捕异见人士,史称缅甸第二次民主运动。

缅甸民主进程的开启更是昂山素季个人的一大胜利,20多年以来,昂山素季的名字一直与缅甸的民主运动联系在一起,这位199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仅因参加了11个月的公开政治活动就被监禁20多年,是当今全球最为著名的政治犯,她以个人的魅力和国际影响推动着缅甸民主运动向前迈进,已经成为缅甸民主人权的象征,国际社会批判缅甸政府侵犯人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侵犯昂山素季的人权,而军事当局也必须藉由释放昂山素季来获得西方认可,以摆脱国际孤立,在某种程度上说,缅甸民主运动之所以能够获得广泛的国际声援,主要是通过昂山素季这个名字实现的。虽然现在民主才刚刚起步,但无可否认,这个事业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民主的种子、人权的意识在缅甸得到了空前的传播和最广泛的国际认知,作为促成这一切的政治家昂山素季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她完全有理由被列入世界杰出政治人物的行列(在“廿世纪全球百位著名政治人物排名”中,昂山素季与马丁路德金,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夫人并列第24位,在1999年诺贝尔和平奖颂词中,昂山素季被誉为“数十年来最勇敢杰出的典范之一”)。

昂山素季与其他著名的民主斗士有着一些不同,她出身于一个显赫的家庭,曾是英国殖民地缅甸独立国父的父亲带给她生命的启示,以及坚定,勇敢和使命感,曾任外交官的母亲(前驻印大使)培养了她的宽容,温和和理性,在英国求学的民主文化也深深地熏陶了她,这些成长背景使得昂山素季言词温和,待人宽容,信念坚定,热情洋溢,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魅力。在西方国家,昂山素季是传奇式的人物,是很多政治人物的崇拜偶像(比如国务卿希拉里在会见昂山素季时,显得格外激动—–thrilled—–,,连续三次拥抱对方,因为昂山素季一直是她心仪的英雄),而在缅甸民众眼中,美丽聪颖的昂山素季是一位从佛国而来的使者,像一朵出于淤泥的莲花,看到她于国营电视台露面,听她在国营广播电台发表五十分钟政治演说,就足以令缅人产生无比的激动。就是这些个性和气质,让人们着迷、让人们崇敬,在国内外凝聚起强大的政治力量,单枪匹马地对抗强权长达20多年,最终压倒了不可一世的军人政府。

走出监禁生涯当选国会议员,从长期在野走上政治舞台,今后昂山素季在改革缅甸之路上扮演的角色,一定会比以前更加重要,但她也将面临以往并不熟悉的挑战:她必须在国会组织力量发挥重要影响,必须与军政府当局建立合作的关系,对于生活在孤立、贫穷与军事统治下数十年的、迫切想要改变的国人,昂山素季也得回应他们的期待,总而言之,对昂山素季来讲,进入国会,是一个新的考验的开始,全球将会瞩目她的新角色。

作为来自亚洲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昂山素季有些见解还是非常独到的,比如她说极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会不知不觉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类似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昂山素季还批判经济优先民主缓行,穷国不必发展民主的谬论,她认为这是极端主义者阴谋的现代翻版,鼓吹单纯提高生活而漠视民主建设,企图建立起经济高度发达、政治高度极权的现代理想帝国,客观地说,昂山素季的这些见解看起来更适合中国的情况。而对于未来民主缅甸和最大邻国中国的关系,昂山素季也有自己的定见。在希拉里访问缅甸以后,中共感到形势不妙,生怕这个邻国在民主化以后会大幅度倒向西方,于是也派大使去会见和拉拢昂山素季(这是20年来中国与缅甸反对派的最高层接触,被称作“一次罕见的会见”),昂山素季后来说,我想我必须表明,中国是缅甸的邻国,而且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它将永远是我们的邻居。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将是一个特殊的邻国关系,而我们与一直试图帮助我们实现民主的西方国家的关系将是一种不同的关系,一个基于民主这个共同价值的友谊关系。昂山素季此前也已说过,我不认为我们必须站在某一边,如果我不得不站在某一边的话,我选择站在人权这一边,因为人权属于全世界所有的人。真不知道中共当局听了这番话以后,心里是什么滋味。

缅甸的政治转型也给中国带来了启示,人类历史再一次证明,时间总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的,不管正义的一方开始多么弱小,邪恶的一方多么强大,只要坚持到底永不放弃,最后的胜利或迟或早总会到来的。昂山素季弱小女性手无寸铁,儒雅清秀纤细单薄,受尽各种打压折磨,但她不屈不挠抗争不懈,最后竟然以一己之力拖垮了貌似强大的对手。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中共更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远远超过缅甸军头,社会转型自然时间要长得多,但是中国的民主政治也并非是遥遥无期望眼欲穿的。中国也有昂山素季那样的人物,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昂山素季有很多相似之处,两者都曾拒绝了以离开国家作为获得自由的条件,都曾被当局禁止前往瑞典领取诺贝尔和平奖(昂山素季由其儿子代领,而刘晓波则是缺席颁奖),也都主张理性与宽容(刘晓波写过“我没有敌人”)。刘晓波(现被称为全球仅次于昂山素季的第二号政治犯)虽然已经身陷囹圄数年,虽然只是一介文弱书生,但他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代表理想与道义,一定会凝聚民众越来越多的的支持和国际社会日益浩大的声援,或迟或早也必将会正义公理战胜强权,推翻专制肇建民主,迎来一个全新的纪元。历史总是公正的,缅甸能够作得到,中国也一定能够作得到,大陆人民的出头之日不会太远了。

【英顺文集】2012.04.05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