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尼金斯基身体里的灵魂
我吃得很少,尽管我很瘦
我只吃神让我吃的东西
我讨厌鼓胀的肠子
那会阻碍我跳舞
我害怕人群
害怕在他们面前跳舞
他们要我跳欢娱的舞蹈
欢娱就是死亡
他们感觉不到
却要我过和他们一样的生活
我要留在家里
避开人群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望着天花板和墙壁
监禁中我也能找到生命
我是不思想的哲学家
是生命的剧场
不是虚构
我是有身体的神
喜欢用诗来谈话
我就是韵律
安眠药不能让我入睡
酒也不能
我越来越累
我想停下来
但神不允许
我要一直走
走到很高的地方往下俯视
感觉我所能到达的高度
我要走

(写作时间不明)

分类: 刘霞的诗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