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被中国当局软禁的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透过旅居德国的异见作家廖亦武,公开一段长约七分钟的通话录音。廖亦武表示,4月8日致电刘霞,希望她能亲自向内地当局递交出国申请,以便名正言顺到德国保外就医治疗抑郁症。刘霞当时情绪激动,期间不断哭泣。到了4月30日,廖亦武再次致电在北京家中的刘霞,刘霞说,“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里。晓波已走了,这个世界再没什么可留恋,死比活容易,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

廖亦武披露,2018年4月1日刘霞57岁生日前,德国大使曾致电给她,转达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问候,并相约不久后在柏林打羽毛球。廖亦武说,据他所知,4月上旬德国外交部已经作了具体安排,包括如何不惊动新闻界,如何将刘霞从机场接到某一隐蔽地点,安排治病和调养等等。

2018年4月8日,廖亦武致电刘霞,希望她能亲自向内地当局递交出国申请,以便名正言顺到德国保外就医治疗抑郁症。刘霞当时情绪激动,期间不断哭泣。根据廖亦武授权香港《众新闻》发布的音频,刘霞与廖亦武的对话中不断哭泣。

刘霞:我什么状况、情况,(德国)使馆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我还要一遍一遍弄这些那些东西干什么?

廖亦武:但是你面对的情况也比较特殊啊……这边,德国政府是一直在和他(中国)谈。

刘霞:我没地方传递,我又没手机,没电脑。

廖亦武:那好吧,好吧。

刘霞:全世界都知道我没这些,他妈的还老是要来要去的。

廖亦武:我们这边,就是……

刘霞:那我明天就写,明天就交上去——你现在现场就录音下来——我他妈惹急了就死在这儿……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备所有的途径和条件。(哭泣)

廖亦武:那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他是这么说的,你完全是享有中国法律……

刘霞:我这些都知道,你不用重复,我又不是一个脑残。(哭泣)德国大使(打电话)后,我都开始收拾东西,我一点也没说拖延什么的,老是逼着我一些我做不到的事情。

廖亦武说,他担忧刘霞再次“失踪”,像2017年那样,而中国官方还乘机宣称,是刘晓波和她不愿出国。于是不会再低调,公开4月8日,致电刘霞的录音。至于4月30日,廖亦武与刘霞的通话,音频没有公开。

刘霞的好友胡佳在推特公开刘霞的住址,在北京玉渊潭南路九号院17号楼。从2011年8月至今,胡佳曾超过三十次到她家楼下。有几次和刘霞有过交流。当刘霞说自己恐惧和崩溃时,胡佳最大的担忧就是刘霞从自家南面或北面的阳台跳下来。胡佳说,在刘晖被捕时刘霞也曾对国保讲过,“你们想让我从楼上跳下去吗?”

身患抑郁症的刘霞,自从丈夫刘晓波2010年获诺奖以来,实际上一直处于软禁状态。去年7月,刘晓波在被禁止出国治疗晚期肝癌后去世。西方国家和国际社会自此一直呼吁北京当局允许刘霞按照自己的意愿离开中国。

(戴维森/何山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2018.05.02

分类: 报道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