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是中国的作家,人权活动家刘晓波的妻子,她在长达八年被软禁的生活结束后,于七月十日抵达德国。看到世界媒体发布她对友人张开双臂,笑容满面的照片,很多人都会由心底为她感到高兴,不由得会说“太棒了,刘霞,总算获得了自由”。

刘晓波在二○一○年二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二○一七年六月因癌症晚期被暂时释放,并在七月十三日去世。中国政府一直到刘晓波到了等死的地步以前,关于他的病情连家人也没有告知。刘晓波死后,葬礼在政府的监视下举行,亲友都不允许参加,火葬后,骨灰被撒到海里。

中国当局可能担心刘霞作为刘晓波的代言人进行发言和行动吧。多年来对她进行监视,也有很长时间就连亲朋好友都不知道她身居何处。刘霞是艺术家,通过文学作品和摄影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就连这样一个文静的自我表现者,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政府都一直将其作为有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稳定的存在加以监视。

刘霞出国两天后的七月十二日,新闻报导了时隔一一○○余天杳无音信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消息。王全璋律师的代理人刘卫国律师被允许与王全璋律师会面。王全璋律师负责强拆和信仰自由等案件,二○一五年七月,据说传唤三百多名维权律师之际,他被当局控制。在这个被称为“七○九大抓捕事件”中,有卅人被拘留、逮捕和起诉。有人被判有罪。但关于王全璋律师的音讯皆无,他的妻子李文足和支持者为寻找他的信息而奔波,并在社交媒体一直主张丈夫无罪。

根据李文足从刘卫国律师得到的说明,王全璋律师的身心状态良好。但是,原本没有高血压病的王全璋律师,被服用医治高血压病症的药物。家人十分担心王全璋律师受到某种酷刑。

中国政府对就人权问题来自国外的批判一贯性的主张是“不应该干涉中国内政”。而很多国家重视眼前的经济利益,对中国人权问题降低关心度。民主国家暴露的缺陷和极限让这个倾向进一步加速。

中国对当今世界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凭借中国的规模和经济实力,这些趋势也很自然,中国对世界的冲击本身没有必要认为是坏事。但是,如果和民主国家的政治价值观不能为伍的中国发展起来,崇尚民主主义和立宪主义的国际秩序着实会遭到侵犯。

不论中国还是国际社会,如果寻求眼前的经济利益和社会稳定,只是按部就班地管理风险即可。难道这真的就可以了吗?本来担任社会核心角色的我们,不应该认真地思考对我们的子孙后代有影响的未来的问题吗?或许太过夸大其词,中国人权问题具有影响人类发展的巨大要素。国际社会不应该被中国政府驱使人权和经济的武器所左右,更应该和中国优秀的、有志向的人们及团体联系在一起。

当然,在指责中国问题的同时,也会被另一面镜子反射出我们自己的姿态。抨击中国的民主国家本身也需要重新审视民主主义、法治,言论自由处于何种状况。

(作者为东京大学副教授)

【自由时报】2018.09.03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