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日

刚刚珊珊说的一些事情,让我思考过去的一些事情。我们九五年一起去北京的时候,不知道魏京生那个时候在哪儿。魏珊珊告诉我找了国安部等等,他们都说你的哥哥还活着,但是也没说什么别的情况,也没有说将来会怎么样。

然后我们就离开了中国,我到了香港,我告诉人家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不知道魏京生现在在哪儿。香港的报纸报道了这个消息。这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不能再去中国。因为中国政府发现了这件事,对我特别的生气。因为这样的事情你可以问,但是不能发表。这之后我做事情和生活只能在法国,不能去中国了。

我和魏晓涛的关系也很特别,因为我原来在中国没有见过他。他到了法国之后我才知道他是谁。他刚开始说,我会到美国去,不会留在法国。但是一年之后,他还是没有得到美国的批准,只好留在了法国。我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帮助他的。他很快就拿到了政治避难。因为他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中国人怎么会被遣送回法国?一般只能是法国人被遣送回法国,不可能一个中国人被遣送回法国。

所以他只能在法国生活,我有机会经常和他在一起聊天。聊天的内容基本只有一个,那就是政治。他特别关心中国的政治。我估计他每天看网络,听新闻什么的,他就是特别关心中国的政治。

不知道他从哪儿得来的那么多消息,他就是特别关心中国的政治。中国发生了什么问题,我都可以请他帮我分析。我发现他就是非常聪明,但是最不得了的是他的记忆力。所有中国的领导人,他当兵时候的战友,任何工作以后的同事,他都记得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连时间地点都记得很清楚。

但是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什么时候能回到北京去。我估计因为这个原因,他脑子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去适应法国的生活,学法国的语言等等。

但我今天记得刘晓波的一些情况,刘晓波的兄弟跟刘晓波的情况非常不好。刘晓波的兄弟对刘晓波说的话是不可思议的糟糕,还感谢共产党给他的兄弟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其实我们都知道中共杀死了刘晓波。还说把骨灰洒在大海里,给我们的家庭节约了钱,不用去建立坟墓。这些话多么的侮辱,多么的卑鄙。他们没有人帮助刘晓波

今天这个家庭是完全相反的,有互相的帮助,互相的支持,互相的热爱。让我们在这方面有比较舒服的感觉。我和魏晓涛经常谈的一个问题,就是他和他哥哥的关系。因为他那么关心政治,你为什么不写文章,不参加活动。他说我哥哥在做,就让他做,我不要说和他不一样的话,给他造成麻烦。

我就问他你现在这个处境,是因为你哥哥的影响吧。他说他从来没有埋怨过魏京生,从来没骂过他哥哥,只骂共产党。只说这不是魏京生的问题,这是共产党的问题。为了这个,我非常佩服他,因为这是事实。我跟他们两个人的观点是一样的。

【魏京生基金会】2019.02.16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