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儿震天价响的电子音乐响起,气氛热烈激动,全场的人都开始手舞足蹈地跳起舞来,不过几分钟后,乐声嘎然而止。库纳牧师走到台前。全场的青年们都席地而坐,非常安静,静听牧师的话语。图/作者提供

今年的德国基督教节(Evangelischer Kirchentag),6月19日至23日在多特蒙德市(Dortmund)举行。德国基督教节每两年举行一次,活动的主题是将基督教信仰与世界未来的发展,及这个时代的政治和社会话题结合起来。

电子音乐祈祷会

随着人们生活的富足和科技的发展,宗教在西欧逐渐式微,很多人脱离教会,宗教虽然潜意识地尚隐约存于人们的心灵之中,但在日常生活里,已经无足轻重。周日到教会去做礼拜的人,愈来愈少。教堂除了是人们为婴儿受洗或举行婚礼及丧礼的场地之外,几乎门可罗雀。那些著名的大教堂仅仅被观光客当作艺术建筑参观,而不是宗教的敬拜场所。因此,如今的教会逐渐转向更加关注社会民生的议题和价值观的讨论。一个好的牧师在讲道时,不会只是引述圣经里的故事,加以延伸它的意义,而是需要结合今天社会上人们关注或担忧的问题,这样才能抓住人心,吸引人们的关注甚至参与。我们的朋友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就是这样一位身体力行的宗教人,不但如此,他还能抓住青年人的心,用音乐,用理念来感动他们,这个电子音乐祈祷会就是一个他的“发明”。

6月21日,罗兰德·库讷牧师在多特蒙德的西区休闲活动中心,举办了电子音乐祈祷活动,主题是:人权,是上帝的话吗?这是一场社会人权话题的祈祷活动,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会长应邀参加了活动。整个大厅内站满了一两百名活泼善良的青年人,有的人还背着背包,显然是从外地赶来的。也有年轻的母亲带着孩子一到来,好似参加一场盛会.一会儿震天价响的电子音乐响起,大厅里虽然黑暗,但是十数只强烈的彩色聚光灯在室内交叉投影,空气里还注入了烟雾水气,气氛热烈激动,全场的人都开始手舞足蹈地跳起舞来,几分钟后,乐声嘎然而止。库纳牧师走到台前。全场的青年们都席地而坐,非常安静,静听牧师的话语。

中国人的朋友罗兰德·库讷牧师

库讷牧师是坎姆普市莱茵马斯职业高校(Rhein-Maas Berufskolleg Kempen)的教师,也是坎姆普市当地基督教教区的负责人。2010年1月海地发生大地震,伤亡人数逾二三十万,摧毁房屋建筑无数。此后的9年以来,库纳牧师每年都利用学校的假期,自费带领几名至十数名职业学校中擅长手工艺的学生飞到海地,亲自动手帮助当地人重建,虽然筹集的经费很有限,但是他们师生一砖一瓦,帮助修建了学校、孤儿院和青少年活动中心。

2010年,被判刑11年的异议作家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身陷囹圄,妻子刘霞也被软禁,在奥斯陆的颁奖典礼上只放着一张空椅子。闻听此事,库纳牧师极为震惊,从那一年开始,每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那天,他都率领2至3百学生,从坎姆普赶到400公里之外的柏林,在冰天雪地中举牌站在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声援刘晓波。他说,只要刘晓波在狱一天,他就抗议声援不止。

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在狱中被迫害而死。当年的国际人权日,库讷牧师带领300余名学生与12名教师,举行了为悼念刘晓波的抬棺示威游行抗议活动,震惊了社会。

这些年来,库讷牧师每一次与独立中文笔会、德国民阵等团体一同纪念六四,举行追思礼拜。库纳牧师曾引用马丁路德的话说:“我们都陷在同一个网中。个别人直接遭遇到的事,也会间接地影响到其他人。如果你不能当你自己,那么我也当不了我自己。如果穷人不能好好过,那么富人也当不了富人。人不是孤岛一个,我们大家都是中国的一部分,整体里的一小块。”这就是他大爱之心的泉源,他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人类大众的朋友。

“人权”是上帝说的吗?

上帝说了“人权”吗?库纳牧师问大家?让信徒们如何去领悟神的旨意呢?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创造人、上帝又救赎人、上帝也启示人。低沈的音乐响起,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隆隆呼啸,库讷牧师诵读着马太福音第25章: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裸露,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

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

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这是不是上帝的启迪?是不是传递着“人生而平等”、有“博爱之心”才是敬畏神的表现。我们的世界有太多的暴力、战争、不公不义、自私利己,“天人合一”的境界其实是东西方哲学、宗教互通的理想,只是随着物质的发展,这样的观念和追求愈加淡泊了。然而每个人从自身做起,关心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人类就有希望、个人生活就有悦愉。音乐再度响起,青年人再度释放体内的青春活力,忘我地随着震耳的节奏摇摆跳跃。

世界面对严重的人权状况

如何让信徒们观察这个世界的人权问题呢?

大萤幕上出现了一组组悲惨严酷的摄影镜头:

——战争带给了人类灾难,接二连三的中东战争,造成了无数家庭的支离破碎,走上了艰难危险的逃难之路。

——儿童们深受战争的威胁与摧残,无法获得赖以生存的环境与援助,在人生之路的开始,遭遇着饥饿困扰,病魔缠身,死亡降临。

——大萤幕上出现了一段几十秒视频: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的长安街上,一男子只身反覆阻挡坦克前进的画面,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为了人权,多少人挺身而出抗争

让信徒们了解这个世界有多少人勇敢的站出来向强权抗争,争取与维护原本属于普世大众的权利?

大萤幕上出现了一个个人物肖像:

——甘地,印度民族主义运动的领袖,他的主要信念是“真理坚固”,以非暴力哲学思想影响了印度人民,鼓舞印度民主运动人士,他带领印度独立,脱离英国殖民地统治。甘地的思想也影响了全世界争取和平变革的国际运动。

——马丁·路德·金,美国的牧师、人权主义者和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领袖,他主张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法争取非裔美国人的基本权利,而成为美国进步主义的象征。1964年,马丁·路德·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中国著名社会活动家、作家、文学评论家、人权运动家、《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之一、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大萤幕上出现了王怡一组照片,王怡与太太蒋蓉的合影、与廖会长的合影、王怡演讲的照片等,库讷牧师请廖天琪会长介绍王怡的情况。

基督徒受难者王怡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与库讷牧师。图/作者提供

廖天琪说道:王怡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曾任理事会理事,是刘晓波的好朋友,也是一位出色的作家,法学学者。2005年他成为虔诚的基督徒,三年后他创立加尔文派中国家庭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担任教会长老和牧师。2018年12月9日,王怡在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活动中,被中国警方拘捕。基督教徒在中国有六千万之众,是一股不可轻忽的民间力量。中国的教会一直处于政府控制与打压之下,教会被视为颠覆中共政权的反恐力量——“三股势力”之一支。2016年以来新的宗教规定,对于教会再加上几套桎梏,牧师的布道稿须接受审查,神职人员要由党任命,限制和海外机构联络,教会不能“危害国家安全”。全国千家教堂的十字架被拆除。王怡勇敢地站出来大声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走向威权主义,反抗这样的限制,同时他公开在六四这天,为国家祈祷。他成为政府严厉打击基督教运动的焦点人物。一个人可以有许多不同的美德,但是在一个专制体系下,最大的美德可以说是“勇敢”,因为这是要付出个人自由甚至生命的代价的。王怡就是这样的勇者,他现在被加诸于莫须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待着“判刑”,我们要声援他。全场的信徒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香港人的追求——自由民主和法治

大萤幕上出现了香港百万市民走上街头示威画面……

库讷牧师又请廖会长介绍香港人为什么走上街头?他们在为什么抗争?

廖天琪介绍道:首先要知道香港地区人口有七百多万,而这个月的9日,就有一百多万市民走上街头示威抗议,这是为什么呢?这场运动是为了维护香港人的人权。新近香港政府推出了《逃犯条例》修法,世人都知道中国不是民主与法制国家,刘晓波的悲剧,王怡的逮捕等等,无数的活生生例子摆在那里,香港市民不信任中国的独裁专制政权,他们坚决反对特区政府提出的《逃犯条例》修法,这场运动称之为“反送中运动”。但是香港政府出动警察镇压示威游行队伍,向示威民众射击催泪弹、橡胶弹等,造成了大批的受伤者,还逮捕了一批示威市民。勇敢的香港市民不妥协、不让步,誓与当局者抗争到底。6月15日,香港政府被迫搁置了《逃犯条例》修法,香港民众暂时维护了他们的人权,维护了香港的“一国两制”,香港市民胜利了。最值得称道的是,在烈日高温的烤晒之下,百万人上街,和平理性,没有扰民,没有暴力出轨行为,这在世界上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现象。香港人树立了一面光荣的旗帜。香港人争的不仅是一条法律,他们是在捍卫民主自由的制度,不臣服于极权专制,这是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的一种高贵勇敢的表率行动。

全场的信徒们再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让我们共同参与和关心人权抗争

我们怎么做?如何引导信徒们为人类的人权行动呢?

一份声明决议书

库讷牧师拟就了一份致中国驻德国大使吴恳的联署声明信,信中这样写道:我们追忆与致意一九八九年天安门事件所有参与民主运动的学生与市民,我们坚决反对中国当局“六四”的血腥镇压;我们维护联合国人权宣言的精神;我们珍惜并维护德国的民主、自由和法治的体制。

整个祈祷活动穿插着节奏感特强的电子音乐,银幕上始终替换着打出图案或有主题的影像,加上库纳牧师主持的人权议题,人们觉得这是个丰富有收穫的夜晚。生活有苦难也有欢乐,有徬徨恐惧,也有信仰希望,分担别人的痛苦,伸出援手,分享众人的快乐,把爱与友谊给周边及远方的人,生活才更具挑战性,更有意义。六月二十一日这一天,是德国全年白昼最长的一日,天空到了晚上十一点才逐渐地透出深蓝色,慢慢地落入黑夜。夜色清凉静谧,活动持续到深夜12点才结束,年轻的信徒们依然流连,排着队在声援王怡获得自由的联署信上签字之后,才逐渐散去。

【民报】2019.06.2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