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为大律师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因今年六四“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被起诉,其后不获保释,只能在狱中悼念刘晓波逝世四周年。邹幸彤在狱中写信,指“谁能想到,政治犯、文字狱这些词语,有一天会变得离我们这么近”,慨叹悼念文要在狱中发出。她认为香港进入了更严酷的国安新时代,但认为是对的事就要坚持到底。她又指不能辜负民主路上前人的付出,“接下来,就该我们接棒了。”

邹幸彤指,刘晓波抗争近三十年,出入牢狱多次仍坚守立场,不死不休,甚至至死也在触发着新的抗争,“启迪着民主路上的后来者——就如他启发着我一样”。

她指那时他所要面对的恐怖氛围,比起现在的香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他那时要面对的,可是真枪实弹的镇压,战友的死别,可判死刑的重罪,举国之力的封杀”。可是,他选择留在国内抗争,支援天安门母亲寻找真相,创办笔会捍卫独立写作,发起零八宪章奠定反对纲领,并自始至终笔耕不断。

她认为香港进入了更严酷的国安新时代,但远远未是终章,“新时代的抗争模式,需要留下来的人去摸索,新时代的行动空间,需要在地的人去发掘”。她强调要“在地顽抗,不撤不退”,不要辜负狱中的、流亡的、牺牲的无数手足的付出。

【立场新闻】2021.07.1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