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我看到的,六四的参与者中极为罕见的反思与自我反思。当然,此前并非没有一个人有像样的反思,刘晓波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中早已有了深刻的忏悔。他严厉地自我剖析、究责与悔罪那内心的磨难与激烈拉扯。他毫不留情地揭露知识菁英的怯懦无能,批判学生领袖的争权与功利。他那通透赤裸、痛苦撕裂的直白描述,刻画出迄今最翔实、最撼人心弦的一部六四回忆录与忏悔录。作家查建英写道,在所有的六四学运领袖中,可能只有刘晓波写下了这样的忏悔,“他把自己也放在聚光灯下严厉审视,分析自己的复杂动机:道德激情、机会主义、对荣耀和影响力的渴望。”然而,很多六四参与者不仅不愿像刘晓波这样忏悔,而且还撰文对刘晓波发起恶毒的攻击:他们认为,这不过是刘晓波又一次地自我形象塑造,并且是在帮助官方“抹黑”学运领袖和知识精英。

……

对六四最好的纪念不是各自写一部封神榜,而是老老实实地写出各自的忏悔录,不要让刘晓波的《末日幸存者的独白》成为广陵散般的绝响。

……

【自由亚洲电台】2021.09.08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余杰:为什么必须反思六四的失败?

分类: 补充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