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渴望民主之光的伊拉克人

自倒萨之战基本结束之后,反恐之战出现了喜忧参半的局面:

喜的不光是战争的顺利、伊拉克人对萨达姆倒台的欢呼、伊拉克领管会的建立、政权移交的步伐的加快;也是国际社会对伊拉克现状的承认,法、德、俄等坚决反对武力解决萨达姆政权的国家,在大局已定的前提下,也就只能接受萨达姆被武力推翻的事实,即便美国将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关于伊拉克重建问题的新提案,还会受到法、德、俄等国的杯葛,但最终的通过只是时间问题。新提案一旦通过,也就等于事后承认了倒萨之战的合法性。同时,为重建伊拉克的筹款也有进展,派遣部队和非军事人员参与伊拉克重建的国家也在逐渐增加。

忧的是萨达姆及其某些旧部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大量武器还在隐匿之中,伊拉克境内的恐怖袭击从未间断过,几乎每天都有美军被袭且死亡的坏消息。特别是最近,伊拉克接连发生恐怖袭击、不断传来人员伤亡的噩耗,恐怖袭击范围已经由美国扩大到其他国家,由军事人员扩大到非军事人员和平民,国际上的悲观情绪越来越浓,反美情绪也时高时低,“伊斯兰地区”和“伊拉克人”不适于民主的论调再次高亢。

然而,无论喜忧,伊拉克的前途最终还在民心所向之中,因为现在的伊拉克人民自由了。无论是美英占领当局,还是伊拉克的各派政治力量,在建立什么样的伊拉克新政府的问题上,还要以老百姓的意愿为最终皈依。

正是基于此,一项民意调查给世界带来了最好的信息,因为这信息来自主宰未来伊拉克的主人——伊拉克人民。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1日报道,由英国牛津国际研究所所作的第一份有真正代表性的伊拉克民意调查表明:尽管,伊拉克人认为“最坏的事情则是战争,轰炸和战败”,“最害怕的是不安全,混乱和内战”,“也没有多少人支持美英为首的占领当局继续在伊拉克扮演角色。”然而,受访者中的绝大多数都说萨达姆政权的倒台是最好的事情,90%的受访者想要一个伊拉克式的民主,而且“大都不赞成民主只是西方人专有的,以及民主在伊拉克不会奏效的说法。”

伊拉克人对萨达姆倒台的由衷喜悦、对未来伊拉克应该建立民主政府的压倒性支持,是这项调查的最大亮点,人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伊拉克必将属于已经从暴政下获得解放、心向自由民主的伊拉克人民。

这项调查中最令人忧虑的,是萨达姆暴政的遗毒在短期内难以消除。这种遗毒不是有形的武装残余(因为消灭他们不会用太长的时间),也不仅仅是对伊拉克人肉体的损害,而是对伊拉克人的人性的扭曲和灵魂的毒化:调查指出“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认为大多数人是可以信赖的;……10个人里有9个人同意与人打交道要格外小心,将近一半的人说,他们从不与他人谈论政治话题。”

所有的极权暴君借以维系统治的秘诀之一就是:一方面把所有人强制性地组织进极权网络中,使人失去自主性、使社会无法自治化;另一方面,让所有人置身于被剥夺被监控被恩赐的恐怖气氛之下,使作为社会动物的人处于完全孤立化、原子化、分散化的状态中,意在彻底摧毁掉被统治者的意志,使之在无法诚实交往的情况下缺乏最低限度的自发凝聚,冷漠代替温暖,猜忌代替信任,阴暗代替坦荡,仇恨代替爱意,使之在道德上产生宿命般的无力感和无奈感,而诚信的空白无疑是最难填补的社会深渊和人性黑洞。人对人是狼、是犹大,被统治者对统治者是羊、是说谎者,放牧着愚昧、势利、撒谎、驯顺的群羊,只为了显示牧羊人的智慧、有力、高大的救主姿态,哪怕这姿态是靠谎言堆积起来的,靠暴力恫吓出来的,靠“羊毛出在羊身上”供养出来的,哪怕萨达姆的奢华宫殿建筑在白骨累累的万人坑之上。

中东沙漠的自然天气以阳光的充足而著称,但独裁下的人性却免不了残缺和阴暗。再充足的阳光,也医治不了被毒化的人性;只有自由民主之光,才是照亮人性的暗夜、温暖孤独的心灵,让人心象阿拉伯沙漠上的阳光一样明亮。

2003年12月4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