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央电视台是暴君的哀悼者

萨达姆被捕,自由世界为之欢呼,就连一向反对倒萨之战的德国和法国,也于第一时间对此表示欢迎。中央电视台的反应也足够迅速,新闻频道和国际频道(4频道)同时作了现场直播,我在家里来回切换着看两个频道。

然而,两个直播室中,一直徘徊着惋惜的气氛,主持人的表情很凝重,特约评论员的口吻也严肃,脸上没有一丝笑意,还常常借助网民发来的提问,来强化直播的舆论导向。他们对萨达姆没有自杀而被活捉感到遗憾,希望老萨能够成为“烈士”,以激励所有追随者的士气,给美英联军和伊拉克临管会造成更大的麻烦;他们认为伊拉克局势不会因此而好转,甚至预言可能会更糟;他们也对法国和德国表示疑惑:干吗那么迫不及待地表示祝贺?甚至有位评论员居然还把萨达姆称为“政治家”,还说什么“走着瞧”之类的废话。

凌晨12点之后,新闻频道的直播结束,国际频道仍然继续。凌晨1点之后,刚刚直播了布什总统的电视讲话,巴格达市中心就发生了一起爆炸事件,似乎验证了他们的预言,直播室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从主持人到特约评论员,他们看到电视画面上的闪光和硝烟,脸上马上有了笑容,似乎在压抑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此刻,在直播室内说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表情,语言可以撒谎,但肌肉的蠕动很难撒谎。他们嘴角露出的微笑,已经把哀悼暴君萨达姆的心态袒露无遗。他们毫不掩饰地让观众们看到这样的鲜明对比,也就等于利用垄断喉舌向国人传递独裁者的心理:

每一个暴君的覆灭都是其他仍然掌权的独裁者的噩耗;独裁者的喉舌也自然要扮演哀悼者的角色。独裁者及其帮凶帮闲们会马上想到:下一个是谁?如何把这一噩耗对自己统治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而暴君的覆灭对伊拉克人民获得彻底解放的伟大意义,对于国际反恐战争和世界民主化进程的的积极作用,则完全不在他们视野之内。毋宁说,独裁者及其御用喉舌们,太愿意听到美英联军遭遇挫折和失败,愿意听到巴格达不断传来恐怖袭击的爆炸声,希望哪怕是下台的暴君也能够长寿。而压根不愿意看到自由领袖美英的胜利,更不愿意看到伊拉克人民心向自由的欢呼,看到越来越多受奴役的人民摆脱暴政,看到世界走向民主化进程的加快。

央视的名嘴们,不管你们是否愿意改变仇视自由的面孔,然而,当今世界的人心所向已经注定了大势所趋:自由是不可战胜的,也是不怕诋毁的。在自由力量向世界扩张的进程中,萨达姆的今天就是所有顽固独裁者的明天。正如一位网友给“挺萨专家”张昭忠的警告:“张召忠教授啊,你怎么不象萨达姆那样躲一躲呢?怎么还好意思出来当专家?如果你躲起来了,又一天,我们看到你如同萨达姆被逮捕时的那个模样,我们一定会同情你,起码我们知道你是有羞耻感的人。”

2003年12月12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