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共喉舌怜惜萨达姆

伊拉克当代史上重要的一天

萨达姆被捕,世界大多数国家为之欢呼,领导倒萨之战的美英及其同盟自然兴奋,就连一向反对倒萨之战的德国和法国,也于第一时间对此表示欢迎,德国总理施罗德还给布殊总统写了亲笔信。亚洲和中东的大部分国家也普遍欢迎。

不过最高兴的还是伊拉克人民。当蓬头垢面的萨达姆出现在电视画面上,乖乖地接受美军军医的检查时,伊拉克人民终于可以肯定:不可一世的暴君已经毫无抵抗意志,其惶惶不可终日的狼狈相,与地洞中的“老鼠”没有太大区别。这标志着萨达姆时代已经过去,暴君所留下的恐怖阴影也随之彻底消散,伊拉克人民再也不会被战争狂拖进没完没了的战火之中,再也不必害怕被施以酷刑和投入“万人坑”。从电视画面上看,伊拉克人民上街欢呼的场面,甚至超过美军进入巴格达时的喜悦,画面上出现了少见的遮天红色,不断响起祝贺的密集枪声。

这是萨达姆上台三十五年以来,也是海湾战争以来伊拉克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标志着以美英为代表的自由力量所发动的倒萨之战,已经彻底铲除了独裁暴政及其象征性人物,正在把一个自由伊拉克的基础交还给伊拉克人民,他们当家作主的时代真正到来了。伊拉克临管会甚至提出:将萨达姆被捕的这一天确定为“国庆日”。所以,萨达姆的落网,既是美军献给美英两国最好的圣诞礼物,更是献给伊拉克人民的最好礼物。凡是热爱自由的人们,都会向伊拉克人民表示祝贺并分享其喜悦。

中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然而,中共政权的反应却是别有一番滋味。新华社在十四日十八点左右报道了萨达姆被捕的消息,但直到十五日凌晨两点半才报道了中共政权的表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就萨达姆被捕发表谈话说:“萨达姆当政期间,伊拉克人民蒙受数次战争灾难和多年制裁之苦。中方希望伊拉克这一最新事态发展有利于伊拉克人民掌握自己的命运,早日实现伊拉克的和平稳定。”

这种表态,既没有欣喜也没有反对或遗憾,而是一种复杂心态的反应。首先,只提对外战争苦难而不提伊拉克国内的人权灾难,显然是怕中国人对中共政权的联想,有意回避了萨达姆作为独裁暴君对本国人民的残忍统治。本来中共在骨子里就反对美国打击萨达姆,所以在宣传上一贯采取鲜明的反美态度。从伊拉克战争打响的第一刻起,中共喉舌的舆论导向一直是对萨达姆的怜惜和对布殊的妖魔化。此次关于萨达姆被活捉的报道,再一次提供了明证。

与萨达姆心心相印

对萨达姆被美军活捉,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和国际频道的直播室中,自始至终被一股浓郁的惋惜气氛所笼罩,著名主持人的表情很凝重,作为特约嘉宾的军事专家和国际问题专家也个个口吻严肃。他们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还常常借助网民发来的提问来强化其怜惜萨达姆和妖魔化布殊的舆论导向:

一,他们对萨达姆被活捉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也对法国和德国表示疑惑:干吗那么迫不及待地向美国表示祝贺?法、德不是坚决反对倒萨之战吗?如此快地转向,只能说明在国际政治中的机会主义多么盛行,说明施罗德和希拉克不过是随机应变的政客。

二,他们对萨达姆没有自杀而被活捉感到遗憾,特别是看到萨达姆的蓬头垢面、意志消沉,强烈地刺激了他们的神经。中国外交学院副院长曲星恨恨地说:萨达姆如自杀就等于战死沙场,将成为民族英雄,而被美军活捉太有损形象。

三,恨铁不成钢之余,他们又替萨达姆辩护说:萨达姆之所以不自杀,是想活下来,继续与美国人斗,在法庭上斗。那位曲星副院长居然给这个暴君献策说:“如果让萨达姆公开说话,作为‘政治家’的萨达姆肯定会对布殊说:别高兴得太早,咱们走着瞧!”恐怕“扑克牌”通缉名单上的萨达姆党羽,也没有人能出此高策吧?

四,他们不相信伊拉克老百姓的喜悦是发自内心,因为萨达姆曾经在所谓的全民投票中获得过100%的支持率。

五,他们认为伊拉克局势不会因此而好转,甚至预言可能会更糟。挺萨的名嘴张昭忠说:“……可能萨达姆被俘,局面适得其反,可能反对美军的事情将更严重!……因为,那些大小军阀都反对美军,只是萨达姆在的时候,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如此荒谬的推理,大概只有央视请来的嘉宾才会做出。怪不得有的网友在看了直播后调侃道:“张昭忠教授啊,你怎么不像萨达姆那样躲一躲呢?怎么还好意思出来当专家?如果你躲起来了,有一天,我们看到你如同萨达姆被逮捕时的那个模样,我们一定会同情你,起码我们知道你是有羞耻感的人。”

十五日零点之后,新闻频道的直播结束,国际频道仍然继续。凌晨一点之后,刚刚直播了布殊总统的电视讲话,巴格达市中心就发生了一起爆炸事件,似乎验证了他们的预言,直播室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从主持人到特约评论员,他们看到电视画面上的闪光和硝烟,脸上马上有了笑容,似乎在压抑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此时此刻,在央视直播室内的所有人,他们再说些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表情变化。因为,语言可以撒谎,但面部肌肉的蠕动则很难掩盖,他们的嘴角露出的微笑,眼睛放出的亮光,庆贺般的手势交流,已经把他们和萨达姆心心相印的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萨达姆覆灭是所有暴君的噩耗

中共喉舌毫不掩饰地让观众们看到这样的鲜明对比,清楚地向国人传递着独裁政权及其帮凶帮闲者的心理:一个独裁暴君垮台,每一个暴君的覆灭都是其它仍然掌权的独裁者的噩耗;他们马上会警觉而沮丧地联想到:下一个是谁?

就我这些天从各类媒体上获得的资讯看,对萨达姆的被捕表达惋惜、哀伤甚至愤怒的人,大概有四类:一是萨达姆的亲属。不管怎样,由于血缘亲情,亲属的愤怒,尽管不合理却也合情。二是萨达姆政权时期的既得利益者,随着萨达姆的终结,他们心怀的复辟旧政权的希望必将彻底破灭,树倒猢狲散的悲凉也属正常。三是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如哈马斯等,因为萨达姆当政期间曾经大力资助哈马斯等反以反美武装,为失去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大的钱袋而愤怒,也在意料中。四就是中共喉舌的名嘴们、御用专家们和反美愤青们。他们实在拿不出摆在桌面上的明确理由,他们想为独裁暴政辩护却又不能理直气壮地明说,想降低暴君覆灭的负面影响又不能太露骨,所以造成了名嘴们的暧昧、专家们的混乱和愤青们的糊涂。而在这种暧昧而混沌的态度背后,是支配他们的中共政权的机会主义统治策略——对外的实用主义外交和对内的意识形态灌输之间的分裂:在现实外交上,强调全球化,不断向美国妥协和示好,还不时地来几句自由民主人权的说辞;而在对内宣传上,全力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妖魔化美国,把反自由化和拒绝西方式民主作为意识形态灌输的主旋律。

萨达姆的今天是独裁者的明天

在骨子里,毋宁说,独裁者及其御用喉舌们,太愿意听到美英联军遭遇挫折和失败,愿意听到巴格达不断传来恐怖袭击的爆炸声,甚至对下台的暴君还抱有奢望,希望他能够强硬到底且长寿。他们太不愿意看到自由领袖美英的胜利,也不愿意看到伊拉克人民心向自由的欢呼,更不愿意看到越来越多受奴役的人民得以摆脱暴政。一句话,任何有利于世界走向民主化的国际大事,他们都不愿意看到。

但历史的发展还将让他们继续失望,当今世界的人心所向已经注定了历史发展的大势所趋:心向自由出自人的天性,所以自由是不可战胜的,也是不怕诋毁的。在自由力量向世界扩张的进程中,齐奥塞斯库、米洛舍维奇等独裁者的昨天就是暴君萨达姆的今天,萨达姆的今天就是所有顽固独裁者的明天。

萨达姆的可耻下场是对所有暴君和独裁者的又一警告——自由人也决不会容忍奴役畅通无阻!

二○○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于北京

【争鸣】2004年1月号

另一版本:刘晓波:中共喉舌怜惜暴君萨达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