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极权者,眼中就只有权力,再无其它,“一切向权看”便成为其信条。他就是权力,权力就是他,统治逻辑和做人逻辑合一,公共行为和私人行为不分,吃山珍海味、衣绫罗绸缎、住深府毫宅、玩成群妻妾,既是个人生活的享受,更是绝对权力的炫耀,与造核弹、放卫星、大阅兵、搞运动的广场式炫耀,本质上毫无区别。

极权者是人类中最贪婪最自私的个人,因为他把最大的公益资源──统治权力──据为己有,不让任何人与之分享,而对绝对权力的贪婪必然制造出难以灭绝的敌人。如果说,在限权的自由制度中,只有对手而没有敌人;那么在滥权的极权制度中,就只有敌人而没有对手,或者说,为了权力的获取和扩张,极权者会把所有的对手视为敌人,不惜以任何手段消灭之,既可以翻云覆雨、心口不一、背信弃义、落井下石,也可以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粗暴地践踏民意,甚至可以不计后果地滥用暴力。

本来,权力是手段,公益是目的,而极权者彻底颠倒了二者的关系,把权力当作至高无上的目的,把公益当作维护权力的手段。至少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延安时期开始,毛泽东所要得到的,既不是任何主义,也不是完美人性,而仅仅是一言九鼎的自私权力!不断膨胀的权力野心才是毛的动力,“一切向权看”才是毛泽东政治的真相。

1949年之前,他要夺取全国政权,首先就要夺取中共党内的最高权力。所以,在延安时期,他为保存实力而向国民党妥协,口头高喊抗日而实际上尽量避免抗日;他让在国统区的中共喉舌,尽情高歌英美的制度及其政治家,高喊“要民主”、“要自由”、“反独裁”,而在中共统治的所有地区却实施斯大林式的独裁统治,通过整风运动进行党内清洗和树立个人极权;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他一面高喊“反内战,要和平”,一面派出精锐部队抢占地盘;战局不利时他就和谈并签订停战协议,有利时他就“宜将剩勇追穷寇”,最后终于夺得了全国政权,成为万众仰慕的“大救星”。

1949年之后,他的全部言行都是为了满足其权力扩张的野心,他要统治中国乃至世界的绝对权力,所以,他对内不断地发动清除异己的运动,宁错杀一千也决不放过一个“敌人”;宁冒着天下大乱的危险,也要发动文革来清除一切臆想出的绊脚石。他对外要充当世界领袖,宁冒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也要扮演第三世界的领袖,同时对抗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并大慷国家和人民之慨,向那些有奶便是娘的无赖政权输血。他还要充分享受一言九鼎的权力虚荣,让民众学习他的思想、配戴他的像章、高举他的语录,无数次地在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向他朝拜;他让所有的高级奴仆(党内高官和社会名流)为向他争宠而进行效忠表演和相互之间的残酷竞争,不厌其烦地玩弄猫捉老鼠的游戏,对刘少奇的羞辱和对郭沫若的玩耍,可以作为毛泽东的开心游戏的代表。

毛为实现不断膨胀的权力野心而滥用权力的结果,不仅是国家在物质上的贫困,更是整个民族的人性堕落,无论是三呼万岁还是凶狠整人,毛时代的人际关系,纵向是主奴,横向是狼羊,每个人都参与向毛的献媚和整人,其目的皆是极为自私而冷酷的:或为了个人的政治进步,或为了个人的自保,理想高调不过是自私动机的遮羞布而已。换言之,在毛泽东时代,一面是意识形态的高调伪理想,是雷锋式新人辈出的宣传灌输,另一方面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厮咬的残忍现实,是揭发告密、落井下石、夫妻反目和父子成仇,是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无法无天。这种全民的人性堕落使毛泽东开心,更觉自己的英明伟大。

2003年12月24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3.12.25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