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找不到方向的法国总统希拉克(上)

胡锦涛访法,法国总统希拉克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他亲自接机,还想把红地毯铺遍胡锦涛所到、甚至所想之处,不仅铺到了行政权中枢的总统府,铺到了民意机构的国民议会,铺到欧盟的布鲁塞尔总部,并在中国年巡游表演的引导下,顺着巴黎最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一直铺到法国的象征性建筑凯旋门和埃菲尔铁塔,从基座到尖顶、全身通红的铁塔,在午夜的巴黎显得格外耀眼。

如此献媚功夫,不能不让人想起:1999年10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访问法国时,希拉克创下法国有史以来一项纪录:在法国的22位元首中,希拉克是唯一在私人别墅接待独裁者的法国元首。

铺张的仪式之外,希拉克也为北京送了两大厚礼:一,严辞指责台湾政府,把台湾计划于3月20日举行的防御性公投称为“错误的”和“不负责任的”,但对北京部署几百枚针对台湾的导弹却不置一词。二,推动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希拉克认为:基于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欧盟的第三大经贸伙伴,所以维持了十五年的这一禁令现在已经根本没有意义。他还向中国保证法国将努力说服欧盟其他国家。

另外,还在文化年里封杀著名华裔法藉作家高行健,在自由之都的巴黎用警察对付和平示威的法轮功信徒,让人恍若是在天安门广场。

自由国家的总统希拉克对独裁国家的党魁之呵护有加,无非是放弃原则的利益交换:在国际政治中,硬撑着扮演对抗美国的国际领袖的希拉克,意欲效仿当年分裂自由同盟的戴高乐,也来个“联中制美”。在国内局势上,意欲通过扩张中法的经贸交易,从中国捞点大额订单,以此拉动不景气的法国经济。

胡锦涛和希拉克的双簧,胡确实所得颇丰,不要说胡成为在法国议会发表演讲的第一位亚洲政客,单是欧洲大国的总统对台湾公投的严厉指责,就够北京受用。然而,中共基于“美国第一”的外交考虑,在国际政治上不可能给希拉克过多的回报,剩下的也只有“经贸换政治”的老套,回报以高达16亿美元“空客”订单及在其他项目上的多项协议。而这点好处,与温家宝访美时60亿美元的采购,可谓小乌见大乌。

虽然,希拉克在与胡的会谈中,象征性地提到中国的人权、政改等问题,指出中国的改革应该让经济成长与自由民主同行;胡锦涛在法国国会发表讲话,也表示要继续进行法治国家改革,再次承诺在条件成熟时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希拉克向独裁中共过于示好的行为和中国现在的人权现状,仍然受到诸多的抵制和批评。法国议会的近半议员抵制胡到国会演讲,法国的在野党纷纷批评希拉克,国际上多个人权组织也批评中国政府迫害人权,还有多个团体的抗议和媒体上的众多批评之声。

比如,法国国会中在野的社会党领导人埃洛尔说:我们必须发展法中两国之间的关系,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指出我们之间的分歧。在野的社会党议员认为:国会不允许议员向胡锦涛提问的做法是丑陋的。绿党议员马麦尔说:希拉克在人权问题上的沉默不会使法国从中国那里得到更多的订单。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布里塞说:希拉克及其助手期待与中国成为密切的经济伙伴,这只是一种梦想。法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白夏先生说:法国在台湾问题上为胡锦涛说话,这是不能接受的。法国希望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更是毫无意义。法国《解放报》直言:不应该忘记中国仍是一个专制政权,应该敦促中国改善人权状况。《新苏黎世报》甚至发表“法国向胡锦涛磕头”的标题文章,已经凸现了希拉克的亲中外交实在得不偿失。

同时,欧盟就是否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表决,更加凸现了与独裁共舞的不得人心。由法国推动的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提案,在欧盟外长会议上遭遇14对1的否决,甚至连法国在欧洲的铁杆盟友德国,也对法国的提案不以为然。因为,对华武器禁运是对中共迫害人权的制裁,在中国的人权状态没有重大改善和军费增长迅速的情况下,自然谈不上解禁。欧盟十五国中有十四个国家不同意法国的提案,也再一次说明:欧洲毕竟是自由之洲,其他欧洲国家的政治领袖还不愿象希拉克这样赤裸裸地拿人权原则作交易。

2004年1月29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