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找不到方向的法国总统希拉克 (下)

在国际政治中,自由国家基于利益的考虑,而拿原则与独裁者作交易的丑陋,并非个别现象,但自由国家毕竟还有起码的耻辱感,通常要用伪善来遮掩其不光彩的行为,绝少有赤裸裸的公开无耻。而现在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已经利令智昏到毫不遮掩的程度,着实令人震惊。其背后肯定有不便明言的隐衷。

我看中央台对胡锦涛访法的直播,最强烈的感受有二:

一,法国恭迎胡锦涛,虽然还有其他活动,如会见总理拉法兰并参观图卢兹的空中客车公司总部等,但给人的感觉却只是希拉克一人的独脚戏,似乎这是希拉克的家事而非国事。

二,胡访法,与其说是胡的盛事,不如说是东道主希拉克的一厢情愿的献媚表演,胡的风光恰与希拉克的窘迫相对照。在希拉克力挺独裁中共的举动背后,我看到的是不讲原则政客希拉克的孤立窘境。

就国际局势而言,首先,伊拉克战争的迅速结束、萨达姆的落网和伊拉克重建进程的加快,使反战的主要国家只能被迫在事后追认萨达姆倒台,也就等于在事实上承认了倒萨之战的合法性。其次,美国在战后尽力争取国际社会对伊拉克重建的支持,德国、俄罗斯、中国等大国成为美国优先说服的对象,致使带头杯葛美英的法国政府愈发尴尬。希拉克虽然也想向美国示好,但美国则有意亲近德国而冷淡法国。再次,在强硬美国的威慑下,“邪恶国家”开始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纷纷开始对自由同盟做出妥协,显示出“先发制人”战略在反恐上的功效。

就法国本身局势而言,希拉克在国内的日子也很不好过。想做国际领袖,除了道义上的感召力之外,还必须有本国实力做后盾。但法国经济长期低迷,增长率过低、失业率和政府赤字过高的不景气,至今也不见多大起色。更要命的是,尽管拉法兰政府推出一系列改革计划,但在传统体制的瓶颈制约中和不断的罢工浪潮的冲击下,尽显举步为艰之态,甚至连法国外交官也加入罢工者的行列,这在当今世界上实属罕见。如此低迷国内经济,显然来自法国高福利制度弊端的长期积累,绝非仅仅靠外力所能拉动,中共给出的订单再大,对于法国这样庞大经济体来说,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曾记否,1999年的江泽民访法时买下了价值26.1亿美元的28架“空客”飞机,并没有对法国外贸的增长有多大帮助。

作为对比,现在的美国经济正在强劲复苏,进一步巩固了布什政府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也为布什赢得下届大选增加了筹码。

同时,对希拉克卖力恭迎胡锦涛的做法,法国的反美盟友德国也心知肚明,正如《法兰克福汇报》所言:“胡锦涛出访欧洲首先到法国,这至少说明,希拉克的友好言论和在人权问题上的外交辞令取得了成果,爱丽舍宫把胡锦涛的法国之行视为一项成就。这一胜利应该使法国人得到安慰,因为法国尽管做出了一切努力,中法经济关系仍然远远落后于中德关系。在中国的欧洲贸易伙伴中,法国屈居第四。法国以嫉妒的心情看着德国,在对华贸易额方面,德国是法国的三倍。希拉克希望这次访问能改善双方的经济关系并扩大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等多边机构中的合作。”

综上所述,在法国、在欧洲,在世界……曾经自视为欧洲领袖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自由联盟内部屡屡制造麻烦的希拉克,想与美国争夺世界领袖的希拉克,一度被视为反美英雄的希拉克,似乎越来越陷于形单影只的处境。环顾四周,如何面对未来,希拉克颇有些茫然无措。情急之中的利令智昏,导致“病急乱投医”的张惶,希拉克在拿到独裁中国的大笔订单的同时,正在失去作为欧洲政治领袖的信誉。

故而,舍弃自由同盟的希拉克,象当年的戴高乐一样,似乎除了投进独裁中共的怀抱之外,再也找不到提升法国威望的方向。

2004年1月30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