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受贿200元撤职和10万元回收礼品

春节刚过的大陆媒体上,有两条新闻颇为醒目:

一是记者对春节期间回收礼品的调查,各类报刊发表这类调查多篇;一是辽宁反腐再出重拳,省委书记闻世震和省长薄熙来明确提出:凡收受200元以上的,一经查实就地撤职,决不姑息。

关于礼品回收,综合各篇报导:节后,每天可收到三、四十条高档烟,多时达七、八十条,一般水平的交易额在1万元左右,最多的一次回收一个客人送来的价值十多万元的高档烟酒。香烟大都是“中华”、“玉溪”,名酒大都是“茅台”、“五粮液”。有些小店还回收过熊猫牌香烟、路易十三洋酒等更高档货,甚至回收到过内藏项链、戒指、钞票的香烟。

我自己的经验也可验证回收礼品的无所不在。逛逛北京的街头小店,许多店的门前都有“回收烟酒”或“回收礼品”的告示,在我家附近的香烟专卖店里,我买烟时还曾见过台湾产的“520牌”香烟,一问店主,是回收来的。

回收价格一般是市场价格的40%—50%,然后按照高于收购价20%—30%出售,小贩可以赚到2-3成。出卖礼品的人之所以愿意半价卖出,实在是因为这些礼品来得太多又太容易,几乎是“零成本”交易。所以,在中国,回收礼品已经持续多年,许多省市出现专营回收高档烟酒的街头小店,有些城市甚至已经形成了“烟酒回收”的市场。许多专营回收的小店都有固定的“客户”,总是那么几个人几乎每天都会送来几条名烟几瓶名酒。据回收点的老板讲,一般而言,这些固定客户都是收到礼品后,当晚即包装好派人悄悄送来,放下就走,月底结账,显然是避免引人耳目。如有人来回收店了解情况,有利可图的店主自然守口如瓶。

当然,回收的礼品中,不能绝对排除亲朋好友之间的礼尚往来,但回收礼品之成为一个行业,无疑是腐败中国的另类写照。每天一万元左右的交易额,一个人一次卖出十多万元的礼品,礼品中藏有项链、戒指、钞票等,绝非礼尚往来所能解释。

辽宁省出台惩治腐败的严刑峻法,乃源于东北地区的官场腐败之严重,近年来不断有大案震惊全国。然而,且不说,这样的宣示多么长官意志,表明了中国仍然是党权至上的人治国家,而中共强调的法制反腐大都名存实亡。而且,受贿200元成为撤职的起点,也决无兑现的可能,比如,官员们收到的高档烟酒如果出售,“中华”烟回收价每条220元,售价320元:“五粮液”酒回收价每瓶220元、售价320元……一条烟和一瓶酒就足以撤职。

显然,辽宁省当局的最新反腐宣示,正如中共中央对此声称加大打击腐败的力度一样,仅仅是追求“反腐秀”的戏剧性效果,而绝不会有实质性作用。即便宣示者主观上真要反腐,制度本身的瓶颈制约,也使之无法奏效!

2004年2月6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