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别再拿印度和俄罗斯说事

中共御用精英们在为现存体制辩护时,最愿意拿俄罗斯和印度说事:俄罗斯经济的不景气,证明了“公正优先”的整体性改革远不如中国的“效率优先”的跛足改革;印度的贫困,证明了民主体制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远不如威权体制。

最近,《新苏黎世报》发表长篇文章,比较了中印两国的不同。文章既从经济发展的角度,介绍了上海的进步与孟买的落后之间的巨大差别,文章认为:“虽然中国的领导人从来无须以选举取得合法地位,但他们往往更快、更有效地去关心人民的需求。邓小平的自上而下的经济改革在全国得到贯彻,而印度的经济革新不过是犹豫不决的零碎工程。”

同时,文章也从社会整体发展的角度,比较了两国的政治社会结构的根本差异:印度是民主国家,有定期选举和新闻自由,“选民可以追究政界人士的责任,可以不投他们的票,以此惩罚他们。”因而,印度的政治制度是可靠的、稳定的,可以避免中国式“大跃进”或“文革”等灾难,社会安定的维系“无需动用专制主义或军人专政的手段,就能控制住生活在贫困中的大多数居民。在北京领导人惊恐万分地动用坦克对付几千名示威群众时,印度的贫民窟、拥有一亿居民的比哈尔邦却在进行选举和定期政府更替。”去年曾经陪同印度总理访华的官员回国后也曾对媒体说:有人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出现象北京、上海这样繁华的城市,的确如此,但我们可以骄傲的说,我们国家不会出现用坦克机枪对付自己的人民,不会把孟买、新德里街头的乞丐装上汽车遣送回家,我们的公民手里的选票能决定自己的国家领导人。(大意如此)

“德国之声”对此文做了头条摘要转载,又被大陆网友贴到国内诸个网站的BBS上,引起了网民们注意和讨论。

为跛足改革辩护的人,似乎对印度近十年来的经济起飞毫不知情,对印度在IT等领域领先于中国也不愿提及,而是一味强调印度的贫困落后,并由此质问道:“印度的自由给他们带来了相应的发展了吗?”“现在的印度已经在各方面全面落后于经历了文革倒退的中国,这就是民主制度的优越么???”同时,他们也拉出政治改革先于经济改革的俄罗斯作陪绑,论证中国式的“稳定第一”和“经济优先”的跛足改革的优越性。

反对跛足改革的人,虽然也承认印度的经济发展落后于中国,但他们并不认为经济落后是民主之错,恰恰相反,印度的落后除了民族特性、部族冲突和宗教纠纷等原因之外,从经济制度上讲,恰恰源自尼赫鲁的国大党所实施的社会主义管制经济。而印度自九十年代初放松经济管制而实行自由化改革以来,其法律制度、市场规则和私营企业等方面都明显地领先于中国,经济的起飞速度也并不比中国低多少。

从这种争论中,可以看到如何评价中国改革现状的两大思路:是从经济决定论和政绩合法性的角度出发,为跛足改革辩护?还是从政经平衡发展和重塑合法性的角度出发,批判政改停止的跛足改革?或曰:是面包第一唯一?还是自由优先或自由和面包兼顾?深层的价值观是对人性的不同理解:作为属灵存在的人类,衡量其生存质量的标准,是物质动物还是尊严动物?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有人胡说什么老百姓不关心民主只关心自己的肚皮,那为什么很多人要上访?如果老百姓真的有民主监督的权力,会有那么多伤害农民、工人利益的事?都50年了,民主监督演变成‘监督民主’,舆论监督蜕化成‘监督舆论’,可悲吧?就算农民嘴笨不会说话,那孙志刚等等会说话的就有自己的权利了?”

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贫困人口减少的速度,抛开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有多大的水分不说,而只就政府对人的权利和尊严的保护而言,印度人所具有的政治的、社会的权利和做人尊严,远非基本权利匮乏的中国人所能比拟。正如某网友所言:“有些人只看到美国民众游行抗议总统出兵,但是却看不到更多的人支持布什。印度也是如此,总理有责任有抱负,而且有人支持他,中国有吗?中国领导只关心自己的权力,谁敢承担责任?谁又真正支持他?动不动13亿人民如何如何,大部分人都只关心自己而已。”

这样的根本区别,将对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中印两国的未来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是满足于中国式的GDP政绩崇拜和急功近利的泡沫繁荣,还是追求印度式的民众授权的合法性和立足于子孙的长治久安,不仅关系到两国民众的福祉,也将对亚洲乃至全球的未来发展具有重大的直接影响。

在印度经济已经连续十年保持高增长的情况下,在俄罗斯经济已经出现强劲的复兴势头的情况下,如果中共政权及其御用精英,仍然不肯反思跛足改革的致命弊端,而还是整天拿印度和俄罗斯来为跛足改革辩护的话,那么,从十几亿国人的长远福祉和一个大国的长治久安的角度讲,最终的结果可能正如该文所得出的结论那样:“在外人看来,印度似乎是一个柔弱的国家,一个很脆弱的社会,但这样的印象只有一部分符合事实。形象地说,中国的结构是外壳坚硬、内核柔软,印度则正好相反。中国的国家权力部门以压制力对待个人,却没有法制机构向个人提供躲避国家权力的可能。然而在全面控制的外表后面,隐藏著真正的脆弱:历史上王朝覆灭和革命爆发一再表明,中国是多么容易陷入无政府状态。”

2004年2月11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