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保卫人权,即便有损于国家利益

虐囚案的最大受损者,一为伊拉克人,二为布什政府,而且对美国的国家信誉的负面影响,也不可低估。

然而,就美国目前对虐囚案的反应和处理来说,从长远的角度讲,虐囚案将让世界的未来受益。因为,1,由于美国在世界上的醒目地位,虐囚案把人权保护所面临的挑战摊全世界面前──自由美国尚且如此,逞论那些奴役性国家!2,美国国内对虐囚案的自行曝光和激烈谴责,又恰好向世界展示了自由美国的价值观:人权具有普世的至高价值,非但不能以任何藉口被减损,反而要不断加强道义关注和完善制度保障,以便克服人权保护的种种障碍。

在如何对待虐囚案上,无论是年轻士兵乔。达比揭露丑闻的良知,还是美国媒体的良好的职业素质和新闻良知,所凸现的不仅是美国人的道德素质和制度化的言论自由,更表现为美国价值观对保护基本人权的高度重视。

显然,作为美军普通一兵的达比和作为无冕之王的美国媒体,在伊拉克战俘的人权和本国军人的形象之间的两难抉择中,也就是在普世人权和政府(甚至国家)利益之间的两难抉择中,二者都做到“说真话,永远对自己说真话,对你的国家说真话。”因为,在普通美国人的诚实和美国媒体的新闻良知的背后,是美国人最引以为自傲的立国根本──自由优先和人权至上。

同时,在美国,人权至上的价值观得到了制度安排的保障,即便某些政要们打心眼里厌恶丑闻的爆光,但他们无法阻止美国制度下的良知者们自发捍卫人权的义举,无法阻止媒体对丑闻的穷追猛打、对政府的决策和管理的尖锐批评,更无法阻止对虐囚案的相关责任者的司法追究。

正是由于自由美国对世界具有榜样的地位,所以,虐囚案才会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方式把人权的至上价值凸现在世界面前。当美国宪兵把践踏人权的利刃指向战俘的阳具之时,不仅戳到人权卫士的软肋,让美国信誉蒙羞;也戳到了世界性人权保护的软肋,让世界的人权事业受挫。在此意义上,从汲取教训和警示未来的角度看,发生在全球瞩目的美国身上的虐囚案,就特别有助于全世界的人权保护水平的提升,尤其是提升国与国在战争期间的人权保护水平。

所以,全世界对虐囚案的激烈反应,除了用公开斩首美国人来报复美国的恐怖份子(这种比虐囚更残忍的恶行,与人权价值更加背道而驰)之外,其他的谴责和批评,无论是恨美国者表现出的抓到小辫子的幸灾乐祸,还是爱美国者表达的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只要他们是从谴责迫害人权的角度出发,无论恨者和爱者的动机如何不同,但二者两极对立在客观效果上皆是对人权卫士的苛责,在敦促美国严惩责任者和完善人权保障制度的同时,也等于敦促世界各国的政要和民众重视人权问题。如果美国的人权保障能够因此而再上一层楼,也将带动世界范围内的人权保障的提升。起码,虐囚丑闻给世界敲响了警钟:在以后的战争中,胜利国如何对待战俘,要以美国丑闻为戒。

我认为,美国更应该听取来自敌对者的批评。因为,敌人的批评往往更能切中要害。能够认真倾听敌人的批评,并汲取其中的合理成分,才能使一个伟大民族立于不败之地。所以,两千多年前,当雅典败于斯巴达之后,爱雅典的苏格拉底,不仅赞扬斯巴达,而且号召雅典人向斯巴达学习。

通过虐囚案,自由领袖对人权至上价值观的捍卫,对于新世纪的国际关系的新规则──人权高于主权──的确立和普及大有助益,等于用反例对世界进行了一次人权高于主权的启蒙:在人类价值谱系的排序上,人权具有至高无上的普世价值,人权高于主权和政府利益,也高于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不能以任何藉口来忽视之、践踏之。种族、信仰和财富等差别,不能构成在人权上实施差别对待的藉口;主权、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也不能构成侵犯人权的理由。即便是其他国家的人权、甚至是战争状态中敌对一方的基本人权,也高于自己国家的利益和政府的权力。惟其如此,才真正体现出人权高于主权的普世正义,也才能为良性世界秩序的建立提供人类性的道义共识。

2004年5月25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4.05.2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