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几经争论和妥协,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1546号决议。这一有关伊拉克问题的最新联合国决议,开启了伊拉克重建的新篇章,无论是对于伊拉克人民还是对于倒萨的美英同盟、乃至整个世界,皆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在倒萨之战的问题上,美英同盟与联合国的关系,由在开战之前的严重对立转变为妥协合作,使伊拉克重建具有了充足的国际合法性:

1,伊拉克临时政府得到联合国的承认,特别是伊拉克临时政府完全掌控了安全部队和石油资源,使伊拉克主权的全部回归已经指日可待。

2,伊拉克的制度重建以联邦制宪政为目标,包括经济自由化、政治民主化和宗教及种族的多元化,即便在短期内伊拉克境内还会有独裁残余存在,但国际社会决不会允许独裁统治在制度上复活。甚至连中国这样的独裁国家也一再声言:应该保证通过公正公开的全民大选来建立伊拉克新政府。

3,驻扎在伊拉克的以美英为主的多国部队获得了联合国授权,也就等于宣布:以反对美国占领为号召的伊拉克境内的私人武装,已经不再具有任何合法性。这就为联军和临时政府对私人武装的清除提供了更有利的内外条件。现在,伊拉克境内的大多数私人武装已经同意解散,萨德尔的“麦迪赫军”日益孤立。

4,联军驻扎时间的长短并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完全视伊拉克的安全局势及临时政府的意愿而定。或者说,只有在伊拉克境内有组织的私人武装基本绝迹之后,也只有在新政府完成了军队国家化的建制并能够基本掌控安全局势之后,联军才可能撤出。

5,也是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开创了对极端邪恶政权进行先发制人的武力打击的先例,即便这种打击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但只要戕害国内人民和威胁世界和平的暴政被铲除,只要人们从暴政下获得解放,即只要这种打击是以推广自由民主为最终目标,战后的重建还是能够得到国际社会支持的。

有人说,1546号决议的一致通过,是以陷于困境的美英的妥协为前提的。然而,在我看来,这样的解释只说出了真相的一部份,而且不是最关键的真相。造成这次国际合作的根本原因,不在于美英的妥协,而在于萨达姆政权的千夫所指,即倒萨之战本身的正义性和美英联军的迅速胜利。

事实上,即便在联合国没有授权美英武力倒萨,然而,在美英联军迅速铲除萨达姆暴政之后,国际主流社会也好,绝大多数伊拉克人也罢,即便坚决反对倒萨的法德同盟,也无不对萨达姆的垮台感到欣慰,即便是仍然饱受战争之苦的伊拉克人,也大多承认已经获得解放。否则的话,倒萨之战结束后,伊拉克临时政府决不会认同联军的占领,联合国也决不会为伊拉克重建赋予充分的国际合法性。作为对比,当年前苏联帝国对阿富汗的武力占领,非但没有获得过任何联合国授权,反而激起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自由事业的成功也要经历长期曲折,特别是在自由力量与独裁政权、恐怖主义等邪恶势力进行较量之时,有时必然要付出惨烈的代价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二战以来,美英同盟已经为铲除极端邪恶政权而付出巨大的生命、财产、甚至国家信誉的代价,那些不愿意付代价而只愿意搭便车的其他自由国家,还有甚么理由不授予战后重建以合法性呢?

在此意义上,无论投了赞成票的15个理事国的主观意愿如何,但在客观上,旨在帮助建立自由伊拉克的1546号决议,是对人权高于主权的普世道义的肯定,也是国际社会对美英同盟在倒萨之战中付出的代价的补偿。

在不远的将来,一个自由伊拉克在中东的诞生,就是对美英等国的自由战士的鲜血的最高奖励。

2004年6月10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4.06.1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