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近年来,底层维权运动此起彼伏,中共信访部门遭遇“上访洪峰”,有关官员也公开承认:在全部上访案件中占80%以上的诉求是合法合理合情的。然而,据中共官方智囊最近递交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全部上访案件中能够获得解决的仅占千分之二(《国内首份信访报告获高层重视》,载于《南方周末》2004-11-04),几近于无。所以,当信访部门根本无法处理和解决堆积如山的上访案件时,长期坚持在北京上访村的上访者们,才会组织起来,申请公开的游行请愿。

信访官员的坦承、智囊们的报告和上访者的申请,从三个侧面凸现了如下事实:信访部门,几乎就是中共现政权建立的唯一人权救济制度,也是含冤的百姓将自己的冤情上达天庭的唯一合法渠道。但在独裁制度所造成的官权太大而民权太小的环境下,信访制度也必然是名存实亡的摆设,正如人大和政协仅仅是“花瓶”一样。

于是,御用智囊们说:作为中国现行的唯一人权救济制度,上访制度已经失灵,并建议改革现行的上访制度,以“信访联席会议”取代现行的信访局设置。因为,一方面,中国人权救济制度的极度匮乏,使本应只有上转信息职责的信访部门承担了太重的救济责任,而另一方面信访部门又太缺少实施救济的实权,因为实权掌握在各职能部门的手中。所以,《国内首份信访报告获高层重视》透露:“今年8月,根据胡锦涛总书记的批示,中央建立了‘集中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制度’,这一制度的主要成员单位有中央办公厅、国家信访局、北京市等28个部门和单位。其主要职责是:了解、掌握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的情况和动态;针对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提出对策建议;组织协调有关方面处理跨部门、跨行业、跨地区的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督促检查有关部门和地方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各项措施的落实。”

由此,信访制度的改革已经开始启动:变单一部门的上传信息为综合各部门的有效决策,进而变行政救济为司法救济。

然而,要我看,这种看似大胆敢言的建议,实质上没有任何关注社会底层的诚意,也谈不上任何制度创新的意义,因为它回避了最关键问题,而沦为一种更为聪明的取巧式献媚。

如果敢于正视事实并具有关注底层和制度创新的诚意,那么只能老老实实地承认:所谓的“上访制度失灵”,无异于对中共制度的最大恭维。中共掌权五十多年的事实一再证明:只要是独裁政权必然敌视人权保障:要么是根本否定人权的正当性,要么是让保障人权停留在“作秀”的水平上,也就是让保障人权的制度“不灵”,绝非曾经“灵过”而现在“失灵”了。

因为,保障人权的最直接的受损者是官权和从中获取暴利的权贵们。否则的话,便无法解释中国宪法列举的人权保障条款,为甚么一条也得不到落实?更无法解释,中共制定宪法的历史已经五十年了,又在今年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为甚么中国的现状一直停留在“有宪法而无宪政”的水平上?

所以,与其对信访制度进行修补性改革,不如取消这个摆设性的制度,而着重于人权的舆论救济和司法救济等制度的建设。在具体法律的修改和制定上:1,逐渐放松对媒体的垄断,推动人权的舆论救济制度的形成。2,在宪法层次添加限制党权的条款;3,在子法层次上具体地细化现有的保障人权的条款,废除迫害人权的条款(如煽动罪),逐渐增加人权清单;4,在人权保障的法律条款的执行上,严格限制官权的滥用,制定对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滥权和不作为的惩戒条款。5,在人大设立独立于党权和行政权的宪法法院。

2004年11月9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4.11.0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