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人的头脑是复杂的,有知识的头脑就更复杂;良心是天真的,有知识的良心就更天真。问题是,面对近在眼前的迫害,复杂的头脑因左顾右盼而失去了知识的力量,而天真的良心却显示出知识的力量。

胡锦涛顺利接过军权后,突然发动对自由知识界的严厉整肃:中宣部召开专门会议强调意识形态主导权,官方开始有意识地“反自由化”,先是中共有关部门组织召开批判“新自由主义”会议,接着是中共喉舌及其御用文人对“自由化”和“公共知识分子”进行高调批判,甚至有御用学者公开发出“民主化祸国殃民”的警告。与此同时,官方又开始了对“自由知识界”的新一轮打压:一、中共意识形态部门再次开除新的封杀名单,重点在“反自由化”,封杀还能在国内媒体发言的自由知识分子,分别针对经济界、法学界、文化界、新闻界、民间维权和时政评论,比如茅于轼、焦国标、王怡、余杰、姚立法、贺卫方、刘军宁、张祖桦、章诒和等人,甚至还有中共老党员李锐。

二、官方下令封杀多部深受读者欢迎的书籍,如《潜规则》、《血酬定律》、《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等,就连温和而理性的茅于轼的著作也在封杀之列。

三、中宣部召开全国媒体会议,下达最新文件,提出二十九条不准报道的内容,包括农民上访、土地拆迁、官民冲突等。中宣部明文向各地下达通知,要求各级报刊“不得擅自报道有关蓄意爆炸、暴动、示威及罢工事件”,只可发新华社的统稿。

四、动用行政手段和专制手段迫害知识分子。原来就职于《西藏文学》西藏女作家唯色,因出版《西藏笔记》散文集而被砸了饭碗,原就职于《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王光泽,只因他被邀请到美国参加“资讯时代与族群关系”会议,回国后就被报社解雇。发表《讨伐中宣部》檄文的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也已经被剥夺了他的上课权和研究生导师资格;山西的记者师涛和法学博士李柏光先后被捕,余杰、张祖桦、笑蜀和我等人先后被公安局传讯,有人的电脑资料被警察拷贝,有人的家被查抄,电脑、通讯录等物品被警察抄走,至今未还。

这一系列整肃自由知识界的恶行,固然凸现了大陆的黑暗,对胡温政权的最后一丝新政幻想也随之破产。但由上述恶行并不能做出“一片漆黑”的悲观判断。关键在于从甚么角度看待大陆现状,是立足于推动政治改革的民间动力的角度看中国,还是从坚守跛足改革的官权角度看中国。尽管,大陆民间还无力阻止拥有全部国家机器的中共践踏人权,但权力在官府而道义在民间的社会格局正在凸现。正是依靠着底气充足的道义支撑,民间才可以做到对官方恶行不再沉默;正是民间的不再沉默,也才会加大官方的镇压成本,和阻止官权的邪恶通行无阻。胡锦涛政权的打压异见和严控媒体的恶行,固然令人气愤,也凸现了大陆的黑暗;然而,大陆现状绝非“一片漆黑”,官方这类下贱的恶行所凸现的,仅仅是中共制度及其官权的黑暗。从民间角度讲,非但不能说明大陆社会的黑暗,反让人看到希望之光的闪亮,不仅是自由知识界的不再屈服和公开抗争,更有此起彼伏的底层维权运动。

对于改革二十多年来的变化,官方最爱炫耀经济高增长及社会财富剧增。从民间角度看这变化,不仅是私人财富快速增加,更是民间力量持续扩张和社会的日益多元化:利益分化和价值分化。官方统治效力下降和个人生存空间拓展,官方意识形态不断调整和民间权利意识逐渐觉醒,官方的言论管制方式的变化与民间追求言论自由的努力,镇压残酷性的下降和民间的道义勇气的提升,经济上技术上的对外开放和国际主流国家的和平演变压力……这些同步发生的变化,更由于互联网的助力而加快。当下大陆社会,不再是毛时代的整体性官权社会,而是民间与官方持续分化、逐步走向多元的社会。离开官方的铁饭碗也能生存的民间社会,其自发力量愈来愈不容忽视。只要不是仰望中南海和期盼新救主而是立足于民间看中国,不难发现六四后十五年来,民间权利意识的觉醒及日益高涨的维权抗争,始终是引领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最大亮点。这闪亮,给官方施加愈来愈强的局部制度改革压力(如收容遣送的废除和正在筹划的信访制度改革)。阻止官方镇压异见和严控媒体恶行的泛滥,关键取决于自由知识界对自身权利的争取和捍卫。持续积累的言论维权运动和国际社会施压的结合,肯定会推动大陆保障人权制度的渐进改革。每次局部的制度改革都会作为整体进步的成果积累下来,点滴积累的观念的、行动的、制度的进步,不仅能保证转型过程的平稳,而且终将带来政治制度整体转型。这样的转型过程,正是中国自由主义先驱胡适所提倡的“小步走,不停步”的改良。

当下大陆社会的复杂性,将使任何过于乐观和过于悲观的时局判断失效。官方镇压和民间反抗,构成了黑暗与光明并存的复杂局面。令人欣慰的是,官权通吃和民间沉默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毋宁说,每次官方镇压和民间抗争间的博弈──无论是个人性的还是群体性的──在愈来愈显露出民间抗争自发力量的同时,也愈来愈凸现官权压制的内在虚弱,及其下降的统治效力。对于仍然活在警察政权下的大陆自由知识人来说,在不许自由的地方,如果要实现自由理想,只有用行动践行它;在泯灭真理的地方,如果相信真理不灭,就要用行动见证它。

【苹果日报】2005.01.1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