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赖斯又来了,警察又上岗

美国新任国务卿赖斯的第一次亚洲六国行,最后一站是中国,也最受世界舆论关注。而中共政权所关注的,不光是中美关系,还有为了确保赖斯之行不出“意外”,也要关注像我这样的“敏感人物”。

这不,莱斯20日一到,我家的门口又有警察上岗了。

我不知道,每天坐在家里读书写作的我,还有与我的生活方式基本相同的异见人士,如何能威胁到大会堂里的握手、照相和寒暄。莫非这些人身上都有“特异功能”?

再回望,胡温上台后,对“敏感人士”的软禁式监控的力度和广度,大大超过江朱时期。以我亲身的经历而言,今年两会期间是半个月,从3月初到16日;紫阳去世期间,也是半个月,从1月17日到31日;我被抄家、传唤后,又是半个多月,从2004年12月13日到除夕的31日;去年的两会、六四十五周年期间,监控时间长达近四个月,从2004年2月24日到6月11日。期间,还有某些时段是绝对严控,警察坐在楼道里,不但不准我离开家门,而且连我妻子也失去人身自由,到附近的超市买日用品,也要被跟踪。电话和网络,时而被完全掐断,时而被严重干扰,一个电话说不了几句话必被端掉。

这样的“和谐社会”,大概是世界之最。说白了,不过是对“稳定压倒一切”的言辞包装,正如“以民为本”是对“以党为本”的政治整容一样。

虽然,赖斯在东京时就敦促中共尊重人权和实行民主,她的北京之行,也会向中共政权提出人权问题,但人权绝不是赖斯访华的主要问题。赖斯与胡温见面,她最关心朝核问题,胡温最关心台湾问题,特别是如何消弱“反分裂法”在欧洲、特别是在美国的负面影响的问题。

同时,在赖斯到达北京之前,中美之间刚刚完成了又一次人权交易。中共先是破例向美国提供了56人的政治犯名单,前两天又释放了美国长期关注的新疆女政治犯热比娅,并承诺允许联合国人权组织访问中国的监狱。而美国放弃了在联大人权大会上提出关于中国人权现状的议案。对中美之间的人权交易,中国国内异见人士自然有些失望,国际上的非政府人权组织和西方的某些议员也会提出批评。

在这个越来越功利化的世界上,面对庞大的中共独裁政权,更面对中国的巨大市场和大把订单,西方国家想要维持住对独裁国家的理想主义外交,口说容易,实做却难。君不见,欧洲大国纷纷放弃自由立国的原则,而转向功利主义的现实交易,法、德两大国卖力推动解除欧盟对华武器禁售令,可以作为“见利忘义”式外交的典型案例。

相对之下,美国已经是当下西方国家中最具道义担当的自由大国了。此次中美之间的人权交易,中共毕竟主动地作出了一定姿态,美国也不会从此不再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是否在以后的年度人权大会提出针对中共的人权议案,也要根据中国人权状态的具体情况而定。布什总统该任期内的国际战略就是在世界上“推进自由民主”,美国国会通过表彰已故的紫阳先生的议案,美国各级官员在谈到中美关系时,也不断敦促中共改善人权和进行政治改革。前不久,美国的年度人权报告对中共提出比较严厉的批评,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还举行了关于中国公共知识份子的圆桌会议。

固然,中国的人权进步和政治民主,离不开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国家的支持,但更为根本的推动力量还在国内,如果中国人自己不争气,再强的国际压力也救不了我们。以目前的国内情况而论,西方国家的利益计算再龌龊,也比不上我们自己的利益算计来得下流。以大陆的广袤领地和众多人口,以国人现在的精神状态和实际作为,就是再有几个美国的压力,也无法在实质上推动大陆的政治进步,因为国际压力在中国内部找不到民间着力点。

要想争取足够的国际道义的支持,并使国际压力产生实质作用,国人先要挺直自己的道义脊梁,国人的脊梁挺直了,国际社会的道义力量在对中共说“不”时,才能变得更理直气壮且更为有效。

2005年3月20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5.03.2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