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两会已经开完,但我家门口的警察仍然没有离开。从去年2月下旬到今年两会结束,一年里有将近半年的时间,警察在我家门口站岗、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我多次要求他们出示法律手续,因为他们是警察、是执法者,不出具法律手续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执法违法!但他们的回答永远是:“这是上级命令,我们是当兵的,必须执行。”

我追问:“上级是谁?总有下命令的人吧。”

他们或沉默不答,或把话头岔开。

在官权的光谱中,去年两会的亮点是“人权入宪”,今年两会的亮点是“构建和谐社会”,二者都被作为现政权的凸出政绩加以大肆宣传。然而,“和谐社会”的口号响彻灯火通明的大会堂之时,恐怖政治却伸向会场之外的每个角落,在黑幕后制造着社会分裂。

从去年两会到今年两会的一年中,中国的政治气氛急遽左转,出现了近年来罕见的政治严冬和人权灾难,三令五申的意识形态严控和对各类媒体及其知识界的打压,使媒体陷于近年来少见的失语状态,曾经活跃的民间网站和BBS也一片死寂;对异见者的逮捕、传讯和软禁越来越频繁,对敏感人士的人身控制,时间越来越长,有些人被警察站岗的时间长达半年左右;覆盖面也越来越广,许多在以前绝不“敏感”的人士,也升级为被监控对象;对民间宗教信徒的迫害再次升级,不断有民间基督教传教人和法轮功被捕;对上访群体的截访和惩处,规模越来越大,手段也越来越野蛮;北京的上访村被严密封锁起来,赴京告状的访民遭到各地公安的阻截,还有某些被抓的访民陆续被投进监狱,或判刑或劳教。今年,就在两会前不久,紫阳老人的去世演化为一场大规模的人权迫害,失去将近十六年的人身自由的亡灵及其自发的民间缅怀,都被现政权打入禁锢的黑箱。

人权迫害之手伸向有良知的律师:曾经代理过多位异见人士和法轮功的案子的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的郭国汀律师,在2005年2月23日被上海市司法局没收了律师证、查抄了电脑并处以停业一年的处罚。另一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并公开为法轮功上书的高智晟律师,被有关方面多次“谈话”威胁,不让他替法轮功学员打官司。警方还公然以“吊销律师执照”胁迫高律师放弃代理林牧老先生对西安市公安局的行政诉讼。

如此荒谬的悖论再次凸现了独裁制度下的冷酷现实:无论是中共官方的言词变化,还是当局在某一个案上的开明姿态,皆改变不了“党权至上”的制度现状,机会主义的执政方式和口惠而实不至的言行不一,已经成为中共现政权弥补合法性匮乏的常态做法,漂亮说辞掩盖着根深蒂固的敌人意识。

早在两会之前的二月底,中共主管政法的政治局常委罗干在党刊《求是》上发表文章,要求坚决打击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号召,加强互联网监控,防止敌对势力利用经济、文化的交流及宗教活动渗透,严控敌情,一发现苗头就采取坚决措施。为此,中共安全部门成立了两会安全保卫领导小组,北京警方全部出动对全市进行布控,特别对高官们下榻处周边、大会堂周边和两会代表驻地实行一级警戒。同时对全市的企事业单位、商业性场所和居民小区等进行了拉网式的治安安全大检查。大专院校也是严控的重点,要求驻京高校的领导及其保卫人员必须24小时值班,随时掌握学校安全动态。禁止北京上空的热气球、航模表演、滑行伞飞行等体育性娱乐性活动。各区县旅游局、各旅游景区(点)。也都接到确保两会的绝对安全的通知,严防恐怖分子制造事端。为了限制外来人流和入京车辆,警方监控进入火车站和汽车站的人流,严控外地车辆进京和缩短在京时限。

被揭穿的面具

为了确保“两会”万无一失,警方征用治安员协助保安,这已经成为近年来惯用的模式。去年征用四十万,今年征用六十五万,布下了由“红袖标”织就的天罗地网,巡逻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按照胡锦涛的讲话,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然而,六死难属们的命运早已戳穿了“和谐社会”的面具。

公民有权公开参与议政,民意代表有义务回应民间的要求,这本是民主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有效方式。但在六四屠杀中失去孩子的白发母亲们,从1995年开始,连续十年向两会代表发出公开信,提出三项合法合理合情的要求,但直到此次两会,她们的诉求既无法见诸于大陆媒体,也不会得到“人民代表”的回应。媒体正忙着粉饰“盛世”,代表们正忙着高谈阔论“和谐社会”的美好前景。请问“民主何在?”

公民有不可剥夺的诸种自由,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常识,即便是中共宪法也写上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并列有必须加以保障的诸项基本人权,但作为执法者的警察们却可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肆意剥夺丁子霖等六四难属人身、通讯、言论等基本人权。请问“法治何在?”

一个决不悔罪且不准申冤、不准表达母爱的政权,如何维护公平、伸张正义、培育诚信和养育友爱?而一个在法律上无公平无正义的社会,也必然在道德上无诚信无友爱,如何构建出一个“充满活力、安定有序”的和谐社会?

这样的和谐社会,不过是高压下的权宜稳定,它以无辜者的鲜血和弱势者的受损为代价,也以人性的沦丧为代价的。恐怖的无孔不在,把整个社会变成患了精神癌症的病人,最醒目的症状是麻木——同情感和正义心、诚信和勇气的泯灭。

如果说,独裁权力及其敌人意识制造出巨大的社会裂痕和四伏的危机,那么,人民大会堂内的“和谐”就只能靠谎言和暴力来制造。但谎言和暴力构建不出长治久安的和谐,而只能维持得过且过的僵死稳定。

整容术风靡,让国人的外表变得鲜亮,却看不到灵魂;大会堂里的赞歌和大会堂外的恐怖为“和谐社会”整容,却看不到任何政治良知。这套政治整容术,诱人像动物般追逐享乐,也逼人变成丧失起码人性的石头。

【BBC】
2005年03月2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55北京时间 19:55发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