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老朽的国民党,势利的亲民党

从允许连宋来大陆到最高规格的接待,从被叫“爷爷”到花了不少大陆纳税人的钱祭奠“家祖”,这一切全拜中共现政权的恩准,二人也就要还以无原则的妥协和毫无边际的献媚。

首先,连宋大陆行,两岸所得完全失衡,胡锦涛赢得大蛋糕——反台独和九二共识——全是国亲两党的政治承诺,也是中共现政权最想要得;连宋只被恩赐了点糕点渣,带回台湾的全是经济上的小恩惠。

其次,连宋风格不同,但在夸胡总,夸跛足改革,夸中共培养高级奴才的翰林院,夸大陆的山山水水和风土人情……上则高度一致。连战的拙于辞令,并不影响献媚的男高音;宋楚瑜那花拳秀腿的乡音,不知道别人如何感想,反正让我作呕。在清华演讲时动不动来几句英语,很像大陆的“海龟”或“高级白领”。用他到北京后最爱用的“忒……”句式来形容,真的就是“忒肉麻,忒甜腻”。

也不能说连宋二人毫无政治收获,起码“胡连会”和“胡宋会”的公报,再无传统的“一国两制”,而代之以“一中原则”和“九二共识”。但放弃“一国两制”,不过是中共早已作出的内部决策,否则哪来“92共识”。此次会谈结果,实际上是把中共早已决定的内部底线变成公开的文字。其实,北京最希望的与台湾主流民意一样,那就是“维持现状”;而最害怕是岛内台独的频频出招将其逼入无路可退的“死角”:打与不打,都有“自掘坟墓”的巨大风险。所以,阿扁政府的一系列“急独”措施,才会让中共恨之入骨。

连宋二人,尽管现在分属两个党,但两人均是国民党培养出来的政治人物,其政治风格也全来自国民党的传统。在此意义上,我还是把他俩都看成是国民党式的政客。我不知道,连宋二人是否了解如下事实:1,北大清华的历史课程,是如何歪曲国民党的历史。2,五十年的中共统治,迫害过多少国民党人及其亲戚、朋友。3,中共喉舌如何诋毁台湾的民主政治。如果了解,二人总该提一下,哪怕是用温和的暗示的方式。

连宋在胡锦涛的盛情款待面前的疲软,与他俩在岛内政争中的表现一样不尽人意。在已经民主的台湾,其政党政治的畸形,不仅反映在“绿营”和“蓝营”之间的族群对立上,更反映在党魁的政治自私上。

两个在两次大选中连失败的政客,居然不在选后马上辞职,推出更有希望的继任者,反而到现在还赖在党魁位置上,并在自己的政治生涯陷于穷途末路之时,要靠对岸的独裁党来为其制造“最后的辉煌”。

更过分的是,连战在大陆演讲时,居然提及岛内党争,甚而用词颇具贬义,就显得愚不可及且小家子气。比如,连战在北大谈到大陆行在岛内受到批评时,居然以嘲讽的口吻提说:“联共制台”的那个“台”下面还是有个“独”字。那么,在国共握手的下面的几百枚导弹和“反分裂法”,为何不敢提及?难道连战来大陆是为了“联共制独”吗?他还说:“今天来的国民党的立法委员有几十位,但还不全,他们都要来,我说不行,我说这样就放空营了,人家会偷袭。”难道民进党的连续执政,不是靠公开的竞选而是靠背后“偷袭”吗?

这样不智且小心眼的演讲,就差没提两颗子弹和陈水扁的肚皮了,恰恰暴露了连战大陆行的自私目的,既为了在最后谢幕前赚点“青史留名”的名声,更为了宣泄在岛内屡战屡败的怨气。如此连战,即便没有“联共制台”的主观故意,也会造成“借胡压扁”的客观效果。

众所周知,民主社会中的党争和不同政党轮流坐庄,乃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胜选者应该赢得公正,败选者应该输得体面,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而远观台湾大选时,还只是觉得连战及国民党败在政治上的老朽;近距离观看连战在大陆的表演,才看清他败在过于“小家子气”上,一点不值得同情。无怪乎,连战北大演讲中涉及岛内党争时,赢得已经变成“自由坟墓”的北大听众的热烈掌声。

人们很难想象,某个西方国家的在野大党的党魁访问某个独裁国家,会在公开演讲中提到国内的政党之争,且语带嘲讽和贬抑。这等于在向独裁国诉苦:我不是输在能力上,而输在了执政党的“小人”上。所以,大陆行即便让连战“青史留名”了,但这名声不是靠自己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良知赢得的,而是靠独裁中共恩赐的;即便得到了人民大会堂的红地毯给予最高规格的礼遇和荣耀,但那不过是独裁者的统战策略织就虚幻桂冠。

百年国民党是个老朽的政党,在内战中失去了大陆,在台湾民主化进程中失去了政权,败给党龄仅有十几年的民进党。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国民党党内的游戏规则完全有违于现代政党政治的通行规则。两蒋时代是家天下,子承父业,多亏在国际局势的急遽变动中,晚年的蒋经国还具有高瞻远瞩的政治智慧,顺应大势所趋和民心所向,主动开放了“党禁”和“报禁”,率领台湾步入民主社会。李登辉之接班仍然来自蒋经国的钦定而非党内的自由竞争,他任总统和党魁期间,也没有把国民党向着现代政党的方向推进,不给连宋在党内平等竞争总统候选人的机会,没有平等竞争的党内生态导致了国民党的分裂,逼迫宋楚瑜离开国民党而建立了自己的亲民党。正是这种内部分裂,导致了国民党在2000年大选中的失败。

即便如此,如果连战在败选后辞职而不再霸着党魁位置不放,让更有能力的新生代通过党内竞选接任党魁,国民党未必会输掉2004年的大选。但连战为了过一把总统瘾而赖在党魁的位置上,结果国民党和亲民党捆在一起,还是败选。由此可见,国民党老朽得东倒西歪,如果不厉行党内改革,国民党仍然无法转化为民主社会中的现代政党。

台湾对大陆的最大优势是“民主牌”,而两位党魁的大陆行,无论是连战北大演讲的自由说辞,还是宋楚瑜清华演讲的“台湾意识”,都有意回避了中共最忌讳的两岸的最大差异——制度差异。

连宋大陆行给我的观感是:老朽的国民党和势力的亲民党。两个为了赢得岛内党争的优势的政客,政治原则对他们而言,远不如人民大会堂的红地毯。

2005年5月14日

【观察】2005.05.1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