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危险的强国幻觉

自鸦片战争以来,无论在国人心中还是在西方人眼中,中国是大国,但不是强国;而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是大国,也正在崛起为强国。不止一位中共御用学者声称: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15年超过日本,甚至将在2020年超过美国。

中国篮球运动员姚明进入美国NBA打球,中国媒体高呼:“中国高度征服美国!”中国跨栏选手刘翔获得2004年雅典奥运的110米跨栏金牌,被中国媒体誉为“中国速度超越世界!”

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大国外交的展开,中共高官出访时甩出的大订单风行西方,中国廉价商品无所不在,中国游客满世界撒钱,中国资本开始收购西方公司,中国军力大幅提升,……中国人复习百年耻辱的腔调,已经由防御型诉苦转向进攻型声讨,中国的民族主义也进入虚构神话的阶段,从政权到精英再到愤青,日益表现出独裁大国的狂妄,不断强化着复兴中华帝国的幻觉,越来越陶醉于庆典般的话语狂欢:既是对美、对日、对台的仇恨宣泄,又是统一台湾、超越欧洲和制服日本,先变成唯一可以抗衡美国的亚洲老大和世界性大国,最后变成超越美国、战胜美国的世界霸主。

与此同时,西方的“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崛起论”,也在强化着中国人的强国幻觉。

最近,美国和西方的一些大媒体开始不约而同地聚焦中国,从各个方面谈论中国之崛起及西方的应对,更有西方舆论干脆以“中国热”来谈论西方对中国的反应。不久前,美国最有影响的杂志《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都出专刊,谈论中国的崛起。前者的主题是“中国的新革命”(CHINA’S NEW REVOLUTION),相关文章超过二十多个版面,从各个方面向世人介绍正在崛起的中国。后者是以大陆影星章子怡作为封面,暗示着“中国热”不可抗拒的魅力。英国大媒体BBC 深入中国内地,进行“中国周”的直播报道,有史以来第一次对中国作多层次、全方位的集中报道。

与此同时,早已出现的“中国威胁论”也再次流行。特别是中共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7月14日向西方媒体发表对美国首先使用核攻击的言论,引起西方舆论的巨大负面反响。朱成虎甚至威胁说:一旦中美开战,中国“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如此冷血的公开叫嚣,只能以“战争狂”名之。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那本风靡的《中国可以说“不”》,已经露出了极端民族主义的狰狞面目:“如果和解变得极不可能,我号召中国人民记住仇恨!”“台湾海峡将筑成一堵无形的哭墙!”“我们郑重建议:华盛顿建造一座更大更宽的阵亡军人纪念墙,……那座墙将成为美国人心灵的坟墓”。而中华民族的“顶尖人物”将在这血染的风采中“注定要崛起”,他们的使命就是“领导二十一世纪”。

在如何应对中国崛起的问题上,西方各国并不一致,美英政府基本上采取交往与遏制并行的政策,而法德两大国却竞相向中共政权献媚。特别是法国总统希拉克高举“戴高乐主义”的旗子,在冷战后的世界上,宁可与独裁中共眉来眼去,而不愿与英美同盟站在一起。在涉及到中共利益的重大政治问题上,如人权、对华军售、反分裂法和台海等问题,他都是中共政策的支持者。

希拉克对中共的献媚,让我想起曾经风靡西方的“斯大林热”和“毛泽东热”,引领潮流的头面人物都少不了法国名流。在政界,有二战后的戴高乐政府,一边与红色苏联、中国眉来眼去,提出对共产阵营的“缓和、谅解和合作”三原则;一边与美国主导的西方同盟闹别扭,与美国较劲,与英国强辩。在知识界,二战前,法国作家罗曼。罗兰与英国剧作家萧伯纳等知识名流,都曾为苏联的大饥荒和斯大林的大清洗作过辩护。诸多参加法共的知识名流变成苏共的应声虫;冷战时期,中苏分裂后,法国又出现了狂热的“毛派”,高举文革式造反的旗子。萨特等知识名流对文革也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著名哲学家福科先是支持法国毛派,继而又对霍梅尼原教旨主义革命充满热情。

另一股向中共献媚的主要力量是西方的大资本,惟利是图的本性使它们只看重在中国的发财机会。比如,进入中国的美国大网络公司——从雅虎、思科到微软——大都为了商业利益而屈从于中共的压力,成为中共管制网络的帮凶。这些美国大公司对中共的技术帮助,提升了中共的封网水平,加强了意识形态灌输的效力,使本来就匮乏的民众知情权进一步被削弱;更讽刺是,美国大公司帮助中国控制网络,也等于强化着中国的以反美为标志的狭隘民族主义。

美国商人罗伯特。劳伦斯。库恩,这位拥有亿万家财的金融家,在大把赚钱的闲暇里,也要客串一把传记作家,一出手就不同凡响,为中共第三代独裁者江泽民作传,还起了个很煽情的书名《他改变了中国》。此书一出版就在中国变成畅销书。让我想起当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写的《西行漫记》,把毛泽东由陕北小山沟推向世界大舞台。区别只在于,主人公由暴君毛泽东变成了独裁江泽民,背景由陕北的穷山沟变成了繁华的大上海。

一些西方评论家谈论中国的崛起时,他们的思路和口气,既有资本家们那种惟利是图的劲头,又符合中共跛足改革的逻辑。庸俗的经济决定论使他们可以不顾事实、不要理性和摒弃良知,而只要经济指标和中美贸易的数量。比如,今年5月9日,美国《新闻周刊》发表国际问题专家法里德。扎卡里亚长文《未来属于中国吗?》,该文的口气很象中国的御用智囊。通篇只谈中国的经济成就,而对中国的政治及其内在危机不置一词;只对中共领导人发出赞誉之词,却闭口不谈六四大屠杀、法轮功大灾难和政治严控;只谈中国的崛起不同于当年的德国和日本,而对“中国威胁论”也不屑一顾,甚至无视日趋好战的中国民族主义。似乎中国正在以历史上任何大国从未有的“完美方式”崛起,如同该周刊封面上靓丽的中国女影星章子怡。

然而,在当下中国,独裁政治没有任何实质性改变,对异见人士、自由知识界、开明媒体、底层维权和民间宗教的压制,使中国政治一直处在严冬状态。即便在西方人最看重的经济领域,政治制度僵化和跛足改革政策,也使中国经济积累了重重的深层危机。比如,银行坏账、股市低迷和社会保障欠账所隐含的金融危机,急遽扩大的贫富差别所孕育的社会危机,粗放型经济所造成的环境破坏和能源紧张,等等。

在外交上,从江泽民提出“大国外交”开始,中共正在放弃“韬光养晦”而转向“有所作为”。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战”;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官方操控了改革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日风潮。中俄举行大型联合军演。喊杀喊打的声音正在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

在我看来,“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不过是西方舆论的人为制造,并不能反映真实的中国。但不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反正西方人的夸奖和警惕,都在无形中变成了中国民族主义的“精神鸦片”,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终将称霸天下的幻觉,让爱国者们进入飘飘然的仙境。一旦中国人狂热得失去起码的理智,就会把幻觉当真,“和平崛起”的许诺也就很容易变成“战争崛起”。而选择“战争崛起”,只能是自掘坟墓。

【BBC】
2005年08月3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42北京时间 18:42发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