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可以相信无赖金正日吗?

北京主持的六方会谈,终于签署了共同文件,朝核问题似乎出现了曙光。但舆论普遍对能否执行缺乏信心,因为朝鲜金胖子最突出的无赖作风,就是出尔反尔。

果然,前脚签了“共同文件”,后脚就再生是非。

在9月19日《共同声明》中,朝鲜承诺放弃一切核武器及现有核计划,早日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回到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而据BBC报导:9月20日,朝鲜电台播发了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在平壤就第四轮六方会谈结束发表声明:再次重申了其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声明说,美国“如果认为不提供轻水反应堆就能让朝鲜放弃所有核计划,那是在做梦。”

对此,美国和日本马上作出反应:朝鲜的新要求不在“共同文件”中,所以是不能接受的。

由此可见,金家政权一贯出尔反尔,根本不值得信任。即便美国满足了朝鲜的要求,小金的保证能够兑现吗?历史事实已经作出最有力的回答。

从1992年1月到2005年9月,围绕着朝核问题的所有国际努力,无论是双边还是多边,实质上都是金家政权对国际社会的核讹诈,更是金胖子出尔反尔的无赖表演。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克林顿政府的绥靖下,1992年1月30日,朝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了全面安全保障协定,同年4月批准了该协定。但到1993年3月,因核查问题导致朝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矛盾激化,朝鲜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在美国的斡旋下,朝鲜在1994年又宣布不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到了2002年年底,朝鲜先是赶走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小组,2003年1月10日,朝鲜再次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声明彻底摆脱国际原子能机构安全保障条款的约束。

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可是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加入国家数量最多的一个条约,共有188个缔约国,而小金统治的朝鲜,却将这一条约视为可以自由出入的政治旅店。

再看克林顿政府时期的朝美关系。1994年,美国以最大的优惠换取了《美朝框架协议》的签署,从1994年到1999年,美国根据该协议已经为朝鲜提供了6.45亿美元的援助。但拿了大笔美元的朝鲜,仍违反《框架协议》继续开发弹道导弹,并使其导弹能力和扩散活动大大增加。2000年,新上台的小布什政府逐渐改变了前任克林顿的绥靖政策,朝鲜就在2002年11月21日单方面宣布《朝美框架协议》失效。又是小金一句话,达成的协议说废就废了。

在南北朝鲜的关系上,克林顿政府时期朝美关系的表面改善,也推动了南北关系的改善秀,双方于1991年12月31日签署《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在该声明中,双方都同意不试验、制造、生产、接受、拥有、储存、部署或使用核武器或拥有核再处理和铀浓缩设施。但宣言归宣言,现实归现实,朝鲜从来没有停止过核开发。

2000年6月,时任南韩总统的金大中与朝鲜极权者金正日举行历史性峰会,再次签署了《韩朝共同宣言》,金正日也接受了尽快回访汉城(现在已更名为“首尔”)的邀请,一时间,朝鲜半岛的局势大有拨云见日的好转,金大中还因此荣获200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但拿了金大中大笔金钱的金正日并没有兑现诺言,他全不理会金大中对南朝鲜第二次峰会的急切呼吁,直到金大中下台,小金也没有回访汉城。同时,朝鲜半岛局势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日趋加剧。

在朝日关系上,也是日本主动伸手而朝鲜不遵守承诺。日本首相小泉曾两度访问平壤,除了涉及朝核危机、六方会谈等问题外,小泉最关心被朝鲜绑架的日本人质,希望彻底解决人质问题。2002年9月的第一次朝日峰会,双方签署了《平壤宣言》。朝鲜承认曾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绑架了13名日本人,根据两国达成的协议,朝鲜允许其中5名被绑架的日本人在2002年10月返回日本探亲,但第一次峰会结束后的二年里,朝核问题和人质问题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日本政府一直在与朝鲜谈判人质问题,经过将近两年的谈判,问题似乎有了转机,于是,小泉于2004年5月再次前往平壤,意在彻底解决人质问题。根据行前的协议,小泉是有了能够带回八位人质亲属的把握后才前往平壤的。然而,小金非但没有兑现承诺,反而把人质与核问题挂钩,意在用人质敲诈日本。结果,十个小时的短暂访问后,小金只让小泉带回五个人质家属,其他的人质家属仍然被扣在朝鲜,作为继续敲诈日本的资本。所以,对小泉的第二次平壤之行,日本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抨击之声。

再看中共主持的六方会谈,从2003年8月27日到2005年9月19日,两年内共进行四次会谈,但每一次的无果而终,都是在关键的时刻金胖子耍无赖,翻云覆雨的杀手锏一出,会谈立刻不欢而散。此次会谈分两个阶段,整整谈了20天,好不容易签署了“共同文件”,但朝鲜外交部发言人的最新声明,又为“共同文件”蒙上了阴影。

也就是说,无论是与联合国打交道、还是与美国、韩国、日本、中国打交道,小金从来没有信守过承诺。

看透了六方会谈的金正日,不光是拿朝鲜两千多万人的生命当人质,也是拿着朝鲜半岛、乃至整个东亚人的生命当人质,所以他才敢一味穷横和无赖,高举核讹诈大旗,惯于出尔反尔。而怀揣大把银两、准备救济小金的五个大国,围着最封闭最贫困最暴虐最无信誉的极权小国打转。

独裁中共与暴君金胖子的关系就更为荒诞:统治着饿殍遍野的朝鲜的金正日,既是骨瘦如柴的朝鲜人中肚子最鼓的人,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强硬的国际乞丐。中共政权是向金胖子提供主要援助的“准衣食父母”(朝鲜90%的能源供应和大约三分之一的食品供应来自中国),而国际乞丐却屡屡耍横,让中共左右为难。

那些添鼓金无赖大肚皮的银两,可都是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而在不必征得纳税人同意的中国,独裁中共对金胖子的容忍,完全是基于政权利益的考虑而在挥霍民脂民膏,真不知道,独裁中共还要背着这个混不论的金无赖走多久?中国的纳税人还将忍受独裁政权如此挥霍民脂民膏多长时间?

在我看来,拿着核大棒要求援助的金胖子,绝非国际乞丐而是国际强盗,如同举着枪要饭,名曰乞讨,实则拦路抢劫。所以,在朝核问题上,国际政治尽显其荒谬和无奈,怪就怪在,一个靠乞讨度日的国际乞丐,却整天挥舞核讹诈大棒,动不动就在国际舞台上撒野,而五大国却被小金弄得无计可施。

这大概也算是前所未有的奇观了。

2005年9月20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