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大陆网民支持港人争民主

2003年七月一日,港人为反“23条”而走上街头,五十万人大游行终于迫使北京政权及港府搁置了恶法。大游行的信息尽管遭到中共当局的封锁,但仍然通过网络传到大陆,引起大陆人香港民主的关注,许多大陆人公开发言支持港人争民主。之后,有关香港民主进程的信息在大陆媒体中很少见到。

今年10月19日,港府公布政制发展专责小组第五号报告后,在双普选问题上的官民冲突再次尖锐起来。香港“泛民主派”认为该报告为香港民主发展定下了“五不”的条件并限制有关讨论,等于“封死”普选之路,遂号召港人在12月4日上街,为争取双普选发声。于是,北京政权及在港喉舌忙于消音,也有不少亲北京的富豪出面背书。

而在大陆媒体,很难见到此类消息。我原以为大陆公众不再关心香港民主,但前两天在大陆的民间网站《世纪学堂》(http://211.157.100.62/forumdisplay.php?fid=5)上看到一个帖子,题目叫《香港民主进步很快,马上就赶上个大陆了!》,点击量1174;这个帖子也出现在另一影响很大的民间论坛《猫眼看人》(http://club.cat898.com/newbbs/list.asp?boardid=1)上,点击量3690。两个民间网站的点击量相加为4864。

在此类话题被严格限制的大陆网站,该贴只在网上停留一天,能有这样的点击量,已经是很高的了,说明大陆网民还是非常关心香港民主的。

这个帖子的标题显然是反讽,内容是11月26日北京在港喉舌之一《大公报》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没有人为发展民主政制设限》,主要观点是为“不影响其他范畴的发展,不影响经济繁荣,不造成不稳定,不影响政府效率,不伤害特区和中央、内地的关系”的“五不”辩护。然而,这样的辩护非但香港的“反民主派”不接受,就连大陆的网民也不接受。

大陆网民对香港民主的关注主要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

1,对北京在港喉舌的批判:“御用文章。”“上面说香港不能搞普选,下面就有人论证香港搞普选多不成熟,多危险。”“香港大公报,就是香港人民日报,说的话能信吗?”“大公报,文汇报这些垃圾报没人看,日销有一千份己经偷笑。”“大公报,你能大公吗?你是谁的传声筒又不是也国家机密,而且我党我军也不想隐瞒你的香港人民日报的崇高地位,你就干脆亮明XXX代言人的身份得了,何苦在那里又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呢。那不太苦了吗?”“大公报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公报了,简直就是公公报哟。”“上个世纪40年代的大公报可不是这样,只是49年后被疯狂阉割,雄不起来了。以前主编王芸生很不错,可惜死了!”“大公报,凤凰台,好比喉舌。”“只要上面说某事不能做,下面总有人出来证明上面的合理性,凤凰台就在扮演这个角色。”“还有那个香港CCTV,只要特区党委真理部下命令,晚7时至晚8时该台香港新闻联播,,其余电视台一律转播,不转播者立即停播,何愁香港人民不看?”“是啊,他们电台最关心的”热点”,往往是我们政府最怕的地方!!”“如果香港的独立媒体能到达大陆的话,很有很大的影响。”

2,对北京政权的讽刺性批判:“强烈建议标题改为‘香港民主马上就赶上大陆了!’免得让网友们起起落落,弄出点什么来。”“我汗!看来香港的官员‘进步’挺快的嘛!”“我们大使说了,中国人权最好,为什么最好,因为制度最好,既然制度最好,为什么不让香港人接受我们的制度呢?现在终于开始舆论造势了。”“只要有了党委,香港的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再成立个中共党支部民主进程就完整了!”“该搞几个大陆乡长到港做特首!让港人知道什么叫民主!哈哈!”“不影响其他范畴的发展,不影响经济繁荣,不造成不稳定,不影响政府效率,不伤害特区和中央、内地的关系——等等一切,都不能以牺牲民主政体来实现,否则,祸根一旦种下,嘿嘿。”“没有大选的所谓民主,丧心病狂,丧尽天良!”

3,为香港前途的担心:“香港前途堪忧!”“50年不变?天,人家有这样长的寿命?等不及了!”“为香港担忧为中国担忧。”“东方蜘蛛,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Hongkong,完了;”“香港50年后就会默默无闻了;”“香港媒体回归后赤化很严重,广东的看看亚洲电视就会发现新闻评论的那些仁兄像貌似曾相识连广告也是大陆的多,活脱脱另一个深圳台。”“有香港这个先例,台湾和平‘回归’遥遥无期!”

4,支持香港民主:“支持游行!”“12月4日香港将有争取普选的大游行。如果香港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可以直选行政长官的地区的话,影响将是无法估量的。”“二十三条立法为什么在去年的‘七一’大流行之后不搞了呢?我想香港人对民主的追求不会在大陆同化香港的压力下改变。”“所以这次12月4日的游行人数是个关键。上次50万人上街,的确创造了历史,迫使政府搁置23条。这次不可能有这个人数,但一般认为,只要有5万,对政府就构成重大压力。”“中央政府如果足够开明,应该让香港实行民主,也算是中国领土上的民主实验。香港是全世界最具备民主条件而没有民主的社会。”“不知道二十三条立法的主意是谁出的,我想应该是江时代的东西。二十三条立法表现的大陆专制思维的强固,意欲叫香港人闭口,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可是香港毕竟被英国管理了一个世纪,香港人已经染指西方人自由法治的习气,再也无法接受官僚政府的管理,于是香港人愤怒,50万人盛夏大游行,大陆不得不屈于香港民意,终于使酝酿多时的二十三条立法毙命。”“如果现在大陆想用经济上的施舍来换取香港人放弃他们的民主追求,香港会同意吗?”香港还有我们,谁敢强奸我们,我们就要给他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

北京又让神六太空人去香港作秀了,大陆媒体也跟着大篇幅炒作,显然是为了冲淡港人最关心的民主普选问题。特首曾荫权又发表电视讲话了,意在降低港人对大游行的参与。然而,在我看来,只有足够强大的民意表达,才能对北京政权的独裁意志实施必要的压力;只有香港民间为争取民主的不屈斗争,才能让东方明珠发出耀眼的光芒。

点燃维多利亚公园那不灭烛火的动力,是港人珍惜自由、维护正义和反抗暴政的良知;阻止双普选的力量,是北京官权的,也是港府的;而争取双普选的民间诉求,是港人的,也是大陆人的。

2005年11月29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5.12.0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