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明天就是“世界人权日”,然而,就在“人权日”前夕,中国再次发生令人发指的践踏人权暴行——在广东汕尾市,全副武装的武警向徒手请愿的村民们开枪。

据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BBC、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湾中央社、香港等多家国际权威媒体报导,12月6日,广东汕尾市红海湾东洲乡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当地农民因没有得到适当的土地挪用赔偿而与官权发生冲突,当局出动上千名警察和武警进行镇压,镇压者在试图冲散一千多示威者的过程中释放催泪弹并且开枪射击,造成村民死伤。

官方对这个血案进行极为严格的新闻封锁,大陆媒体上一片空白,境外记者也无法进入当地采访,面对境外记者们的电话采访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广东地方当局和中央新闻发言人均表示不知道此事。所以,外界根本无法了解确切的死亡人数。

据路透社12月7日报导,一名村民透过电话告诉记者:他的兄弟在抗议示威时被击毙。至少有10人被打死,尸体就躺在村民的屋子里。他说:“我的双亲与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员给个说法。”“当局已开始在村子里抓人。”

就在我上网收集这场血案的信息时,接到美国之音记者杨明先生的电话采访。据杨明先生介绍说:他刚刚采访完一位当地村妇,她证实了武警开枪射杀示威村民的事实,她的丈夫就是被射杀者之一。据她介绍,起码有11位村民在冲突中被射杀,30多人失踪。

另据香港《东方日报》9日报导,现在,东洲乡已完全被武警封锁,当地官权甚至出动了防暴装甲车。有伤者亲人向外透露,事发时武警向他们发射约二百枚催泪弹,之后开枪射击。据说山上有十多名中枪死亡示威者的尸体,可是村民无法接近,更不敢收尸。死者亲属只能跪在封村的武警面前,请求让他们出村认领亲人的尸体。

同时,村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自发集结在东洲乡多个地点,包括开枪扫射村民的发电厂前现场、北门桥头都有大批村民,部份人穿上白衣服或披着白头巾,持香烛,下跪拜祭死者。祭祀者说,他们都是死者的家长,因为被枪杀的大部份是村里的年轻人。

另据境外媒体报导,当地官方说:造成血案的责任在村民。当警民对峙时,村民用土制燃烧弹攻击武警,造成三名武警死亡,武警被迫开枪还击;还说村民准备用土制炸弹炸汕尾电厂,引发武警镇压。

但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当地村民,无一不指责官方在撒谎。他们说:村民没有任何暴力行为,而是武警主动向村民开枪。

经济上先富起来的广东,曾经引领过全国的改革开放大潮,广东媒体也曾一度被誉为中国媒体界的改革先锋。然而,从孙志刚被活活打死在收容所开始,一系列备受国内外瞩目的恶行接二连三,从整肃《南方周末》到制造《南方都市报》冤狱,从SARS之源到矿难频发,从镇压太石村维权到制造东洲乡的血案,……近年来的广东正在变成了恶行昭著之区。

甚至,仅凭2005年发生广东的两大恶行——番禺区政府动用黑社会来围追堵截维权人士和汕尾市政府动用武警镇压村民,广东就足以被列为全国的首恶之区。

全副武装的官权和徒手请愿的村民,武警、坦克、射杀、死亡,东洲乡惨案,不能不让我想起那场震惊世界的野蛮大屠杀。六四冤魂还未得到安慰,又有新冤魂仆倒在嗜血的枪口下。

2005年12月6日和1989年6月4日,两个血腥的日子!

小小东洲乡被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装甲车封锁,偌大北京城被全副武装的军队、坦克和装甲车戒严。

徒手村民争取的是赖以为生的经济权益,徒手学子争取的是赖以富民强国的政治权利,二者的诉求和行为都是合法合理合情,但双双倒在罪恶的子弹之下。

十六年时间的流失洗不掉六四惨案的血迹,中国和世界都不会忘记没有得到安慰的冤魂。但中共现政权并没有汲取血的教训,它的独裁本性也没有任何改变,敌视民意和践踏人权,滥用权力和贪得无厌,黑箱操作和撒谎成性,蔑视生命和野蛮冷酷,狂妄肆意和机会主义,不择手段和狡猾阴险……是渗透这个政权骨髓的遗传。

为了东洲乡的冤魂,我强烈抗议:中共广东省汕尾市当局的暴行!抗议中共最高当局严密封锁这一暴行的黑箱操控!

为了让操纵暴行之手曝光于天下,我请求知情者:提供广东省汕尾市党政官员和风力发电厂工程负责人的名单。

为了中国人权的进步,我强烈呼吁:中国国民、海外华人、国际社会、联合国和人权组织,齐声谴责这种野蛮的暴行!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全力帮助东洲乡村民的合法维权行动!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正如记住血染的1989年6月4日!

2005年12月9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5.12.1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