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版本2)

2005年的最后一个月,中国发生了两件被关注的大事:

两件大事

徒手村民与防暴警察
徒手村民与防暴警察

12月6日,广东汕尾当局命令武警射向东洲坑村村民的子弹,不能不让人想起十六年前那场野蛮大屠杀,这一天和1989年6月4日,是后极权中国的两个血腥日子。

十六年前,徒手学子争取的是赖以富民强国的政治权利;现在,徒手村民争取的是赖以为生的经济权益;民间的诉求和行为合法合理合情,却双双倒在罪恶的子弹之下,六四冤魂还未得到安慰,又有新冤魂仆倒在嗜血的枪口下!

12月20日,中共统计局局长李德水对外宣布:全国第一次经济普查结果,把2004年的GDP上调16.8%,达到15.98万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意大利,跃居世界第六。在此基础上,2005年GDP增长9.4%,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英国和法国,跃居世界第四。

一时间,国内外媒体狂炒中国经济地位的飙升,欧美各国更是纷纷聚焦中国挑战,英国首相布莱尔表示:中国最终将会成为左右世界经济的强大力量,为了应对中国崛起的挑战,西方国家应该加快改革。

这两大备受关注的事件,恰好可以作为理解当下中国钥匙:一方面,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和国力军力大幅提升,中共政权的大订单风行西方和中国廉价商品无所不在,中国游客满世界撒钱和中国资本满世界并购;

另一方面,支撑经济高增长的廉价商品来自劳工权利的匮乏及”血汗工厂”,粗放型增长模式造成严重的能源浪费和环境破坏;中共大订单来自独裁政权对全民资源的高度垄断和任意挥霍,中国游客满世界撒钱是权贵私有化和制度腐败的结果,看似稳若磐石的社会秩序来自官权对民权的残酷镇压。

也就是说,中国的社会危机日益加深,独裁强权主导之下的跛足改革,让普通百姓和整个社会付出的综合代价之大,是其他国家崛起过程中难以比拟的。普遍腐败、金融黑洞、两级分化、公正奇缺、环境破坏和道德沉沦,持续增长的经济与社会的巨大债务正在透支着中国人民的未来。

特别是,权贵阶层对底层民众的巧取豪夺愈演愈烈且越来越肆无忌惮,官民冲突也就必然越发频繁和激烈。尽管,官权的镇压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但民间维权仍然此起彼伏。

而且,近年来的群体维权事件的频发地区,已经不再局限于贫困的中西部,而使蔓延到富裕地区如广东等地,说明草根维权所要求的不再是温饱,而是财富再分配的公正和政治权利,说明中国民间的权利觉醒正在由经济权益上升为政治权益。

所以,如果只看大陆的官方媒体,胡温政权每天都在高喊”亲民路线”与”社会和谐”,中国经济繁荣,政治稳定,文化多姿,官方发言人自夸为”中国历史上的最好时期”,御用智囊们赞为”太平盛世”。

t2

比如,中新网12月23日报道:2005年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有一条清晰脉络,即从沟通入手,真诚倾听群众呼声,体会群众切肤之痛,解决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帮助最需要帮助的群众,化解和减少矛盾,构建起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民间维权此起彼伏

然而,现实中的中国犹如坐在暂时平静的火山口上,全面危机随时可能突然爆发。近年来,大规模的官民冲突越来越多,冲突的性质也越来越血腥,官权的镇压也越来越蛮横,从太石村村民罢免村官被黑社会化官权镇压,到东洲维权村民倒在武警的枪口之下,亲民沦为屠民,和谐沦为血案,依法治国沦为靠枪治国。

仅就2005年而言,就发生过如下备受国内外舆论关注的大规模的官民暴力冲突:

2月26日,深圳市发生逾千员工与几百名防暴警察的警民冲突;4月11日,浙江东阳县画水村两万名村民与官方派出的三千军警发生暴力冲突;5月31日,广东佛山民众对强制拆迁的不满与四千多名军警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

6月3日,广州郊区的西州福太纺织厂罢工的三千工人遭到警察镇压;6月11日,河北定州市绳油村的维权村民遭到暴徒血洗,六名村民被打死。

6月13日,广东中山市黄圃镇大岑村上千村民与近千名武警和公安发生冲突;6月14日,广东东莞塘厦镇爆发大规模警民流血冲突;6月14日,广西省南宁市发生大批民众与二千名警员的冲突,抗议民众一人死亡,五人受伤,多人被捕;6月26日,安徽池州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抗议者在派出所门外燃放爆竹并且向警察投掷石块;6月29日,湖南省衡山县公安打死一名中年孕妇,上万当地民众包围派出所大楼,推翻及焚烧公安车辆泄愤。

7月15日,浙江省新昌县发生上万村民与上千防爆警察和保安队员的大规模暴力冲突,有7名警察和40多民众受伤;7月-10月,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与官方压制之间的斗争在10月7日演变为大规模警民冲突,两位工人代表和八位维权骨干被抓,多人受伤。

武警包围了太石村
武警包围了太石村

8月-10月,广东番禺区太石村因官权压制村民合法罢免村官而导致官民冲突,当局数次出动数百上千警力进行镇压,还动用黑社会人员对维权人士进行围追堵截,帮助村民维权的郭飞雄先生至今仍然深陷囹圄。

11月5日,深圳市发生逾千名基建工程兵及家属与数百名警察的暴力冲突。11月16日,辽宁大连甘井子区发生三千多民众与数百名公安的冲突。

汕尾东洲血案,无疑是2005年中共官权制造的最为恶劣严重的流血事件!

理念无根本改变

广东汕尾当局开枪镇压东洲村民的血案,给各地官权提供一个非常恶劣的示范,如果中共最高当局不作出严厉处罚,以杜绝此类血案的再次发生,那么全国各地的官权就将群起而效仿,势必造成更多更激烈的官民冲突,甚至会影响到国际社会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信心。

但就中共当局的处理情况看,仍然是一以贯之的小角色充当替罪羊。目前,只有一名低级官员被刑事拘留,不要说广东大员毫发无损,即便是汕尾市的主要负责人也安然不动。

东洲血案再次证明:中共政权的执政理念和危机处理方式仍然没有根本改变,仍然滥用权力和贪得无厌,敌视民意和践踏人权,蔑视生命和野蛮嗜血,黑箱操作和撒谎成性,狂妄肆意和机会主义,不择手段和狡猾阴险……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制度性保护和纵容,各级地方政府才能无所顾忌地滥用权力和榨取百姓,广东当局才敢动用从黑社会围殴到武警射杀的残暴手段来镇压合法的草根维权。

如果中共最高当局仍然固守现行制度,不对现行政治制度进行民主化改革,写进宪法的人权就将仍然是一纸空文,类似的暴行和血案还将继续发生,不要说社会公正与和谐社会无从谈起,即便是跛足改革所积累的重重危机也难以解决,甚至连危机的缓解也将变得不可能,久而久之,必将演变成社会的广泛对立和总体危机。

【BBC 】
2006年01月0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15北京时间 20:15发表

编者注:博讯上还有另一版本,内容基本一致但分段不同,有写作日期。

刘晓波: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版本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