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中国崛起引起世界关注

近年来,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越来越引起西方国家的关注。

二○○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统计局局长李德水对外宣布:“全国第一次经济普查已经圆满结束”,发现漏报二点三万亿元人民币,由此二○○四年Gdp增加百分之十六点八,达到十五点九八万亿元人民币,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六,超过了意大利。在此基础上,二○○五年Gdp增长百分之九点四,中国经济总量将跃居世界第四,超过英国和法国。

不过李德水特别指出:不要光看Gdp总量,而要看人均Gdp.按照人均Gdp,中国还排不进百位。

但国内舆论仍然一片亢奋,而欧美各国更是纷纷聚焦中国挑战,再次引发“中国威胁论”的升温,英国首相布莱尔表示:为了应对中国崛起的挑战,西方国家应该加快改革。

崛起是否可怕,关键在于制度

然而,中国并非东亚各国中经济崛起的惟一国家或第一国家。事实上,早在中国崛起之前,日本经济崛起的速度和质量都要超过中国。经过一九四五年到一九五五年的十年,日本经济恢复到战前的水平;之后的日本经济开始飙升,Gdp以年均百分之十高速增长,且持续长达十八年之久;一九六八年时,日本以一五九七亿美元的Gdp超出了西德、英国和法国,一跃成为资本主义的经济大国。一九七三年后年均Gdp增长百分之五,进入稳定发展时期,到八十年代中期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日本经济飙升不仅是Gdp总量,更是人均Gdp;一九五○年时,日本人均Gdp仅仅是美国的十四分之一(一三一美元与一八九七美元之比),但到一九八七年时,日本人均Gdp已经首次超过了美国;也就是说,在大约四十年的时间里,日本人均Gdp增长了一五一倍。而且,日本经济飙升使各阶层普遍受益,并没有带来像中国这样畸形的两级分化。从财富分配的公平性上看,在西方七大资本主义国家中,第二大经济体的日本却是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也就是收入分配最公平的国家之一,日本的基尼系数只有零点二八五。

由此可见,日本追赶西方强国的速度,比现在的中国还要快,仅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更重要的是,这种追赶所产生的社会效果主要是正面的,既是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的双重赶超,也是价值观念、政治制度和社会公正的全面提升。

日本与中国,同样作为与美国打过仗的东亚国家,但当年日本的经济崛起并没有引起西方的惶恐,更没有“日本威胁论”的流行,恰恰相反,西方发达国家把日本接受为“七国集团”的成员,而正是这一集团,主导着世界经济发展的方向、速度和规模。

而现在,中国的经济崛起的迅速与质量都远不及当年的日本,却被西方国家视为最大威胁。之所以如此,根源就在于中国的制度性邪恶并没有根本的改变。历史的教训告诉警示后人,一个实力强大的独裁国家是极为危险的。因为:

独裁必然扩张

一,从政权性质的角度讲,独裁政权天然就具有无限制地扩张权力疆界的本性,随着实力的迅速攀升而来的,必然是独裁者扩张意志的高涨,大国外交的提出正是这种扩张意志的表现。更重要的是,独裁政权的天然扩张倾向,因其拥有垄断全国的主要资源的绝对权力而变得格外危险。它可以不经民意的认可和授权而一意孤行,可以为实现独裁意志而迅速集中举国之力。中共现政权不惜花大钱进行军事现代化和航天工程,向可以提升政权形象的各类对外工程投入巨资(如奥运工程、对外文化工程和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工程),中共寡头怀揣大订单周游欧美国家,中共大公司加入国际购潮,特别是近两年加大了对流氓国家的无偿资助(如胡锦涛等高官访问朝鲜、古巴、苏丹等国家,每到一处皆慷慨撒钱)。

“狼性崇拜”成国民新图腾

二,从社会心理的角度讲,独裁政权拥有垄断的信息权和言论权,它可以通过强制性的灌输和欺骗来建立大一统的官方意识形态。现在,当共产意识形态早已破产之后,为了重建一党独裁的合法性,它必然把民族主义或爱国主义作为核心意识形态,对内灌输国耻意识和民族自傲,对外灌输外敌意识和复仇情绪,煽动起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狂热,有意纵容那种挑衅的好战的狼性,用于反美、反日、反台独。现在,“狼性崇拜”正在变成国民意识的新图腾之一,泛滥于新左派与爱国愤青的言论之中,也促成了小说《狼图腾》的持续畅销。

社会矛盾促进危机爆发

三,从社会稳定的角度讲,中国经济崛起是以牺牲社会公正为巨大代价的,高增长的主要受惠者与绝大多数中国人无关,而只是极少数权贵受益,致使贫富差距逐年拉大且毫无缓解的迹象。随着中国的经济高增长而来的,是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的迅猛增长,一九七八年为零点一八,一九八八年为零点三八二,一九九四年为零点四六七,现在,个人年收入和人均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分别达到了零点五二九和零点五六一,已大大超过零点三五—零点四的国际警戒线水平,而实际差距可能更大。因为,显示在财富排行榜上的中国富豪,仅仅是暴富群体的冰山一角,制度弊端带来的不安全感使大多数富豪不愿意“露富”,特别是从中央到地方的权贵家族,无疑是跛足改革的最大受惠阶层,但没人知道邓小平、陈云、江泽民、李鹏等大权贵家族究竟拥有多少私人财富。

现在,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各类关于中国财富分配的调查数据都在证明,中国已被公认为世界各国分配最不公平的国家之一,特别是城乡收入的差距为世界之冠,从而造成深层危机不断累积,导致民间反抗的愈演愈烈,表面的稳定在危机四伏的待发火山之上显得极为脆弱。独裁弊端造成的危机和不稳定,也是西方把中国视为威胁的主要原因之一。

换言之,至今仍然敌视民意的中共现政权无法用柔性的方式应对民间维权,更找不到缓解公正危机的制度性手段,致使官民之间的大规模暴力冲突不断发生,很容易引发出全面的社会危机。而十三亿人口大国的深层危机一旦全面爆发,必将对国际秩序造成强烈的冲击。

自由国家不会信任独裁国家

尽管,现在的中国还远不具有可以抗衡自由国家的实力,也谈不上二十年后成为称霸世界的第一强国,但是,一方面,独裁政权特有的权力狂妄和被独裁政权误导的民族主义,正在走向丧失理智和泯灭普世价值的盲目狂热,已经为将来的称霸准备好了可怕的天下心态。另一方面,独裁政权无力解决越积越深的社会危机和缓解日益激烈的官民冲突,很可能在内部的危机和冲突即将全面爆发之前,借助于对外扩张来凝聚民意和转嫁危机。

总之,自由国家对独裁国家不可能产生真正的信任,越强大就越不值得信任。所以,除非中国变成自由民主国家,否则的话,“中国威胁论”将伴随着中国经济崛起的始终。

二○○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于北京家中

【动向】2006年1月号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