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爱琴海,自由的海

在胡温政权严控互联网的一片肃杀气氛之中,大陆网络上已经找不到几家敢言的网站了。

经朋友介绍,我游向“爱琴海”。

爱琴海,令人联想到一望无际的蓝色和自由;进入这片网络之海中的蔚蓝色,首先跳入眼帘的是表达网站宗旨的四句箴言,如同一片蔚蓝中最醒目的白色浪花:

在麻木中催生觉醒
在谎言中说出真相
在腐朽中孕育重生
在黑幕中寻觅希望

“催生觉醒”是启蒙愚昧和麻木,“说出真相”是戳穿制度性习惯性谎言,“孕育新生”是化腐朽为神奇,“寻觅希望”是以乐观的信心面对未来。

再看网站的形式和内容,偏重于文学性和文化性。站长林辉先生介绍说:爱琴海致力于中国新文化力量的凝聚,及时上传国内文化界的民间活动,发表作家诗人们的优秀作品、提携新生代文学青年,面向海内外举办诗歌、散文的大奖赛。但由于封杀,最近的两个文化活动将无法继续,爱琴海网与香港银河出版社联手的“中国桂冠诗丛计划”也被迫搁浅。

同时,爱琴海致力于对社会现实和国家民族命运的关注,设有每周评论、专题专访、民间立场、思想前沿、时代导读、汉诗天空等专题;所以,爱琴海并不回避敏感的时政事件和敏感人士的言论,主页的重要位置常常留给被封锁的敏感事件,如刘宾雁辞世、冰点事件;放在最醒目位置的定期更换的文章,大都是尖锐的批评性文字,比如余杰、龙应台、秦晖、何清涟、王怡、刘晓波等人的文章。

总的感觉,严肃而温和,高雅而锐利,活力而包容。更重要的是:独立。

正因为如此,爱琴海网迅速在中文人文网站中脱颖而出,吸引了大批热爱文学和关注严肃问题的网民们,正处在欣欣向荣的急遽上升时期。自从第一次浏览了爱琴海之后,我也像其他喜欢蔚蓝色的网民一样,每天都要上去“畅游一番”。

然而,爱琴海被封杀了!正如冰点被停刊一样!

中共当局就连这样一家相对温和的人文性民间网站也不允许,让我再次领教了什么叫老大权力的小肚鸡肠;浙江省网管部门提供的封杀理由,也让我再次见识了中共新闻管制部门制定的相关规定的蛮横。

可恨吗?当然可恨。这个仇视民意的政权,什么时候主动地倾听过、尊重过民意?什么时候在乎过、保护过民权?民意所爱正是官权所仇!民权所争正是官权所夺!

可笑吗?当然可笑。但一向自奉为“伟光正”的傲慢官权,天生就患有严重的“自我认知障碍综合症”,它什么时候意识到过自己的丑态百出?即便是偶尔意识到了,也要假装一脸镇静、满不在乎。在官权权威大幅度贬值的今天,它早在遍地开花的民间戏谑中练就了一身“滚刀肉”。正所谓:“我是流氓我怕谁!”

据林辉先生介绍,爱琴海网被当局封杀过三次。第一次封杀是因为官权不喜欢网站关注“冰点事件”;第二次封杀是因为官权特别恐惧“蓝色道路论坛”中的部分帖子过于敏感;第三次是新闻办出面的“终极封杀”。当日,网站总编辑力虹去当局交涉,试图通过沟通商榷来解决问题,得到的却是官权的冷酷回应。

执行封杀的浙江有关部门辩解道:爱琴海“在向有关部门备案时所提供的电话和地址均是虚假的”“他从办站伊始,就在有意逃避有关主管部门的依法监管”和“大量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道”。然后拿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信息产业部于联合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引证其中的第5条来说明是依法关闭。该条规定:“非新闻单位设立的转载新闻信息、提供时政类电子公告服务、向公众发送时政类通讯信息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应当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审批。”

首先,按照国际互联网惯例,只要申领到ICP(营运)证,任何一个网站都是合法的,理应受中国宪法的保护。但对中共来说,与国际接轨只意味“要美元而不要自由”,要“大国崛起而不要人权落实”。

其次,时政新闻乃公共信息,与民众生活、社会公益息息相关。媒体的主要责任就是向社会提供公共信息,每一个公民也应该享有知情权。媒体提供的公共信息大致有两类,一类是独家新闻,一类是转载新闻。独家新闻非但不怕转载,反而转载频率越高越好!世界上的所有媒体都会“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道”,只要在转载时标明出处即可。

然而,《规定》居然明目张胆地实施信息发布权的独家垄断,把时政新闻的发布权授予所谓的“新闻单位”,而对所谓的“非新闻单位”则实行严格的审批制度。稍微了解点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被授权发布时政新闻的“新闻单位”大都是“党的喉舌”,而无权发布时政新闻的“非新闻单位”大都是民间网站。

就在“爱琴海”被封杀一周后,停止滚动将近一个月的“世纪学堂论坛”再次开张,但网站贴出的《世纪学堂公告》称:

“世纪学堂从即日起参照同类网站的管理方式,实行事先审贴制。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信息产业部联合颁布的《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世纪中国网(包括世纪中国系列论坛)不属于有资格登载或转载时政新闻的网站,请网友们不要将有关时政贴发到学堂。

由于学堂的版主皆非职业版主,不一定随时在线,主贴审核会有一些时间延误。因此给网友们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同情,恳请大家谅解!

2006年3月15日

显然,《规定》第五条已经变成所有非喉舌媒体和民间网站的杀手,但即便按照中共人大制定的《宪法》、《立法法》和《行政诉讼法》来衡量,这“规定”也是典型的行政违法:一,违反了《宪法》中有关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规定;二,违反了《立法法》第三条:“立法应当遵循宪法的基本原则。”也违反了第九条:“有关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司法制度等事项”,国务院无权制定行政法规。三,宪政学者陈永苗指出,审批属于行政许可,而《规定》第五款违反了《行政许可法》的第十四条、第十七条,是非法之法,不能作为执法的依据。

胡温政权对大陆的独立民间网站的封杀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江泽民主政时期。最敢言的“不寐之夜”和“民主与自由”,在被关闭几十次之后,已经在大陆网络上消失;相对温和的“宪政论衡”、“一塌糊涂”、“文化先锋”和“真名网”,也一个个消失在黑幕中;2005年9月30日“燕南网”贴出“整改通知”后,直到今天还没有整改完毕;就连自律严格“关天茶色”也麻烦不断,动不动就显示“找不到网页”,甚至连个人博客也要封杀。

在如此大面积的封杀行动中,“爱琴海”当然在劫难逃。但在这次力量悬殊的官民的对峙中,无权无势的“爱琴海”同仁并没有消沉。3月9日,他们在网站被封的第一时间发出公开呼吁《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3月13日,爱琴海网友组成“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一号通告;爱琴海站长林辉和总编辑力虹先后表达公开抗议;愤怒的网友纷纷撰文谴责当局的封杀,境外媒体也跟踪报道“爱琴海事件”。

在爱琴海同仁的抗争和海内外舆论声援的压力下,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和省通讯管理局不得不在3月15日对爱琴海事件作出回应。但爱琴海同仁和网友并不认同当局的狡辩。力虹在接受采访时说:“看完这篇东西,我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克格勃’的气味!”

同时,民间抗争的目标也开始指向《规定》本身。署名“天理”的网友发出《“爱琴海”网站被关闭的官方说法与网友的质问!》;宪政学者陈永苗发表《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文章;维权人士李健提出《关于审查“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建议书》;林辉先生在《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指出,封杀爱琴海是“不合程序的关闭”、“不合人性的封杀”、“不合情理的举动”、“不合潮流的规则”,可谓掷地有声的抗议。

尽管,我对爱琴海在短期内开禁并不乐观,但我仍然对民间的网络维权前景抱有乐观的希望。我认为,发生在互联网上的一次次官民博弈,必然是一场长期的消耗战。可喜的是,民间的网络维权越来越表现出一种平静、理性、善意、乐观、明亮的气质,不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或一夜聚变的革命,而致力于持之以恒的韧性抗争,一点点地消耗掉寡头独裁的残存合法性资源,一点点地扩大民权运动的道义资源。

以争取自由权为核心诉求的非暴力民权运动,可以是低调的平和的,却是坚韧的有力的;尽量争取以法治化的形式展开,包括不间断地推动一系列恶法的废除或修改;尽量激励“沉默的大多数”敢于发声,使独裁政权对人权的每一公然践踏,皆要遭遇到来自民间的反抗。坚持关注一个个具体案件的维权方式,依靠个案维权的持续积累而逐渐赢得更多的民间支持。

面对黑箱政治和秘密警察式打压,民权抗争的最佳方式是坚持公开化原则,这既是挑战恐怖政治的最有力方式,也是清除厚黑政治和犬儒道德的有效良药;既是民间的尊严和勇气的展现,也是对民间自身局限性的反省,更是向所有死难者和受害者的忏悔。

也就是说,用公开化的良知来确立民间的尊严,来表示对恐怖镇压的蔑视,来克服内在恐惧的自戕和地下心态的阴暗。而民间良知的公开化,也是对官方执法者的职业操守和执法水平的考验。正如林辉在《让政治还原成每一个人的政治》中所言:“我们当前要做的首先是让自己成为一个充满自由、正义精神的强大个体,并以自己的丰满和真诚去点燃每一个被抑制的个体内心对自由、正义的渴求,让正义与自由象一条精神的河流在绝大多数人中间流动起来、浩荡起来,成为无法阻挡的力量和人类精神的美丽景象,同时感化或涤荡那些想阻挠人类进步、谋求独断利益者。”

是的,对于反抗独裁的自由事业而言,只要独裁存在,耻辱就不会消失。在独裁下生活了几千年的国人,确实已经错过了太多挽救个体的民间的尊严的时刻。但今日的民智已经不再愚昧,民心也正在摆脱自我恐惧,民间勇气的任何一次爆发,不仅是在洗刷以往的耻辱,而且是在点滴积累地培植具有耻辱感和谦卑感的健全民族精神。

昨天是为冰点呐喊,今天是为爱琴海发声,每一个体追求自由、捍卫尊严和洗刷耻辱的行动,无论何时开始,永远不会为时已晚!

爱琴海网站是民间诗人的网络家园之一,总顾问是著名诗人北岛,囊括了一大批中国著名诗人,如邵燕祥、芒克、王燕生等。诗人的家园可以被封杀,但诗人心中的蔚蓝色不可能被污染。

爱琴海,诗意的名字,让我想起天才女诗人茨维塔耶娃致帕斯捷尔纳克信的一段话:“我不喜欢大海。……那么大的地方,却不能行走。”(《老皮缅处的宅子》,苏杭译,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版P341)女诗人对大海的感觉是独特而奇妙的,我对“爱琴海”的怀念是悲愤而欣慰的。无界的互联网比大海还宽广,它为整个世界提供自由流动的信息,也让公共发言越来越平民化大众化。蛮横的官权可以暂时封锁爱琴海等网站,却永远无法封住觉醒灵魂的自由行走。

2006年3月16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2006.03.1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