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面对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的强硬小泉,胡温政权还以拒绝高层互访的强硬,胡温还罕见地允许中国各地举行反日游行,两国关系遭遇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最长的冬天,中日之间相互激荡的民族主义愈演愈烈。

与此同时,两国政府也非常清楚,以强硬对强硬,只能为两国利益和区域稳定带来伤害。理性的交往总比老死不相往来、面对面的握手总比背对背的敌视,更符合各自的利益。所以,两国政府都在寻找打破外交僵局的时机,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小泉一下台,胡温政权几乎是无条件地邀请新首相安倍访华,安倍首相也破例地在上任伊始就来到北京,向中方伸出“战略互惠关系”的橄榄枝。安倍访华仅仅一天,却被称为“破冰之旅”。现在,中共总理温家宝把三天访日行程称为“融冰之旅”,意在为正在恢复的中日关系加温。

温家宝选择在樱花盛开的4月访日,似乎具有某种象征意义:大自然的春天融化冬日冰雪,温家宝访日融化政治寒冬。日方的接待也足够温暖,安排温家宝在日本国会发表演讲,这还是22年来的首次。访日三天,温家宝的平民风格和温情秀,也的确得到舆论的好评,但这些个人收获却无助于中日政治关系的实质性改善。正如当年朱鎔基访日,他本人也赢得了颇高的人气,但此后的中日关系却一天不如一天。

4月11日公布的《中日联合新闻公报》,除了经贸关系中的利益互惠和枝节性内容之外,根本感受不到能够融化中日坚冰的政治春风,即没有就中日如何建立政治互信达成任何协议,哪怕是表面上的协议也没有。12日,温家宝在日本国会的演讲,大谈中日的历史渊源多么深厚,中国对日本的恩惠何等慷慨,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多么野蛮,但关于中日之间的冲突和难题,温家宝不过是在重复老生常谈而已。比如,中国不会支持日本“入常”,而只会为日本争取变成政治大国的努力设置层层障碍;日本也不会甘愿承认两强并立于亚洲的局面,而只会继续提升美日同盟和自身的军事能力,以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

也就是说,中日之间,有至今仍然难以化解的历史恩怨,有政治制度的差异,有经济能源军事等方面的争夺,更有谁是亚洲老大的地缘竞争。近年来的中日关系,历史仇恨及民族主义的升温,现实冲突及不信任的加剧,两者相互激荡,中日关系渐行渐远。所以,温家宝的“融冰之旅”,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质意义,无论嘴里吹出多温暖的春风,也很难真正融化政治坚冰。

二、历史问题服务于现实利益

表面上,中日双方都很在乎历史问题,小泉时代的中日坚冰就来自历史问题。访日前夕,温家宝在接受多家日本媒体的联合采访时,再次高调呼吁安倍内阁不要参拜靖国神社,似乎中方最关心的仍然是历史问题,但那不过是迎合民族主义情绪的口水战而已。实质上,中日矛盾的深层原因是竞争对手,日美同盟对中国的遏制以及台湾问题,经济能源军事等领域的竞争,才是北京最为关注的现实问题。因为,中共政权连自家的历史恩怨都不想清算,怎么会真的在乎与他国的历史恩怨。

以往,中日政治关系的矛盾,并不能影响中日经贸关系的顺畅,所谓“政冷经热”就是最好的概括。而小泉时代的政治严冬第一次影响到经贸关系,“中国威胁论”在日本国内的升温,日本以往的对华投资政策受到质疑,改变日本在亚洲的投资方向的呼声响起。2003年,日本政府宣布把对外援助的重点从中国转移到印度,对华经济援助连续两年削减25%,而对印度的经济援助增加20%.所以,温家宝访日的目标之一是让中日经贸回到以往的轨道,让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

中日关系降温而日美同盟升温,如果北京仍然找不出缓解的办法,日美同盟将更加紧密,对中国的威胁也就更大。今年3月13日,《日澳安保共同宣言》出台,显然是以中国为假想敌的日美同盟的扩张,美日澳共同构成“自由与繁荣之弧”,以遏制独裁中国的崛起。同时,日本与印度的关系持续升温,在日印首脑互访中,经贸合作与政治互动同时展开。所以,温家宝访日的另一目标就是为“中国威胁论”降温,降低美日澳同盟遏制中国的力度。

也就是说,胡温政权在历史问题上表达的民族主义愤怒,不过是内政外交的手腕而已,对内是为了增加政权的道义凝聚力,对外是作为赢得经济政治利益的筹码。

三、日本应该用“人权牌”代替“经贸牌

纵观近代、现代和当代的中日关系,从来没有建立在政治互信和道义共识的基础上,而是基于利益至上的机会主义外交:对方强大时就韬光养晦,自身强大时就傲视对方。时至今日,中日关系仍然以经济实用主义为黏合剂,以极端民族主义为道义牌。日本政府绝不会为了谴责中共独裁的不义而牺牲经贸利益,中共也不会为了讨还历史正义而牺牲中日经贸。

然而,日本政府必须认清,大把撒钱的外交买不来日本的政治大国地位,也无法消除中日双方的政治敌意,更无助于缓解中日双方的民族主义情绪。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日本经济的停滞不前,中国人的一阔脸就变的民族劣根性再次复活并飞速膨胀,决不能让日本通过“入常”来分享中国在亚洲的政治大国地位,历史恩怨不过是阻止日本“入常”的借口而已。

日本担心的最大威胁是独裁中国和极权北韩,因为没有北京对平壤的支持,金家暴政不可能那么猖狂和无赖。所以,曾经给予中国的经济崛起以巨大帮助的日本,意欲消除中国威胁的最佳办法,不是继续维持“政冷经热”的跛足外交,也不是强化国内的极右民族主义,而是从现在开始深刻反省历史和真诚道歉,为亚洲的民主化承担相应的责任。与其利用日美同盟在军事上遏制中国,远不如在政治上帮助中国变成一个民主国家。日本应该与美国与亚洲的其他民主国家一起,高举自由、人权、民主的普世旗帜,致力于在外交上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和政治民主,既是在帮助中国人民,也是在帮助日本自己。

2007年4月14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7.04.1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