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魏京生担起厄运前行

厄运又一次沉重的压在了魏京生肩上。魏京生被秘密关押一年八个月又十六天後,中国政府终于通过新华社向外界宣布:魏京生已于二十一日被正式“依法逮捕”,北京公安局有大量的确切的证据说明魏京生“阴谋颠覆政府”。这个时间把握得很好。一个月前,江泽民和柯林顿在纽约举行过中美高峰会,几天前江泽民又和美国副总统在日本大阪有会谈。这些会谈中,中国政府要求美国不再于联合国每年一次的人权会议中,支持对中国批评谴责的人权决议案,美国政府同意考虑。美国政府的这一考虑,意味着八九年北京屠杀後,国际上对中国恶劣人权记录所施加的影响和压力,已经在放弃了政治和经济的制裁後,也将从道义的谴责上後退,国际社会今後只有听凭中国政府蹂躏这一人类的普遍价值。中国政府也不做假,立刻毫不犹豫的将人权迫害升级,不仅不放今年五月以来秘密关押的王丹、刘念春、刘晓波等许多人,反而立刻将秘密关押近二年的魏京生正式逮捕。中国司法部门现在要依法办案了。

中国政府可能再度迫害魏京生,我从来没有对此怀疑,遗憾的是魏京生却不大相信。魏京生去年被警察带离北京去“旅行”前一二天,他在电话中告诉我,派出所的警察找过他,央求他不要再对外国报刊电台讲话,少与外国人来往。他笑着说警察告诉他,请给点面子不要为难他们小警察,否则上面怪罪下来小警察们消受不起。我笑不起来,我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危险信号,魏京生确有必要改变他的做法。为了让他接受我的看法,我们在电话中谈了半个多小时,虽然他最後说会注意言行避免刺激政府,但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迫在眉睫。他甚至说中国政府不敢再抓他,因为中国政府不至于这么傻,明知道世界关心重视却硬要表演迫害暴虐。

如果中国政府真能遵守自己的法律并按照规矩打牌,魏京生的乐观自信不是没有道理。他在离开监狱的短暂时间里,就我所知道,不要说触犯中国法律,就是激烈极端的言行也没有。我们经常通电话、通信或是托人捎话捎信,他的主要思想和情况,我应该说都能了解。魏京生刚离开监狱时,就与我多次谈到,对人权民主的追求绝没有动摇,但要合法的渐进的争取,民主就要包容各种党派和观念。魏京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出狱之後只做了两件事,通过国际报刊电台讲述自己的政治看法和人权民主理念,想方设法帮助“六四”死难者家属和其他的政治受迫害者。这两件事既体现他对人权民主的追求,又是温和的合法的渐进的,是魏京生在他的条件下设想出来的为人权民主而努力的方式。当然,魏京生在国际报刊电台讲述的政治看法和理念,有对中国政府恶劣统治的讲述和批评。这是无可避免的,因为事实如此。面对中国极权统治的专制暴虐,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腐败贪婪,只要不是这一体制的受益者,人品又真实坦诚,没有批评谴责才叫人奇怪。给死难者家属和受迫害者提供帮助,更是基于人道主义精神,魏京生除了运用自己的新老关系和影响,设法在国际上筹措一些捐款,他也拿出一些自己的钱用于这方面。在魏京生所做的这些事情中,只有人性的责任和尊严,还有人道和情义,绝无违法犯罪可言。这就是魏京生之所以认为中国政府不敢迫害他的事实根据。

後来的发展证明,中国政府并不依循法理和常规。魏京生被关押之後,中国的一些警察曾经动员童屹原先的丈夫郑成武,希望他出面告魏京生破坏家庭罪,想给魏京生扣上刑事犯罪的坏名声。曾经参加八九民运的郑成武深明大义,他与童屹的感情早已破裂,而且已经离婚,绝不想被警察用来当枪使,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反而在童屹遭受劳动教养迫害时多方奔走救援。警察也曾经想对魏京生的经济活动下手,终因拼凑不成什么而作罢。但是,中国的警察不会没有办法,魏京生再遭厄运时我就对一些朋友说过,中国政府不会善甘罢休,魏京生很可能又被长期关押。秘密拘禁二十个月後又逮捕起诉,我当初的话今天看来真的不幸而言中。我之所以有坏的推测,是因为我了解共产党政权,也了解魏京生的性格和勇气。对中国政府而言,天下只有一个真理,就是中国政权是中共的私有物,因政治和思想落入警察手中的人,或是接受这一“真理”或是去蹲监狱。而对于魏京生这样重要的异议人士,更是轻易不抓,抓了没有满意结果绝对不放。魏京生的性格历来宁折不弯,他的勇气又足以藐视一切威胁和监狱苦难。这样硬碰硬的结果,必然是掌握国家暴力的政府将魏京生关押不放。

魏京生被关押近二年,才收集到证据说他犯有“阴谋颠覆政府罪”,听起来真象天方夜谭。魏京生离开监狱的时间还不够半年,他分分秒秒都在警察的严密监视控制下,有什么是警察不知道的,要用二十个月收集证据?在一九七九年,在没有几个人知道魏京生是何许人的时候,魏京生和英国记者麦肯奇的私下谈话,都没有逃出警察的耳朵,并将之作为证据用于法庭判魏京生重刑,而今天魏京生已是举世注目的中国异议人士,却要用违法手段关押二十个月收集证据,这是说哪家的笑话?魏京生被关押近二年,除了秘书童屹也被关押并以私刻印章为借口,处以二年半劳动教养,没有其他人因与魏京生有关而被拘禁或处罚,说明魏京生这次被秘密逮捕只是他个人的事情。就算魏京生本事再大,阴谋颠覆政府他一个人怎么实现?中国政府将个人的言行都归入颠覆政府的罪行,这政府的神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对魏京生起诉审判,是中国政府演给国际社会看的又一起人权迫害。魏京生虽然没有料到这次迫害来的这样快,但是在中国争取人权民主意味着什么,他却有清醒认识。在中国共产党的词典里,一切道理法律都是棍棒,功能是毒打别人维系权力。所以在中国要承担社会道义和责任,就要面对个人前程安危的厄运,这是每一个敢于不平则鸣的人都会面临的挑战。但是许多优秀的中国人,正是为了改变这种对人性的迫害,放弃了个人的稳定和安全,坚定不移的追求民主人权。魏京生就是这许多优秀中国人中的一个杰出代表。他从离开监狱起,立即投入了对人权民主的追求行动,说明他早已将个人的舒适安危置之度外,决心担起厄运前行,为的是明天的中国不再如此专横黑暗,中国能够人人享有做人的权力和尊严。

【北京之春】1996年1月号-专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