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中共绑票的人权三角游戏——魏京生获释感想点滴

魏京生获释了,不少人士称,中共人权有了进步。

我却认为,这是中共绑架人质,玩弄人权三角游戏的又一表演,我们不能给中共加分,反而要戳穿其玩弄这一游戏的阴谋。

中共释放魏京生,正逢台湾白晓燕绑票案落幕。中共捉放魏京生,与土匪绑票、放票有相似之处。土匪陈进兴等绑架无辜,为的是勒索钱财,钱到手,放人质。目的达不到,匀人质。中共绑架魏京生等无辜的民运人士,目的之一是向国际社会勒索,他勒索的是比金钱更重要的财富——尖端科技。当然,中共这个绑匪捉放魏京生,还有多重目的,此不多述。

土匪陈进兴的目的未有达到,绑匪中共的目的却达到了。随着魏京生的获释,美国政府开始放松对中共高科技输入的管制。

中共的绑票手法比陈进兴等高明的多。毕竟,中共干绑票已干了几十年。现在,还有一些人质在他们手中,如王丹、刘晓波、刘念春等。中共正在计算勒索筹码,物色勒索对象。一旦筹码兑现,他们还会放出某些人质。中共不怕释放人质,放了,再绑,反正有的是无辜者。

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中共正在玩弄绑票的人权三角游戏。

首先,中共唱主角,绑架无辜。绑票之后,待价而沽,要求国际社会按其索价而赎票。

接着,国际人权团体及活动人士呼吁中共放人,呼声愈高,中共索价就愈大。

最后,国际社会(如美国、法国政府)出面,与绑匪中共谈判,同意中共的索价。中共随即释放人质。

中共食髓知味,再行绑票、勒索——人权团体、活动人士呼吁——国际社会出价赎票——中共放人。就这样,中共导演的三角游戏循环上演。

在这场游戏中,国际社会(如美法政府),自以为得分,似乎他们救人成功,树立并维护了人权卫士的形象。

在这场游戏中,人权团体及人士,好象也获得了胜利,大声疾呼的确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其实,真正获益的,是中共绑匪集团。中共捉放人质,既拿到了他们想要的尖端科技,又赢得了人权进步的赞誉,可谓名利双收。

我绝不否认人权团体、人权人士及国际社会在营救魏京生等被捕人士方面的努力,事实上,我本人也是呐喊队中的一员。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只是被动地参与中共导演的人权三角游戏。如果我们不识破中共的阴谋,参与这一三角游戏,甚至陶醉于表面上的放人“胜利”,那么,就会陷于中共的绑票游戏布局。

这里,我要导出两个结论。

第一,人权运动的重点应该是阻止中共绑票。绑票之后而呼吁放票,当然是我们要做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唤起全体人民的人权意识,制止中共的绑票行为,制止中共践踏人权的行为。

第二,人权工作是一项重要的工作,人权运动是泛民主运动的一翼。广义上讲,追求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甚至同性恋的自由,都属于人权运动。在西方,人权运动被界定性非政治性运动,在中国,人权运动更不是政治性民主运动的主流。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其目的应该是结束中共专制,建立民主的新中国。这是民运的大格局,这是民运的主战场。如果我们自陷于中共绑票的人权三角游戏之中,并将这一游戏夸大为民运主流,那么,真正的民运主流可能就会被忽略,甚至被排挤为边缘状态。

对付中共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绑匪集团,唯一的办法,就是象围剿陈进兴、高天民一样,全民共讨,直至歼灭。唯此,政府将老百姓绑为人质的事件,才能在中国杜绝。

我们希望,人权团体、工运团体、学生团体等泛民运组织,与政治性民主运动的主流协同作战,共同完成围剿中共绑匪、结束中共专制、建立民主中国的大业。

【北京之春】1998年1月号-封面主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