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春】难忘的历史伤口——“六四”九周年纪念活动纪实

“朦上眼睛,就以为什么都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什么都听不到……”一首悲壮的《历史的伤口》,人们已经唱了九个年头。一九九八年国殇日的前夜,当这首歌再次响起,从多伦多大学的烛光晚会传到纽约的“天安门广场”的纪念集会上的时候,巨大的歌流中已经增加了魏京生、王丹的声音。全世界一年一度的悼念活动开始了。

北京:第一声惊雷

打响这个悼念活动的第一声惊雷的,还是身在北京的中国公民。海外报刊都在显着的地位报导了这样的消息:北京公安人员于“六四”天安门事件九周年之际,拘捕了两名在天安门广场散发传单的男子,据目击者说,两名男子中的一人还坐着轮椅,年约四十多岁,他无视广场上的便衣和制服公安人员,在靠近人民英雄纪念碑时朝空中抛出一大叠传单。刹时间,二十名左右的公安人员冲过来将他逮捕,后由四名公安人员将此人抬走。围观的群众纷纷拣拾散落满地的传单,至少有三名外国记者被限制行动。……

我们无法阅读到传单的内容,也不知道两位男子的背景。但是我们可以确认的是,中国人民的真实的意见,还是希望强烈地表达出来;天安门广场,仍然是一个最佳的表达地点,这种民意,任何强力最终都压不住。

香港:在功利社会中坚持十年的道德诉求

历来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纪念活动所在地的香港,今年经历了“回归”之后的第一个六四纪念日。“全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把“毋忘六四、跨越九七”的口号改成了“毋忘六四、战斗到底”。

一如往年,香港市民先举行纪念“六四”的游行活动,参加者有两千七百多人。烛光晚会也仍旧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晚会现场悬挂着“平反六四,战斗到底”的醒目巨幅标语。树起了“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灵位、民主纪念碑、国殇之柱,摆放着悼念六四死难者的花圈,张贴了一些仍在狱中的民运人士如高瑜、刘晓波等人的照片。尽管香港天文台事前发出雷暴警告,烛光晚会宣布开始时,毛毛细雨突然变成倾盆大雨,但是大批民众坚持在哀乐声中冒雨入场,站满了四个毫无遮盖的足球场,用各种方法遮雨,手持烛光,悼念亡灵。据主办者估计参加者约有四万人。

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在致辞中表示坚信六四事件一定会平反,支联会为此而斗争的意志和决心永不改变。大会还播放了魏京生的录影带生活片段和司徒华与王丹的越洋对话录音。出席者高唱“血染的风采”。英年早逝的台湾歌手张雨生为王丹作品谱成的歌曲“没有烟抽的日子”,被列为这次晚会的主题曲。

加拿大:向英烈们献上一朵小花

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渥太华、温哥华等城市,支持中国民运的组织分别举行了“六四”天安门事件九周年的烛光悼念晚会。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门前对面,“民主渥太华”成员及支会持者手持蜡烛,在凉风中举行了为时一小时的“六四”追悼活动。在温哥华,一百多人参加了在中国驻温哥华总领馆门外的烛光悼念晚会。加拿大新民主党国会议员罗思安和国际特赦组织代表参加也参加了集会。

早在五月下旬民联、民阵世界代表大会召开之时,多伦多大学就举行过一次烛光晚会。六四这一天,民运人士及市民约二百人又在圣佐治街中国总领事馆门外的路边进行集会,街上摆了一张放着九枝蜡烛的祭台,代表八九民运的九周年。抬上摆放着王维林站在坦克面前的照片,旁边放着悼念六四死难者的花圈和展示六四事件的照片。悼念晚会有献花仪式,与会者三人一排,有秩序地上前在蜡烛面前献花。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主席关卓中在会上发表“六四屠杀事件九周年声明”,要求中共立即实行政治改革,放弃一党专政,并立即公开为六四屠杀事件向国人道歉,释放一切被关押的政治犯。最后与会者一同上前默哀一分种及三鞠躬,悼念晚会在悲愤的气氛中结束。这次活动由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中国民主联合阵线、民主中国阵线、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及民主艺社合办。六月六日中午在城市广场,下午在多伦多大学礼堂又还举行了两场“六四”九周年纪念大会,专程从美国赶去多伦多的王丹出席了这两个会议。

德国:主题是“反对忘却”

六月四日这一天,来自德国各地的中国民运人士、全德学联和德国人权组织的代表二百八十多人在波恩中国大使馆前举行了纪念活动。这次活动的主题是“反对忘却”。民阵民联德国分部在向德国各界发出呼吁时指出,六月四日是中国的国难日和国耻日,九年前中共的大屠杀激怒了全世界;九年后的今天,大屠杀似乎已被“忘却”。一批批政界要员和大亨商贾纷纷赶往中国,去占领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中共当局镇压学生的刽子手也在许多国家被当作贵宾迎来送往,呼吁书强调,“六四天安门事件”是中国历史上关键事件,不解决这件“恐怖可怕”的事件,不平反由此引起的一系列冤案,不处理制造大屠杀的责任者,中国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持久性的进步。

纪念活动由民阵民联德国分部主席陈乃良主持,他宣读了民阵民联德国分部关于“六四”九周年的声明。对在北京“六四天安门事件”中死难的学生和市民表示深切的悼念,对死难者的家属致以深切的慰问。声明敦促中共当局认清形势,从速在政治上作出新的选择,立即为“六四”民主运动平反正名,释放所有在押的良心犯,开放党禁报禁,将国家权力和公民权利归还给人民。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副主席兼发言人齐墨出席纪念会并发表了讲话,他说,“六四”民主英烈以及作为他们继承人的民运组织,是为了追求一种使人“免于恐惧”的自由制度选择了抗争之路。在专制制度下,不仅受迫害的人处在恐惧之中,迫害者同样也恐慌不安。而今天,免除恐惧的路就在江泽民统治集团的脚下。他要求中共立即为“六四”屠杀事件向国人道歉赔罪,释放一切被关押的政治犯,抚恤“六四”受难的家属。德国“支持受威胁民族协会”波恩分会的吕皮兹女士在讲话时指出,天安门屠杀事件九年后的今天,中国政府仍然继续践踏人权,不断有工运领袖和民运人士被关押和被判刑,在西藏、新疆和内蒙古等少数民族地区侵犯人权情况也不断发生。中国政府释放魏京生和王丹以改善其在国际上的形象,但没有一个国家领导人敢批评中国政府将政治犯当作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作交易的人质。中国政府至今拒绝平反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拒绝处理大屠杀的责任者,从而所谓“北京政治春天”是不可信的。吕皮兹女士要求北京当局释放一切在押的政治犯,停止侵犯人权,特别是停止侵犯西藏、新疆和内蒙古等少数民运地区的人权。她呼吁中国政府同达赖喇嘛进行对话,和平、公正地解决西藏问题。全德学联执委,因发表批评“六四”事件文章而被波恩中文学校开除的彭小明先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了废除一党专制、开放党禁报禁对保护人权,对在中国实现民主化,杜绝类似“六四”大屠杀事件再次发生的重要性。民阵民联西南支部主席沈佳华也讲了话,作短暂演讲的还有:赵政委、印美英、凌湘怀、关胜初、陈国、叶大海。前全德学联主席钱跃君先生以及民阵民联德国分部有关负责人彭涛等出席了纪念活动。抗议期间还散发了民阵民联德国分部的机关报《自由魂》和民阵民联德国中部的机关报《焦点》。许多参加示威的朋友纷纷购买新到的《北京之春》。

此外,民阵民联德国中部支部还组织了陈国、黄龙官、颜福气、王金利、朱新、永向中、陈增海、黄华、黄秀广、林宝康、陈学标和萧炳等二十多位成员在六四中午到万寿宫酒楼门前抗议中国使馆扶植的“华联会筹委会主任”彭炜邦等人迫害人权、诋毁民运团体的恶劣言行。在德国南部,胡星、龚浩、田熙、谢胜南等二十多名政治流亡人士六月四日在奥格斯堡市中心街头举行抗议示威,纪念六四九周年,向市民介绍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状况。当地德文报纸刊登了他们活动的有关消息和照片。

法国:十米长的黑色横幅高挂

法国巴黎,六月四日晚间,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门前举办了第九个年度的烛光晚会。十米长的黑色横幅“六四天安门”旁边飘扬着民主中国阵线白字蓝色的会旗,“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释放一切政治犯”的标语组成了旗海。参加集会的除还有民联阵—自民党,法国劳工联盟,“法国支援西藏协会”等组织的朋友,以及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共二百多人。

民阵监事会主席兼法国分部主席蔡崇国主持了晚会。他说,当我们在这里纪念六四的时候,香港市民也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烛光晚会,香港成了中国大地上唯一可以进行这类抗议的地方。在中国内地工人失业、下岗、贫困化,但工人的独立组织正在运作,很可能成为中国民主运动新的突破口。我们在海外的活动尤其要表达对国内工人运动的支持。两个月前刚从青岛出来的薛超青,第一次在异国的土地上纪念“六四”,心情非常激动。自一九七九年以来他因为坚持民主活动而一直生活在警察的监视下,近来他的朋友在青岛又被逮捕。他说,在中共大肆宣传人权改善,释放了魏京生和王丹之后,真正的行为却是大量逮捕和更严密监控民运人士。民不聊生,社会秩序恶劣,逼迫许多人铤而走险,不可抗拒的压力造成普遍心理扭曲是很危险的。他呼吁海外民主力量团结一致,启发国内民众,把反抗力量引向争取民主的斗争阵线中来。法国支援西藏协会主席JEAN PAUL RIBES,一贯支持中国的民众事业,每年都参加这样的烛光晚会。他说,每次和大家一起纪念六四死难的兄弟们都很激动。这种纪念不只是道义上的。中国现在有十亿人知道中国政府在撒谎,撒谎的人自己也知道他撒谎,关于天安门死去的人数,关于劳改营,关于西藏,人们开始寻找真理和真实。坚持这种追求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代表了民主的力量。中国人值得享有民主,他们懂得什么是民主,香港最新的选举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西藏也一样,他们需要和平。他表示永远支持中国的民主和自由的西藏。法国劳工联盟中国工人运动以及在中国的镇压调查委员会代表ALAIN DENIZO在集会上发言说,参加中国六四纪念活动,是为了使工会人士了解应该帮助中国。中国人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必须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为此他们出版了一个通讯,分发给五百多个法国工会人士,给出真相,反击谎言。“法国—西藏”组织代表也在会上发表了演说。

最后,民阵法国分部监事会主席尤世伦宣读了民联民阵的六四宣言。夜幕降临,大家点燃蜡烛,依序向六四天安门死难烈士献上白玫瑰,表达永远的哀思。有人把鲜花和烛光拼写成“中国—民主”的字样。

英国:“毋忘六四,天安门事件图片展览”

从五月二十四日开始,中国民主正义党英国支部就与中国民联阵-自民党英国分部联合举办了“毋忘六四,天安门事件图片展览”,五月三十一日举行了“六四”九周年纪念大会,近五百人参加了活动。纪念活动的主会场设在伦敦唐人街上,一条巨大的横幅悬挂在会场正中:“平反六四,昭雪英烈”,会场周围站着头戴红色工作帽的工作人员四十余人,气氛庄重严肃。

纪念大会由中国民主正义党英国支部副主任黄华主持。与会者在沉痛的哀乐声中为六四死难烈士默哀三分钟。中国民主正义党欧洲分部负责人高沛其致“六四”九周年祭文。他指出:“九年来,从国内到海外为六四血案平反的呼声越来越强烈。然而,以江泽民、李鹏为代表的中共集团头目们依然顽固坚持与人民为敌的立场,拒绝为六四平反。正如八九年广大学生所指出的:中共政府根本不是人民的政府,而是世界上最残暴的专制、独裁政府。他们所依附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全面瓦解,独裁专制下的经济改革已经走上了绝路,中共政权已经遭到了人民的普遍唾弃。这证明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是不以中共意志而转移的,中国社会正沿着历史前进的轨道向着人类文明、自由、民主的方向迈进!”

会场的另一边是“毋忘六四,天安门事件图片展览”。图片前人头拥挤,水泄不通,展览会受到了民众的欢迎,不断地有人走到工作人员面前发表他们的观后感。一位英国老人指着当年英国人民聚集在中国大使馆前静坐抗议示威的照片说:“我当时就在场。一位刚从大陆来英国留学的女孩子将十磅钱扔进捐款箱”,他说:“六四在中国人民的心中不存在平反问题,问题只是共产党认不认错。”在抗议活动的现场,还有十名旅英中国人填表申请加入民运组织。

波士顿:每人发表一分钟演讲

六月二日晚,波士顿地区的民运人士和其他各界联合举办“六四”九周年纪念会。出席人数达二百多人。萨摩维尔市市长,美国国会议员候选人哥鲁诺和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刘刚在会上担任主讲。哥鲁诺先生表达了对美国官方对中共绥靖主义政策的不满,他表示经过共同努力一定可以把“纪念”变成“庆祝”。刘刚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动情地表示了对六四死难者的怀念和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他希望美国总统柯林顿替被迫流亡的民运人士在天安门广场给六四烈士送一束鲜花。纪念会还播放了司徒华的录音,司徒华讲,健忘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纪念会后的烛光晚会由于王丹、柴玲、李录等人的到来达到高潮。王希哲提议大家全部站到台上,每人发表一分钟演讲。

王丹说:“非常怀念八九民运老朋友,特别怀念六四的烈士们,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忘记就是新的苦难的开始。”

王希哲说:“站在台上的是中国民主运动几代人,望大家共同为在中国实现民主而努力。”

柴玲说:“非常高兴和几代民运前辈聚在一起,特别是王丹,他是我的英雄。”

李录说:“和老朋友王丹以及个位在一起纪念”六四“,心中很宽慰,九年来,我每天都在相信王丹和八九的老战友,特别是那些烈士们。我们完全同意王丹的话,忘记就是新的苦难的开始。”

刘刚说:“我和王希哲的看法略有不同,我们都是一代人。我们是结束共产党一党专制的那代人。”

王军涛说:“我们要好好活着,这是温杰的母亲当年给我说的一句话。我们要好好活着,为了中国的民主。”

杨建利说:“人们一直辩论民主化的先决条件,事实上,有一件事情是不可辩驳的,那就是,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民主派的生存条件,这个国家将没有民主化。因此,我们应该积极争取早日回国。”

郭罗基说:“民主、自由必胜。”

陈小平说:“在国内时,每年六四的时候,围着我的人都是警察,今天在美的环境完全不一样了,我们不应该忘记国内没有自由的朋友。”

潘强说:“中共专制政权不相信历史,今天还在欺压百姓,践踏人权,她们一定会得到历史的惩罚。”

然后,由王丹、柴玲和杨建得领唱“历史的伤口”。

烛光晚会后,王丹等五十几人又在中国城聚会向六四纪念碑献鲜花,这个纪念碑两天前由徐文立夫人贺信彤、女儿徐瑾和王希哲共同重新油漆一新。

旧金山:汇集于民主女神塑像前

这里是美国西部重镇旧金山。六月三日晚上,数十名民众聚集在中国城园角广场民主女神塑像前举行烛光晚会,纪念活动由旧金山湾区“六四”天安门惨案纪念委员会组织,协办团体包括矽谷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香港华人联会、中国民主支援会、人权呼声、民主中华基金会等。大会现场拉起一幅写有“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白布黑字的大标语,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旁也挂上了用中英文写着“民主英烈永垂不巧”和“WE SHALL NOT FORGET”的海报。

民联阵自民党旧金山市支部常委刘士贤朗读了一篇题为“民主必胜、暴政必亡”的文章。矽谷中国民主基金会发言人丁元指出,六四事件距今虽然已经九年,但中国的黑暗仍未过去,独裁专制依旧,有赖国际舆论与草根运动去促使其进行政治改革。全美学联会前主席刘永川说,中国的情况在大家的努力,以及各方的压力下,已经遂渐有了改善,但是如果不进行政治改革,中南海那一群人终会自食恶果。曾经参加八九民运的圣荷西州大学生谭文杰在烛光晚会上表示,学生当年发起运动,是对政府的贪污腐败无能感到不满,而当军队的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时,大家都难以相信政府会下此毒手。来自上海的民运人士林牧晨谈到最近参加在澳门举办的“港澳回归与中国现代化”国际研讨会时,提出“海外民运基地移往香港”的想法。在香港特区第一届立法会选举和“六四”九周年纪念活动中,香港市民表现出高涨的民主意识和坚定的爱国热情,将对中国的政治改革产生十分正面的影响,中国政治改革极有可能像经济改革一样,形成“南风北吹”的新局面。民联阵-自民党监察委员会主任汪岷表示,香港目前经济出现困境激发起民众要求政治改革、加快民主进程的愿望,他对于香港继续民主化发展充满信心,认为从中国近代史看,南方对推动社会发展起了很大的决定性作用,现今港澳加快民主进程对整个中国政局的走向也会有巨大的正面影响,有理由相信中国将出现再一次的民主政治“北伐”。

六月六日下午,矽谷中国民主促进会在中国城花园角广场继续举办纪念活动。该会在民主女神像前奉上白色花圈,立起讲坛,在女神像旁拉起长达二十米的白色布条。该会副会长马良骏表示,人们不能忽略人权的迫害仍然在中国继续发生的事实,许多民主人士现在还在监狱里。他希望所有关心中国民主的人士写信给即将到中国访问的柯林顿总统,不要到天安门广场接受中国官式欢迎,因为那里流有太多民主的血。该会还在中国城假日旅馆举行纪念六四天安门九周年的“影响中国人权与民主发展的国际因素”讨论会。

华盛顿:国会要求柯林顿在天安门广场向民运烈士致敬

美国首都华盛顿传来的的消息是:美国国会众院以三零五票对一一六票通过一项共同议案,吁柯林顿总统重新考虑访问北京时是否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欢迎,除非北京政府承认天安门屠杀,保证以后不再发生,并释放因六四系狱的学生。众院多数党领袖阿密在六四前夕提出第二八五号共同决议案,众院会经过一个多小时辨论后通过。阿密表示,在北京当局血腥镇压天安门示威满九周年的此刻,“到天安门广场任何仪式性的访问应该是要向为民主运动捐躯的领袖致敬,而非与欺凌者握手”。

六四夜晚,由“大华府华人支持中国民运联络委员会”及“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主办的“纪念六四,勿忘国殇”扎烛光追悼会在中国大使馆前的“天安门广场”举行。魏京生、前香港总督彭定康等一百多名各界人士参加了悼念活动。在同一天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魏京生指出,最近王丹在谈话时提到天安门事件他也有责任,因此就有人认定学生和老百姓要为此一事件负所有责任。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他指出,中共以坦克车、机枪屠杀自己的百姓,犯下的是滔天罪行,王丹谈到的责任则是他其他支持民主运动的人有些事做得不够,经验不足或者是处理问题有些错误,这是与中共的罪责性质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责任。

在纪念六四活动期间,“自由中国运动”也在华盛顿举行了集会。

纽约:市长宣布六四为“中国民主日”

纽约历来是海外中国民运力量的主要集结地。六月四日夜晚,四百多名民运人士与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各界人士聚集在中国领事馆对面的“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九周年。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特地委派市老人局长史特普代表他到场演讲,宣布六四为“纽约市支持中国民主日”,同时交给王丹一封由市长签署的致敬信。纪念晚会由大纽约地区纪念活动委员会主办。“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毋忘六四”、“悼念六四英烈”及“结束一党专政,重建民主中华”等横幅挂于晚会现场。在持续两小时的纪念晚会中,要求中国大陆实现民主、自由及平反天安门事件的高昂的口号声此起彼落,中外民运人士的演讲一个接一个。自发参加纪念活动的民众以手持点燃的白蜡烛悼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

晚上七时王丹来到纪念晚会现场,人群沸腾,许多青年男女手持相机涌向王丹要求合影,一直面带微笑的王丹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由于要求合影者太多,使得王丹“疲于奔命”。会议组织者张林向与会者表示,王丹在每年的六月四日都会绝食,以纪念天安门事件中的死难者。今年六四同样已经绝食一整天,非常疲倦,希望大家体谅。王丹也以“绝食一天,没有气力讲话”为由婉绝了四家电视台的现场采访。

纪念晚会开始后,王丹是第一名演讲者,他在与会者的掌场和欢呼声中表示,“八九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九年,虽然九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极为短暂,但是却在他的心中留下记恒的记忆。他呼吁中共大陆政府应该主动平反六四,向六四死难者的家属道歉。最后他以在一九八九年学运中绝食的口号“用生命写成的誓言,必将晴朗共和国的天空”作为演讲的结束语。著名诗人黄翔朗诵的“天安门广场”,深深震撼了在场民众。白梦也朗诵了王丹在秦城监狱中所作的未曾公开发表的新诗“梦见花开”。晚会播放了香港司徒华的录音,他向纽约纪念六四晚会活动表示支持。

在会上的发言者包括王若望、严家祺、万润南、胡平、凌锋、唐柏桥、张林、高光俊、傅申奇、辛苦等,薛伟宣读了民联民阵六四九周年的声明。严家祺在演讲中把印尼局势和中国未来发展做了对比,认为九年前的欧洲的“苏东波”冲击了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而印尼最近以学生运动拖垮了苏哈托政权,这一波正在冲击缅甸、中国的专制政权。胡平指出,虽然直到今天中国人民还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纪念六四,但是我们坚信这一天已经为期不远。王炳章在发言中借用中国大陆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中的流行语“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号召人民结束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国际特赦组织、劳改基金会中的美国朋友和一些自由撰稿人及中学生也在晚会上发言,表示对中国民主事业的支持。他们还呼吁柯林顿政府继续对北京的人权记录施加压力,呼吁关心中国现有的政治犯,不要忘了还有一个失去自由的赵紫阳。

在整个会议的进行过程中,对面中国领事馆的好几个窗口中一直有人在仔细观察晚会场景,倾听会场上的发言。

(本文部分材料由盛雪、张伟国、陈乃良、彭小明、杨建利、傅申奇、蔡崇国等提供,作者对他们深表感谢)

【北京之春】1998年7月号-封面主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