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版本1)

凡是在国外唱道德高调的,凡是在国外鼓吹暴力和政变的,不论主观意愿如何,在客观上都可能恶化国内维权的处境,如若国内的人加入到境外鼓吹暴力和政变的行列,确实是危险的。

比如,虽然不能说“天鹅绒行动”导致杨天水被重判,但当中共想重判某人时,参与“天鹅绒行动”却可以作为重判的证据之一。

直到杨天水案的判决书公开,我才上网查到了“天鹅绒行动”的文本,滑稽的是,我本人也在没有征得我的同意的情况下,被列入“天鹅绒行动”,还担任两项职务:新闻发言人之一和北京市接收大员之一。

现在,“未来中国论坛”借声援高智晟的机会,再次煽动暴力夺权或政变;而非暴力也是高智晟所坚持的。我真不知道,他们是真心救高律师,还是自我炒作。

国内维权活动,即便是最激进的人,也至多提出政治化、组织化和街头化,至今无人公开宣扬暴力夺权或军事政变。

如果被境外的道德高调所误导,大陆维权将陷于“比胆竞赛”的危险境地;而如果大陆民间除了“比胆竞赛”之外,再无其他扩展民间独立空间的智慧、耐心和韧性,那么,胆量就只有浪漫主义的美感,而没有现实主义的实效——现实的维权恰恰拒绝充满美感的道义浪漫主义。

【独立中文笔会】2006.08.25

另一版本:刘晓波: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版本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