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左起江棋生、蒋培坤、张祖桦、莫少平,右起刘晓波、杨建利、丁子霖、包遵信

左起江棋生、蒋培坤、张祖桦、莫少平,右起刘晓波、杨建利、丁子霖、包遵信

2月27日,记者就刘晓波自去年12月8日被北京警方带走一直下落不明一事采访了作家江棋生。

江棋生表示,刘晓波的事情目前没有任何进展。2月11日,刘晓波的代理律师莫少平向北京公安局递交了控告申诉函,要求对方按照法律规定告知关押刘晓波的经办机关、涉嫌罪名及时间期限等,至今也没有收到回复。而现在当局对刘晓波采取的所谓“监视居住”是违反《刑事诉讼法》的,希望这个“监视居住”到一定时候就会终结,刘晓波会获得自由,但当局不一定会这么做,如果当局再犯混的话,有可能将监视居住转为逮捕,这是大家不愿看到的发展方向,也一定会对此发出坚决的谴责。关于是否会在“六四”之后释放刘晓波,江棋生认为这是大家的愿望,不见得是当局的算盘,只能“希望如此”。

当记者问及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华期间避谈人权怎么看时,江棋生认为希拉里在私下肯定向中国政府官员提出了《零八宪章》和刘晓波的事情,但被当局淡化处理,未曾为中国官媒报道。希拉里访华期间,曾有警察在江棋生家楼下昼夜“站岗”。他告诉记者,之前人权委员会在日内瓦开会时,还有每年两会召开等敏感时期,就会有警察光顾。江棋生还被要求外出活动必须乘坐警车,他认为这种要求于法无据,警察唯一的办法就是求他坐警车,即使是“求”他,他仍然可以拒绝接受。

近日,江棋生撰文《穿越电子柏林墙》支持《零八宪章》,他在文中写道,“《零八宪章》签署人已经直逼九千。如果这些比较有勇气的国人,以一传十、十传百的方式传销穿墙软件的话,那两轮下来,就会助九十万人越过电子柏林墙。假如那九十万人,再以同样方式传销的话,那就会助九千万人飞越电子柏林墙。做到这一点很难吗?不是。做到这一点难吗?也不是。我的建议是:热爱自由但又心存恐惧的人,请从尝试穿越电子柏林墙做起。”

(记者:沧海)

【参与】2009.02.27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