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力宇:温和理性,一介书生,手无寸铁——中共为何逮捕刘晓波?

二○○八年秋,中文独立笔会前任会长刘晓波博士与其他各方人士发表《零八宪章》,要求中共推动政改、宪改,遵守宪法及各种法律的规定,并呼吁改变现行政治制度,以确保民主、自由及基本人权,立即获得海内外的热烈回应,八千多学者、教授及其他专业人士(包括笔者)签名响应。

上述要求均是温和、务实、理性的主张,并非偏激的理念,也无意推翻中共政权。中国政府本应遵守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及法律,保障现行宪法中所列出的基本自由与人权。

然而,中共却不能尊重、容忍如此温和理性的合法主张,迅速逮捕刘晓波(十二月八日),关押至今,并未提出任何理由,也未通过检调单位来调查、起诉、审判刘晓波──海内外人士不知刘违反何种法律,此一逮捕行动令人困惑、震惊,难以理解,导致海内外的强烈反应,重创中国的国际形象。

其实,根据中国宪法及有关法律的规定,人民有权提出各种不同的政治主张,只要不以暴力或革命的手段来推动。以言论及政治主张入罪,即使是在非洲发展中国家也很少出现这样严重的违法事件。

刘晓波的近况

四月二十三日笔者以电话分别与“天安门母亲”负责人丁子霖及刘妻刘霞长谈,始悉刘霞多次要求探望刘晓波,但中共当局百般刁难,至今只批准两次探监,但所带去的书刊均被没收,至今并未发还。刘霞告知笔者,刘晓波是被关押在一间无窗户、无阳光的牢房,形同黑牢,甚至没有散步、运动及阅读的自由,其严苛令人难过,律师也无法发挥任何作用。刘晓波明显消瘦,鬍鬚及头发非常杂乱,面容憔悴,但未屈服,因他并未触犯任何法律,中共可能对刘控以颠覆国家罪,但刘所发表的是温和理性的主张,根本无意颠覆中共政权。

刘霞投书华盛顿邮报

自天安门事件以来,这是刘晓波第四次被捕。从各种迹象观察,中共当局似乎有意採行魏京生、王丹模式,以保外就医的理由让他们赴美,其实就是永远放逐,也不允许他们回国探亲,全无人道考量。刘晓波虽曾收到台湾有关方面的邀请,但惟恐中共不允许他自台返国,因而拒绝台湾的邀请,不愿流亡海外。刘晓波其实是热爱中国,坚持永远定居祖国;他所篔对的是一党专政的中共政权。

在百般无奈中,刘霞投书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华邮迅速刊出刘霞的投书。在投书中,作者介绍《零八宪章》是为了纪念二○○八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以捷克的“七七宪章”为蓝本,呼吁中共推动全面的政改,并保障自由与人权。

刘霞也诚恳地敦请欧巴马总统出面干预,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笔者认为,欧巴马为了与中国全面合作,对中国的人权及镇压民运问题虽然低调,但刘晓波事件可能促使欧巴马出面,并可能採取行动。欧巴马为非裔少数民族,其家族及他本人过去也曾遭受歧视,他因而非常同情被迫害、入狱的各国民主人士,他应会亲出面或要求国务院向中国交涉,要求释放刘晓波。

国际社会的重视

今年三月十七日晚,在捷克斯洛伐克(其共产政权于八十年代末崩溃)的布拉格市一家剧院的颁奖典礼中,甚多远道而来的欧盟代表及其他人士坐满了所有席位。在台上投射出刘晓波的巨大头像。刘的律师莫少平(也是《零八宪章》连署人)代表刘晓波及宪章连署人从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在捷克共产政权统治下,他也曾因要求自由与民主而遭受迫害)手中接受“天下一家”国际人权电影节的人权奖,人权奖高度肯定《零八宪章》。颁奖词指出:“每年我们都会将人权奖颁给那些为人权、民主事业和非暴力解决政治冲突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士。二○○八年度的人与人权奖颁给刘晓波先生(及其他连署人)。他是一位系狱的中国知识份子、政治抵抗者,也是《零八宪章》起草人及首批签署人之一”。颁奖词也指出:“一群中国政治抗议者发佈了《零八宪章》,它与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宪章》有着同样的精神诉求。如同《七七宪章》,《零八宪章》呼吁中国政府遵守法律,要求将现行政治制度和中国宪法作出改革,以确保基本人权和民主”。

颁奖后第二天哈维尔会见三位宪章签署人,高度关怀刘晓波及其他签署人的处境,并指出:“民主道路艰难而漫长”,鼓励他们要有决心、耐心及毅力。

刘晓波获自由写作奖

《零八宪章》荣获捷克人权奖后,起草人刘晓波又获得美国笔会芭芭拉哥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刘晓波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前任会长和现任理事,美国笔会是国际笔会中最大的分会,该分会的自由写作奖亦是国际笔会中的最大奖项)。虽然刘晓波现被系狱,但美国笔会仍然致函刘,通知他获奖。通知函指出,这是美国笔会第三十三次将自由写作奖颁发给因捍卫人权而遭受迫害或监禁的国际作家。该信赞扬刘晓波永不屈服地为言论自由而奋斗,对独立笔会作出了傑出的贡献。美国笔会与国际笔会的会友现正在争取刘晓波的释放,颁发此奖也是为了表示美国笔会决心更强烈、更公开地为刘晓波呼吁,直到刘晓波能获得自由为止。

其实,早在七年前刘晓波即曾获奖。二○○二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笔者与余英时、王德威等学人均担任该会的评审委员),经过严格的评审后,我们决定对刘晓波颁予“傑出民主人士奖”,邀请刘来美国旧金山接受此一殊荣,但中共当局却不允许他出国领奖,他被迫托请友人代领。

温和理性手无寸铁

二○○六年六月,笔者应邀访问北京,与北大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学者展开学术交流,并与中国有关人士讨论两岸关系及中国民主化的有关问题。在京期间,笔者邀请刘晓波及前人大教授“天安门母亲”负责人丁子霖教授与其夫蒋培坤教授来旅馆餐叙。在中共公安的监控下,他们欣然接受我的邀请。我们畅谈中共对自由与民主的压制。刘晓波要求笔者担任他所主编的网路刊物《民主中国》的顾问,我立即同意,他向我索取余英时教授的电话,当即交与,稍后余也同意担任顾问。从谈话中笔者发现,刘晓波其实是一位非常理性、温和、反对暴力学者型、作家型的民主人士,他只要求政改及民主化,无意从事任何推翻中共政权的活动。他实是一介书生,手无寸铁。

中共为何逮捕刘晓波

然而,《零八宪章》发表后中共却迅速逮捕刘晓波,原因何在?根据笔者的观察,认为至少有两项重大原因。

今年是“六四”镇压二十周年,正因为《零八宪章》的诉求非常理性、温和,因而获得海内外广泛而强烈的回应及联署,中共担忧未来它可能演变为一项势不可挡的民主运动,也可能出现类似天安门学生民运的民主活动,影响中国的稳定甚至威胁中共政权。中共深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四月二十六日美国主流媒体根据来自大陆的讯息,报道中共当局为严防民运、维权及异议人士展开“六四”纪念活动,已开始监控、软禁这些反对人士。

此外,今年是中共建立政权六十周年,北京有意于十月一日国庆前后展开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并举行盛大的阅兵典礼,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最先进的武器,中共深恐《零八宪章》可能影响国庆庆祝活动,甚至促使“六四”民运复活──这是北京最担忧的可能性。

民主洪流浩浩荡荡

然而,中共并不暸解民主洪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推翻了前苏联及所有东欧的共产政权。

因此,中共如要巩固其政权,就应与刘晓波及其他理性派民运人士沟通、对话、交流,逐步推动某些民主改革,必可获得广大知识份子及其他各界人士的支持与合作,中国必可因此长治久安。

镇压不可能解决民运及维权运动的诉求,顺应民主化的历史性洪流,才可巩固中共政权──胡锦涛及其他中共领袖不知是否具有如此的心胸及远见。八十年代笔者曾与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长谈,发现他确有如此的眼光及智慧,因而同情及支持学生民运,但却被邓小平罢黜,两年后含恨而终,诚然是“壮志未酬”。

二○○五年在胡锦涛推动下,中共庆祝胡耀邦的九十冥寿,确认胡的贡献,各方多予肯定。

因此,笔者希望胡锦涛师法胡耀邦,促使中国逐步走上民主化的大道,完成胡耀邦生前未完成的心愿,必获广泛的支持,为中国作出杰出的贡献,也必然青史留名,永垂不朽──胡锦涛可能成为第二个胡耀邦,甚至超越胡耀邦吗?笔者虽无如此的奢望,但希望胡锦涛接受历史的教训及认清世界民主化的潮流,为中国的政改作出贡献。

【动向】2009年5月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