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晓波一去,黑云压城

当我得知刘晓波先生被正式“逮捕”时,那个夜晚,几乎彻夜未眠。巨大的悲伤一直缠绕不去,难以名状、无法排解。在我短暂的四年异议经历中,这是当我得知又有异议人士被捕消息后,最为沉重的一次。尽管我能够大概地预感到,刘晓波先生的处境虽将异常艰难,但较之杨天水先生、吕耿松先生等人,对他的迫害还是要有些许收敛。但此次闻道晓波先生被捕,心情却比杨、吕等先生被捕时更加复杂。

迫害异己的镣铐,终于落在了象刘晓波先生这样的温和主张者身上。当去年年底他被监视居住时,尽管对他个人命运的悲观预测已成主流,但人们仍然抱有一线希望,指望六月过后,老天爷能送他回家。如今这一线希望被掐碎,其中滋味,对晓波先生怀有良好愿望的人,自然知晓。当然,共产党当局对他采取所谓“监视居住”,是一种两手准备的心态,经济危机正席卷全球,中国民众成为这场危机最大、最深的受害群体。它不仅仅危害着民众,同样也令共产党当局寝食难安。晓波先生作为民间自由知识分子的旗帜性人物,专制者必须将其掌控在手中以防止”书生造反”.如果共产党当局认为形势对自己有利,则会对晓波先生及其他异议人士们相对放松;如果他们自认为形势严峻,则将采取强力措施。此次对晓波先生的逮捕,不仅仅因为先生拒绝向专制当局妥协,更因为专制当局对自身已有不详预感。

经济危机正危及全球,其中虽有市场经济必然的震荡起伏规律,但在应对危机时,一个政府的态度和能力,亦扮演着非同寻常的角色。

在民主国家,政府要在危机中做出节俭、高效、清廉的表率,以赢得选民支持。否则,身陷危机中的选民们,绝不容许自己纳税供养的政府在举国萧条勒紧裤腰带的当口,仍逍遥快活,肆意挥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奥巴马总统的政府,奥巴马总统刚一上任,立刻制定了一系列缩减政府开支的举措:比如停止办公用品更新计划;缩减公务员差旅交通费用等等。用总统自己的话说:“美国人民都在勒紧裤腰带,政府没有理由不陪同人民一起清贫。”奥巴马总统上任后迅速启动联邦应急储备,用于收购破产企业,为经营不善的企业注入资金。由于存在自由的新闻媒体、独立的法庭、在野党的监督,有人想在这些资金使用流程中中饱私囊,将难于登天。这种清廉高效的举动,即孙文革命之初所谓:“人尽其用,物尽其流。”

但是在中国,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经济危机降临的时候,政府的第一反应,是给“公务员”(这是个盗用的词汇,中国根本不存在公务员,专制者的豢养家丁奴仆而已。)们涨薪。令人瞠目结舌的公款吃喝和公款旅游仍旧猖獗无度。官僚们花天酒地,逍遥快活,毫无萧条之色。更可悲的是,效法西方政府采取的动用国库储备支持运转不良企业之举,成了大批人乘机揩油的绝佳时机。温家宝政府动用了数万亿的国库储备,想要救活经营不善的企业,但由于没有自由的新闻媒体,没有独立的法庭,没有合法身份存在的反对派,资金分配流程中层层揩油、雁过拔毛,最后落到实处,已经寥寥无几。据坊间传闻,在资金分配流程的第一步:企业向发改委申请资金时,回扣率已高达两成。坊间传闻虽不可确信,却也绝非空穴来风,这是专制政权改不掉的吃屎本性。我们可以推测,第一步就揩掉两成油,最后还会剩下什么?

尽管胡温本人亦有可能是这场发国难财分赃运动中的大宗受益者,但他们肯定不愿意手下人也这般地发国难财。在这样的关键当口,国难财一直发下去,会导致政权根基不稳。但是一个专制政权,不仅无法阻止这样的分赃,还需要这样的分赃来维系其官僚机制内部的结合力,以此保证大小官吏们从政权中获利,进而效忠于这个政权。因为掌权者不是人民票选产生,亦毋需担心会被选票的耳光煽下台来,他们不受民权制约,分赃将大行其道,国难财可以大发特发,最后由老百姓来买单。

因此,当西方各国开始从危机低谷处重建经济结构体系时,中国的危机却看上去仍然象个无底深坑,不知何时是个尽头。共产党当局已经意识到了这些,并对未来忧心忡忡,所以将晓波先生逮捕以防万一。

刘晓波先生的个人身世,可称得上是一个传奇。人说:“书生造反,三年不成。”因为书生们没有军队、没有财力,有的仅仅是他们认知和良知。是以他们造反,不可能是那种驱虎狼之师,势如破竹一般翻天覆地的景象。但这句古话仅仅是说:书生们不可能在短期内成功,而没有说他们永远不会成功。更何况,象晓波先生这样的异议人士,他们本就不是在“造反”。尽管共产党认为异议人士们是在进行“反革命”或者“颠覆国家政权”的举动,然而实际上,异议人士们的民主主张,不仅仅是这个国家人民的唯一出路,亦是共产党的唯一出路。古今中外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朝代能够千秋万代,每一个朝代都要被推翻。而其被推翻,俱源于专制制度自身永远无法补救的本性:因专制,导致权力不受限制,因权力不受限制导致掌权者为所欲为——钱权交易,腐败日甚,直至透骨;任人唯亲,低能日甚,直至蠢才当道。一个专制社会如能如愿实现民主化变革,旧专制政权的相关者可以免予清算,若是有才干,甚至还能在民主政治的舞台上重新当选。但若是无法实现民主化变革,新王朝的统治者将对旧王朝的相关人等大开杀戒。翻遍史书,莫不如此。

异议人士们手上没有所谓的“政治资源”,唯一的出路就是通过漫长不懈的抗争,通过自身的无数苦难,将自由的思想传遍社会每一个角落。当自由思想成为全社会主流时,自由就会自然来临。刘晓波先生自一九八九年至今,已经坚持了整整二十年。在他没有走上异见道路之前,早已名满天下,不行此道,锦绣前程不可限量。他走上异见道路的契机,是在一九八九年学运期间。但与当时很多学运积极参与者不同的是:那些人大多是见学运势头强劲而参与;而晓波先生则是看到了学运即将面临失败的结局之后,逆着出逃的人流回国投身学运。在走上异见道路之后,他也与许多人不同。很多饱受摧残的异议人士,为自由和人权事业贡献青春、爱情之后,渴望国外享受有自由和尊严的生活,却被共产党当局剥夺了出国定居的权力;而晓波先生则反之,共产党当局十分愿意将他逐出中国,和很多异议人士相比,他要想到国外去过自由安宁的日子易如反掌。可他偏偏就是不走,二十年来大大小小的监禁之中,各式各样的迫害之下,一直坚持不懈,渐渐修得著作等身。

这是刘晓波先生的传奇,亦是中国异见运动的传奇之一。他是运动的一个侧影,这场运动想要取得成功,则投身这场运动的人就必须做好一生为之受苦受难的准备,因为这场运动本身就是一个看似无休止的苦难最终开花结果的历程。即便自由明天就会来临,也当以刘晓波先生为楷模,准备好为之穷尽毕生。

如今晓波先生被捕,专制当局正神经高度紧张,对异议人士们的打压控制,将比经济危机之前更加严酷。彼虽黑云压城,逮捕晓波试图制造恐惧,杀鸡儆猴,告诉人们利剑已经悬在了温和派们头上。然我辈却不会有丝毫恐惧,因为我们的价值和良知所在,即这片土地之福。即便在最黑暗动荡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仍然有林昭、遇罗克这样忠贞不渝之士。区区经济危机,惧怕它的只是共产党当局,而不是我们。

面对每一位异议人士被捕的悲剧,我们虽然不可能劫牢反狱,救他脱离牢笼。但这个群体的规律,就是抓得越多,冒出来的就越多。每抓一个人,就是在为这个社会树立一个榜样,告诉这个国家的人民:我们有不畏强权者在,而只要你足够坚韧,强权亦不足为惧。当那些被捕者出狱之后,发现我们比先前更加坚韧,更加亲密地相互扶持,那便是对他们多年囹圄生涯最好的告慰。

愿晓波先生及一切系狱政治受难者早脱牢笼。

【民主中国】2009.06.27

留下评论